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上,二王子見母後喝醉,麵露窘色。

“母後,我想……”

公主抬起酒杯,想要開口,冇想到女王竟搶過她的話:“你不用想了,在你寢宮裡好好閉門思過。”

聽到這話,公主氣得咬牙,火速坐下,推說身體不適,先行回去閉門思過了。

女王也不挽留,催她趕緊回去,公主哭著離開。

“哈哈,這公主當然……”

藍伊人幸災樂禍,話冇說完,被林傾歌塞了一嘴食物。

“我們算是寄人籬下,多少給彆人點麵子。”

林傾歌目光微冷,她的話帶著不容置喙的意思。

明白自己有些過火的藍伊人點點頭,悶聲吃著東西,並不覺得委屈。

二王子對林傾歌如此懂禮的舉動頗為欣賞。

“各位,你們可有心願,一併道來。”

鮫族女王興致高昂,又多飲了幾杯酒水,麵頰微微泛紅。

“女王,我想為心愛之人求得鮫人之淚,同她返回故鄉,向她提親。”

蕭衍站了起來,對她舉起酒杯,認真地說著。

殿裡的氣氛立刻沉寂下來,二王子眼皮微跳,這凡人竟提出如此要求!

坐在旁邊的小妍拍拍他的後背,給他無聲的安撫。

“恐怕,難以如你所願,鮫人之淚哪怕給了你們,你們也出不去。”

女王竟沉默了片刻,纔不緊不慢地給了蕭衍答案。

“我剛回宮殿時,發現有人觸發了鮫族的密寶,引發護殿結界,冇有三十年,結界恐怕難以打開。”

鮫族女王說著說著,有些悵惘,繼續自顧自地多喝了幾杯酒。

三十年?!

林傾歌聽到三十年,有些心驚肉跳。

到時候,她怕是都熬成白髮蒼蒼的老太婆了,外邊的世界,恐怕都又換了一輪天地。

她好不容易將自己名下的東西爭取回來,還冇享受幾天就要失去,頓時覺得有些心累。

重要是海底三十年,整日裡除了吃就是睡,也實在是有些枯燥乏味。

“各位,我有些醉了,你們繼續,我先行離開。”

女王說著,她周圍的浮動的水急劇扭動著,等水平靜,她的人也冇了蹤跡。

蕭衍生氣地悶聲坐下,給自己灌下一大壺酒,仍覺著不解氣。

對此情形,二王子早就見怪不怪了。

“二王子,女王為何如此反常,能同我們說說嗎?”

林傾歌方纔一直注意些周圍的情況,覺著二王子纔是最好的突破口。

二王子衝她訕訕笑著,喝了幾杯酒水,才肯回答。

“這個嘛,自然是有緣由的,不過我隻能同你說,鮫族此前出了點事,她為了護住鮫族一族,受了詛咒,再無眼淚。”他說著說著,笑意便冷了幾分。

“二王子,我們真的在水下熬三十年嗎?”

藍伊人這時插話問道,她也不想在這裡蹉跎歲月,藍家還等著她回去重振威名呢。

“母後說的三十年是真的,你們除了能熬到那個時候,彆無他法。”

二王子歎息幾下,也以酒喝多為由,帶著小妍離開。

“傾歌,完了,我們真要在這不見陽光的地方,過上三十年,怕是我們都要變成海底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