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你決定去南海,我也要去,傾歌這些時日來,對我不錯,我們算是生死之交,你不能阻攔!”

藍伊人先聲奪人,生怕蕭衍不肯答應她的決定。

他性子偏執的很,對林傾城的身邊,無論男女,連不是人的東西都不能存在,但現在看來,蕭衍這樣對傾歌毫無保留的愛,是常人難以擁有的。

“嗯,隨你們便。”

說罷,蕭衍轉身出去,給他們留下足夠空間和時間,同林傾歌都待一會。

他一出去,心底強行壓製住的那股子怒氣,卻難以剋製地鑽出,如果他能再強悍一些,傾歌就不會受傷了。

路上,護衛們發現主上神色古怪,紛紛避開,不敢靠近。

主上少有這樣的舉動,如果有,要是誰惹了他,恐怕會直接屍首異處。

房間內,藍伊人同小貝守著林傾歌好幾個時辰,也冇見蕭衍出現,讓他們納悶的很,藍伊人問了護衛,他隻是簡單地說:“主上外公公乾。”

她冇多想,繼續回去林傾歌,到了入夜時分才離開,小貝消耗了太多靈力,體型縮水了數倍,毛色也變得冇那麼光亮,它鑽進空間裡,再度沉睡。

深夜,蕭衍帶著一身潮氣,推開而入,他站在林傾歌的床邊,沉默了許多。

林傾歌的眉間糾結在了一塊,眼睛仍舊緊緊閉著,她滿是悲傷地呢喃了一句:“阿衍……”

聲音不重,卻足以讓他心慌意亂。

“傾歌,我在。”蕭衍輕撫著她的額頭,微涼的指腹慢慢劃過她的臉頰,落在了飽滿卻略顯蒼白的唇上,然後拉開被子,擁她入眠。

林傾歌原本渾身發冷,感受到有溫暖靠近,渾身漸漸舒展,心裡漸漸覺得踏實,眉頭舒展開來,再度熟睡過去。

次日清晨,蕭衍睜開眼,眸子裡仍有幾分倦色。

昨夜,他抱著林傾歌心緒難平,一夜未眠,他下床出去,暗影正好回來給他報告事情:“主上,聖上那邊已經辦妥。”

蕭衍嗯了一聲,交代他護好林傾歌的安全,他要出去一趟。

“主上,還有一事,事關王妃……”

暗影將伍家的事情一說,蕭衍眸光一沉,讓他先行退下。

另一邊,伍家的長老們全部甦醒過來,他們醒來後,見到的第一個人是呂良,大長老代替族人同他道謝。

“多謝呂小兄弟,救我們一命,否則伍氏一族覆滅,不光會在江湖中除名,多年的基業也會毀於一旦。”

說完,長老拿出伍家珍藏多年的靈丹,作為報答。

“靈丹太貴重了,我救你們不過是念及同伍大小姐往日的情分。”呂良故意推諉。

“難道,呂小兄弟是嫌棄東西份量不足,不肯接受?”

見大長老生氣,呂良才勉為其難地收下道謝。

“唉,說到霓裳,真是惋惜。”

“但可恨是那狂妄的林傾歌,竟然比試時殺了霓裳不說,還要將我們滅口,要不是呂小兄弟你趕到,恐怕我們都要命喪黃泉!”

大長老說到這,歎了口氣,提到林傾歌後氣的更是咬碎一口老牙,對他的反應,呂良非常滿意。

“長老不必介懷,林傾歌多行不義,遲早有一天會自取滅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