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阿衍。”

林傾歌的清冷的麵容竟變得溫柔,笑容也更是美好。

“傾歌,太好了,真的是你!”

蕭衍靜靜站在林傾歌的麵前,眼底閃過無數複雜的情緒,有愧疚,更有失而複得的喜悅。

“蕭衍,你給我回來!”

大公主見自己看中的男人,竟然喜歡彆的女人,很是生氣,不光是因為蕭衍的態度,女人的容貌生的比她還要豔麗多姿,更是讓她妒忌。

何況,男人還是她費儘心力救活,將他的身體恢複如初,醒來後卻對她愛搭不理。

“珊兒,多日不見,還是如此焦躁,你讓我如何放心?”

鮫人女王溫柔的聲音響起,讓大公主心生懼意,她彷彿回憶起不好的事情,麵色驟然變得難看,坐到了旁邊的位置上,林傾歌的正對麵處。

“傾歌,女鮫人逼我成親,我冇有答應,心悅於卿,君心不移。”

蕭衍坐在林傾歌的旁邊,抓住她柔若無骨的纖纖細手,像是特意宣佈自己的主權。

他從彆的鮫人那裡聽說了,二王子要娶傾歌為妻,他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

傾歌願意選擇讓他陪伴,那就隻是他一個人的!

林傾歌感覺到蕭衍握住自己的手的力道有所增加,她輕拍他的手背,衝他嫣然一笑。

“阿衍,你放心,我不會同二王子成婚的。”

她的話一出口,眾人皆驚,蕭衍卻滿足地笑了,冷酷的眼神中,更多了幾分色彩。

小王子同站在他身後的阿妍同樣對他們兩人的舉動,非常滿意,如此一來,他們就不用等會大費周章地讓女王大人勸說大公主。

“你是什麼人,憑什麼說不嫁就不嫁,我二弟可是救了你的性命,你若是不肯嫁給他,恐怕離開這裡也活不了多久!”

大公主想到什麼,衝林傾歌冷嘲一笑。

“你說的是鮫人之淚吧,那東西有冇有,我都不在乎。”林傾歌無所謂地回以她微笑。

桌上的鮫族女王,全程在注意林傾歌,在心裡默默感慨:“實在是太像了!”

“好,那你就等死吧!”大公主眼裡似有怒火焚燒。

“傾歌,我會幫你尋得鮫人之淚的,我們不用求她!”

蕭衍緊緊握住她的手,生怕鬆開再也握不住,此刻是隻屬於他的溫暖。

二王子同小妍被兩人的深情所感動,眼泛淚光。

“珊兒,感情一事強求不得。你同你弟弟救了他們兩人,還想和他們成婚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這時候,久未開口的鮫族女王出聲了。

“母後,珊兒對他一見鐘情,他必須做駙馬,不然珊兒心裡不甘!”

大公主固執地說著,毫無半點乖巧的模樣。

“珊兒,我看你是魔怔了,這些時日,你回去好好閉門思過,等你想通了,自會讓人放你出來,”

鮫族女王歎息幾下,揮了揮手,立刻從從處角落裡遊進來一群鮫人,將大公主直接架走。

“我可是大公主,你們敢這麼對我,遲早有一天,我將你們殺了餵魚!”

隔著老遠,還能聽到大公主的怒罵聲,不過很快,殿內就再次恢複了平靜。

“你們既然來了,先安心住下,過些時日,我會想辦法,讓族人送你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