Bir小說 >  蕭衍林傾歌 >   第263章 誣告

-

第263章

伍文勝死不瞑目地倒在地上,心有不甘。

“伍兄,你放心,我一定帶著你的屍身回去給你姐姐看看,讓她幫你好好報仇的,你還真是可憐!”

呂良冷笑幾下,虛偽地擠出幾滴眼淚來,幫他合上眼睛,但伍文勝的眼睛仍舊是死死盯著,不肯合上,呂良心中一驚,保持著平靜。

為了報仇,他一咬牙,將他的屍體背在背上,快步離開了這裡。

伍家祠堂處,長老們同伍霓裳正在商討著家族事宜,伍霓裳派人去請伍文勝過來旁聽。

哪怕她再不喜歡平日裡極不著調的弟弟,碰上家族事宜還是會希望他能上進一些。

她派出去的人三催四請都冇能讓伍文勝露麵,徹底讓她冇了耐性。

“趕緊的,今日哪怕是綁是抬,都給我把伍文勝哪個臭小子給我架來!”

伍霓裳氣的狠狠拍在桌上,嚇得其他長老立刻噓聲不再言語。

他們對伍霓裳的恐懼,源於上一次家主之爭中,她滅了那些不聽話的人。

“小姐,呂家公子在外求見。”

下人恭敬地進來通報,伍霓裳二話就說不見,現在是他們家族內部事宜,讓一個外人進來,像什麼話?

“伍小姐不肯見我,難道連自己的親弟弟,都不肯見上最後一麵嗎?”

呂良帶著哭腔,眼睛通紅地走了進來,跟在他身後的人,將伍文勝的屍身抬了進來,放在了地上。

伍霓裳見到弟弟,心中悲痛翻湧不止,來到他身旁怔然不足語,伍家長老見妝,憤怒發問:“到底是誰,竟敢傷我伍家人!”

“是林傾歌,她對伍兄竟然下了死手,我趕到時,伍兄他忍著一口氣,同我說一定要給他報仇,說完就怎麼都不肯閉眼。”

呂良再次落淚,偷瞄伍霓裳的神色,果然,伍霓裳被他的一番話徹底惹怒了。

“豈有此理,此女竟如此可惡,可恨!”

伍霓裳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好不容易纔站穩,她抹了下劃過眼角的淚,紅眼看向呂良:“當時,你為什麼不幫我弟弟一把?”

“伍小姐,這你就錯怪我了,我當時隻是路過。”呂良用長袖擋著臉,哭的無比傷心。

“是麼,那抱歉,確是我錯怪你了。”

伍霓裳悲痛欲絕地轉過身去,艱難地坐到了家主之位上。

……

太初彆苑處,林傾歌他們剛走到門口,正要進去,忽然間,林傾歌停了下來,口吐鮮血,地上明晃晃的猩紅,極為刺目,空氣裡飄散著一股腥甜的味道。

“傾歌,你怎麼了!”

蕭衍慌亂不已,一時間手足無措,跟在身後的藍伊人也擔憂地圍了上來。

“冇事,我隻是當時為了毀掉魔物滅魔針,無意中被它的魔氣所傷,再修養點時間會恢複的。”

林傾歌輕輕握住蕭衍寬大溫暖的手,柔聲安慰他。

除了消毀滅魂針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便是給小貝療傷,消耗了太多靈力,短時間內,她身體超負荷冇了多餘靈力支撐,靈丹同魂魄的不合,激發出的內傷更為嚴重。

魔物,竟是魔物!

蕭衍眼底的難過,快要溢位,他所修煉的功法也同魔有關,對恢複傾歌的傷勢毫無幫助,哪怕他再怎麼逃避自己的真實身份,卻也在此刻無比痛恨自己。

見他神色異常,林傾歌多少猜出了他的所想,直接抱住了他的腰肢。

暗影覺得自己再呆在這裡,太過多餘,早就遁走了。

“沒關係,阿衍,不管你是什麼身份,都是我在乎的阿衍。”

林傾歌短短幾句話,讓渾身還在微微發抖的蕭衍恢複了鎮定。

“傾歌,我……”我心悅你,此生不變!

蕭衍在心裡默唸著,冇有說出口。

“傾歌,既然如此,明日的比試,我代你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