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殿儘頭處,女王正用剪刀裁剪自己種的珊瑚叢,藍色的珊瑚中,有一群水母遊了出來,浮動時,折射出各種顏色,管事鮫人急忙前來給她報告情況。

“女王,那幾個人類,悄悄潛入了禁地,要不要派人前去阻攔?”

鮫族女王一剪刀將珊瑚叢剪了大半:“不必了,隨他們去吧。”

她的笑容裡彆有深意,管事的心領神會,恭敬的退了出去。

在外偷聽此事的鮫人,迅速前往大公主的寢宮,將此事告知於她,大公主聽後高興不已,覺得報複他們的機會來了。

哪怕她真的傷了他們,母後也未必會真的懲處自己。

她越想越覺著有理,拿起雙刀,往外遊去,下人們冇有阻攔她,他們畏懼公主的身份,都躲在一邊,假裝看不見。

珊瑚叢外,海怪們分批在外邊巡邏,其中一個海怪慵懶地靠在珊瑚邊上,磕著海瓜子。

“你彆太悠閒了,免得被人看見,要是被女王知道了,我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

身材最為魁梧的海怪,過來提醒他,長得稍顯猥瑣瘦小的海怪,將地上的瓜子殼一收,手中的瓜子更是消失不見。

他賠著笑臉討好道:“二首領,我看女王未必會知道,這都多少年了,女王未必重視裡麵的人。”

“這話彆讓彆人聽到,在我麵前說說就行了,對了,上次你說從人間帶的佳釀,可還在?”

二首領轉移了話題,眼裡放出精光。

“當然在,首領,我們去邊上喝幾杯,放心,不會有事的,裡麵有鎮海之寶的,不會出問題的。”

顯然,這隻瘦弱的海怪在平日裡冇少偷懶,二首領被他說的心動,對佳釀可謂是心癢癢,拉著他去到邊上。

兩隻海怪對著一大罈子佳釀,喝得很是暢快。

林傾歌靠近藍色珊瑚叢的時候,竟發現自己的靈力暫時恢複,身體變得透明,她光明正大地走了進去,藍色珊瑚叢後,竟是另外一番天地。

林傾歌發現自己置身於一處墨色的藍色雲海之中,她慢慢往裡麵探去,裡麵全是些各色珊瑚叢,還有一些黑色的遊魚,他們相互之間在瘋狂啃食些對方,場麵一度詭異瘮人。

而在這群遊魚的麵前,在半空中有一個坐著一團黑色墨魚的長髮女子,她墨色的頭髮披散下來,周身的戾氣濃重,正發出低啞彆扭的笑聲來。

突然,她的餘光落在了林傾歌的身上,看到她生的冰肌玉骨,有著花容月貌之姿,眼裡全是妒恨。

“你是什麼人,竟然闖入鮫人族的禁地,不知道普通人但凡進來,都隻有死路一條嗎!”

林傾歌聽著她說的話,毫無懼怕之意,反而環顧四周,不以為意地說了句:“哦,原來禁地也不過如此。”

“你是何人,竟然敢口出狂言,難不倒你不怕我把你扔去餵魚?”

長髮女人的眼睛透出慎人的紅光,直逼林傾歌而來。

一團藍色火焰在她麵前騰地一下炸開,將長髮女人逼退了一大截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