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衍抱著林傾歌坐在礁石上,聽著潮水起落的聲音,眺望著遠方的景色,有漁人出海歸來,滿載而歸,正整理著漁網。

他們注意到了蕭衍,對他同那名同樣容貌出色的姑孃的身份有些好奇,過了許久,藍伊人才同小貝垂頭喪氣地回來。

“蕭衍,要同你說個不好的訊息,我同小貝打聽了一下,南海的漁民們都聲稱冇見過什麼鮫人,說那可能是傳說。”

她不敢直視對方的目光,總覺得下一刻,蕭衍會毫不猶豫地扭斷她的脖子,小貝也很失落,它確實在這裡感應不到鮫人的氣息。

“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傾歌出事,你們好好照顧她,我要親自出海!”

蕭衍溫柔地將林傾歌交托給藍伊人,有些不捨地多看了她幾下,才往海邊走去。

尋找鮫淚的事情,不能再拖延下去,有了先前的教訓,蕭衍儘量讓自己的麵色看起來平和許多。

“請問,租用一條漁船,多少錢?”

其他人繼續整理漁網,無人搭理他,而方纔注意他很久的老漁夫,笑容和藹地朝他走來。

“年輕人,你出海是為了打漁嗎,看你衣著華貴,應該不是這裡的人吧!”

老漁夫上下端詳他幾下,滄桑的臉上帶著熱情的笑容。

“我妻子她生了重病,怕是命不久矣,需要尋找鮫人之淚才能救她。”蕭衍說到這,眼皮微垂,滿臉落寞。

“希望你能得償所願,漁船借你。”老漁夫拍拍他的肩膀,卻歎了口氣。

鮫人之說,實在虛無縹緲,可惜了這年輕人同自己的妻子,怕是要陰陽兩隔了。

“多謝您了,但東西不能白送,還望您能接受。”

說著,蕭衍從懷中摸出一個裝著東西普通袋子遞給他,老漁夫並不知道裡麵有一錠黃金,心安理得地收下了,冇有馬上打開袋子。

他帶著蕭衍來到了漁船旁邊,是一艘有些破財的小船,本想解釋幾句,冇想到心急難耐的蕭衍,直接跳入船中。

船極快地滑向海中,慢慢地隻剩下一個黑點,很快消失不見,漁民們對此事不太在意,他們挑著擔子,將網住的魚帶回家中。

海麵上,暫時變得風平浪靜,藍伊人帶著還在昏迷的林傾歌著實不太方便,她找到一處山洞,將林傾歌安置於自己鋪好的軟墊上。

“你這乾坤袋裡,東西還挺多,有冇有靈丹?”

小貝看著她給林傾歌蓋毛毯,自己肚子餓得咕咕直叫。

“我不會煉丹,所以……冇有,要不你在這照顧傾歌,我出去外邊買點吃的,再看看能不能從鎮上買點靈丹。”

藍伊人翻找了一下乾坤袋,冇發現靈丹,有些為難地說著。

“那就有勞你了。”

小貝飛累了,在林傾歌的身旁靠靠。

山洞外,不遠處的村莊內,炊煙裊裊,藍伊人出去後一連問了好幾個村鎮,他們對於靈丹之類聽都冇聽說過。

南海附近更無什麼修煉者,都是些普通漁民,長年居住於此,找不到靈丹,這讓藍伊人很是頭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