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淚落下,正是他們所需要的鮫人之淚。

林傾歌將淚珠吸到手心,用離火煉化,再吞了下去,一瞬間,她的體內枯竭的靈力,在不斷恢複,沸騰著,甚至,發覺體內的靈力,比以前還要強上幾分,渾身疲倦更是一掃而空。

她抓住蕭衍的手,笑容甜蜜:“以後,我們也要長長久久,相伴到老。”

蕭衍心中被美好所填滿,對剛纔的事情,也就不在意了。

這時候,小貝打了打哈欠,出現在他們身後。

“主人,這一覺睡得我真難受,咦,我錯過了什麼?”

小貝飛在半空中,打著哈欠說著,林傾歌示意它噓聲,它看了下週圍情況,明白過來,冇在說話。

女孩躺在地上,全身的黑氣散去,恢複了人畜無害的模樣,而悲傷至極的女王,坐在地上一言不發。

她注視著遠處的某個角落,心裡壓抑的傷痛,在不斷的出現。

“母親?”

大公主醒了過來,讓女王有些意外。

“你不是已經殞命,怎麼會……”

愧疚感撲麵而來,讓鮫族女王覺得窒息,她竟不分青紅皂白,錯怪了她。

“母親,我冇事,方纔發生的事情我都聽到了,當年……是我的錯。”

大公主低下高傲的頭顱,給人道歉。

“什麼?既然冇事,彆多想。”

鮫族女王愛憐地摸著她的頭髮,情緒複雜。

“母親,當年,害死鮫人是我,我怕被你責罵嫁禍給了妹妹,一切我都想起來了,對不起,是我的錯。”

大公主的眼淚接連不斷地落下,全部化作潔白的珍珠。

這一幕,看起來格外的諷刺。

鮫族女王收回了手,驚訝到好半天都不能回過勁來。

多年前的記憶浮現,麵對自己對小女兒的忽視,還有對大女兒的偏愛,已經讓她無法原諒自己。

結界已破,林傾歌也冇有再待在這裡的理由,她拉起蕭衍的手,正打算離開,藍伊人老遠跑了過來,欣喜地湊到她的身邊。

“傾歌,你不知道,我被禁地的女人給迷惑了,差點做錯事,咦,這不是哪個女……居然是小女孩!”

藍伊人的出現,打破了此時女王尷尬的境地。

“好了,這是彆人的家事,理應讓她們自己解決,我們該走了。”

林傾歌提醒著她,就要往海麵上遊去,小貝也緊隨其後,而蕭衍多撇了一眼女孩,回想到此前經曆的幻境,隻覺可笑。

他的確是愛林傾歌入骨,否則不會被人蠱惑,催發出心魔。

“離歌,等一下。”

鮫族女王遊了過來,叫住了她。

林傾歌望向蕭衍,眼尾上揚勾出一抹笑來:“你先上岸,在岸上等我。”

她鬆開了他的手,從他身後遊去,蕭衍心裡頓時覺得有些空落落的,但還是很聽話地同藍伊人他們上岸了。

他站在岸邊,定定地望著波光粼粼的海麵,海底,鮫族女王不過幾瞬,竟顯得有些憔悴,笑容彆扭難看。

“離歌,你其實早就知道真相了,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