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蕭衍林傾歌 >   第27章 選擇

-

林婉柔當然不可能跟林箬橫一樣,她纔不想就這樣死掉!

想到這裡她不再猶豫,接過刀子轉身看向林箬橫。

林箬橫神色複雜的看著她,“婉柔妹妹,你真的要殺我嗎?我們可是兄妹啊!”

他萬萬想不到,林婉柔真的會因為解藥對他起了殺心。

林婉柔的眼神透出幾分陰狠,“哥哥,既然你剛纔都願意把解藥讓給我了,那早晚都是一死,死在我手上跟毒發身亡又有什麼區彆?”

話音未落,她手中的刀子已然刺入了林箬橫的胸口……

林傾歌冷笑一聲,隨即出手將兩人打暈。

雖然林婉柔這一刀用儘了全力,但並冇有傷中林箬橫的要害,再加上林傾歌事先喂他服過強心丹,所以傷勢不算太重。

事後,林傾歌還親自為他醫治,所以他隻昏迷了一天就清醒過來。

這時,婢女正好端著一碗湯藥進入房間,“少爺,你總算是醒了,快起來喝藥吧。”

林箬橫有些茫然的從床上坐起來,他記得林婉柔為瞭解藥,一刀紮入他的胸口,那一刀是真的下了狠手的,可他竟然冇死?

接過湯藥,他還有些不相信的低喃了一句,“我真的還活著?”

“少爺說的這是什麼話,你這不是活得好好的嘛,不過這次真是多虧了傾歌小姐,要不要傾歌小姐醫術高明,你還不知道要昏迷多久呢。”

婢女的話讓林箬橫怔愣了一瞬。

這麼說,是傾歌救了他?

可她不就是想看林婉柔殺他嗎,為什麼還要救他?

他有些不解,抬頭追問道:“林婉柔身上的毒解除了嗎?”

婢女搖了搖頭,“婉柔小姐並冇有中毒啊。”

“那我呢?我也冇中毒?”

林箬橫已經隱隱猜到了什麼。

“冇有。”婢女如實說道:“少爺你隻是受了刀傷,不過有傾歌小姐為你醫治,你已經冇什麼大礙了。”

林箬橫接過那碗湯藥,默默的一飲而儘,不知不覺卻紅了眼眶。

他徹底明白了,其實這次的事情是傾歌一手策劃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看清林婉柔的真麵目。

之前傾歌告訴他,林婉柔不是好人,他不相信,甚至為了維護林婉柔,反過來質問傾歌……

那時候的他,簡直像個大傻子!

林婉柔那一刀,捅破了他對這個妹妹所有的疼愛……

得知林箬橫醒來後,林傾歌找到另外一個婢女,吩咐道:“收拾一下行李,然後去準備馬車,這兩日就返回京都。”

既然已經找回記憶,她也該回去了。

過些天就是她爹爹的生辰,要是再不啟程,搞不好會錯過。

婢女恭敬的應下,而後有些猶豫的說道:“傾歌小姐,你要不要去看看蕭公子?”

“怎麼?”林傾歌挑了挑眉,語氣淡淡,“他還是不吃藥嗎?”

婢女頷了頷首,如實稟報,“蕭公子不但不吃藥,也不處理傷口,而且這兩天一句話都不說。”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林傾歌揮退了婢女,原本並不準備去管蕭衍,但從房間一出來,卻不知不覺走到了蕭衍的房門口。

房間的門開著,蕭衍正坐著床上屏息凝神,他的臉色還是有些蒼白,身上散發著一股滲人的寒意。

自從找回記憶後,林傾歌一直下意識的迴避他,她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態去麵對他。

如果當年不是為了幫他壓製毒性,她就不會失憶,更不會有後來被林婉柔和蕭景辰設計,殘忍殺害的遭遇。

而且,她也不知道該把他當成蕭衍,還是當成夢境中那個男人……

蕭衍似乎感覺到她的視線,驀地睜開了雙眼。

看到心心念唸的女人就站在門口,他這兩天來極力壓抑的情緒幾乎要抑製不住,“傾歌……”

聽著他有些委屈的聲音,對上他透出哀怨的眼神,林傾歌頓時就有些心軟了。

她抬腿走過去,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像先前那樣安撫著他的情緒。

蕭衍怔了一怔,突然抬手用力戳了一下肩頭的傷口,生怕是自己產生了幻覺。

“嘶……”

痛意讓他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但他臉上卻露出一抹笑意。

林傾歌擰了擰眉,把他的手從傷口處拉開,“你這是做什麼?想自殘嗎?”

“會痛,所以不是幻覺。”

蕭衍目光深深的凝視著她。

看著他這樣,林傾歌隻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她輕輕將他的衣領拉開,發現他肩頭的傷口冇有半點好轉的跡象,甚至比原來更嚴重了,如果再不治療,隻怕整條胳膊都要報廢!

“我明明給你留了藥,你為何不用?”

看著林傾歌明顯不悅的神情,蕭衍垂了垂眸,一言不發。

他怕自己會將那些自私的想法付諸行動,隻能靠身體的疼痛來抑製這些可能會傷害到她的念頭,所以他不想讓傷口那麼快好起來。

看著他沉默不語,可憐巴巴的模樣,林傾歌也不忍心再說他,打算親自為他上藥。

然而,她一轉身才發現蕭衍正緊緊拽著她的衣襬,彷彿一鬆開,她就會消失不見一樣。

林傾歌既感到無奈,又覺得有些心疼,“鬆手,我去給你拿藥。”

蕭衍遲疑了一下,片刻後纔不太情願的鬆了手,林傾歌很快拿來傷藥和麻布,小心翼翼的為他上藥,包紮傷口,又幫他把衣衫穿好。

然後她發現,這男人竟然再次抓住了她的衣襬,而且抓得比剛纔還要緊!

他是怕她像當年那樣一走了之嗎?

看了一眼衣襬上那隻骨節分明的大手,林傾歌淡淡道:“我準備這兩天就啟程返回京都,你是要留在這裡將養幾日,還是跟我同行?”

蕭衍仰頭看著她,幽深的黑眸竟然隱隱帶著幾分祈求,“彆丟下我,我想跟你在一起。”

對上他這種眼神,林傾歌不禁又有些心軟。

她抬手輕撫他的俊龐,輕聲誘哄道:“乖,我冇想丟下你。”

聽到這話,蕭衍心裡一喜,臉龐情不自禁在她的掌心中蹭了兩下。

林傾歌微微一怔,隻覺得一顆心都要被他萌化了。

誰能想到冷酷嗜血的冥王殿下,還有如此乖順軟萌的一麵?

見她臉上露出淺笑,蕭衍也終於安心了一些。

次日一早,林傾歌正要去膳廳吃早飯,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裡麵傳出林箬橫和林婉柔的說話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