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同蕭衍對視一眼,兩人立刻心領神會一笑。

她目光冷然地掃向其他人,接過蕭衍倒的茶水一飲而儘。

“小二,趕緊給我上菜!”

其中一個頭目,用力拍桌,他凶神惡煞的模樣嚇得小二趕緊過來招呼他。

“客官請稍等,飯菜還在做著。”

小二卑躬屈膝的態度,讓這個頭目非常滿意,但他們的目的不在於此。

“好啊,你看你就是故意敷衍我們!”

話一出口的瞬間,他直接抽出大刀,其他人也紛紛亮出自己的武器,人群中,有人高喊了一句:“魔女林傾歌在此,在座的各位,今日我們為伍家討回公道,不能讓人無辜怨死!”

“殺了林傾歌,為伍家討回公道!”

人群激昂,小二同店家商量之下,偷偷躲到櫃檯之下,林傾歌不動聲色地繼續喝茶,眉眼微挑,殺氣畢現!

“嗙”的一聲,茶杯擊中人群中的某個高呼的正派人士,緊接著發出了一聲刺耳的慘叫聲。

頭目上前去檢視這位炮灰小弟的傷勢,不過是暈死卻被他換了說法,“不好,魔女殺人了!”

其他人臉色冷峻,同仇敵愾起來。

“殺了魔女,一切都是為了江湖正義!”

林傾歌冷笑了一下,看著這群人,並不在意。

“傾歌,我幫你把他們全部解決了!”

蕭衍聽不得彆人汙衊他的傾歌,分明是伍家爭強好勝,聽信他人讒言,怎麼就成了傾歌的錯?

他自從在百鬼林中生活十幾年,自然不明白江湖上的一些道道。

“不必,我們要走,他們攔不住我們的。”

林傾歌笑著按住了他的手,牽著他起身要往外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兩人身上,心中竟生出幾分豔羨。

兩人郎才女貌,當真是璧人一對,隻不過,魔女生的貌美,肯定是蠱惑了旁邊的少年郎。

他們如此寬慰自己,對林傾歌也越發的不待見,不知死活地衝過來,妄想攔住林傾歌。

林傾歌清冷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寒光,她全身爆發出強大的靈力,白光爆炸班往四周擴大範圍,靈力所及之處,那些正派人士簡直是不堪一擊,慘叫一聲倒地不醒。

頭目額頭上冷汗連連,卻也還是被強大靈力所傷,發出了慘叫聲來,客棧內的木製桌子餐具全部破碎,茶樓搖搖欲墜,不斷有塵土灑落下來。

“不好,老闆,茶樓怕是要塌了!”

店小二急得臉色發白,爬了出去同老闆拔腿跑了出去,當他們跑到店外,茶樓坍塌,發出轟隆巨響,掀起巨大的灰塵。

林傾歌站在不遠處,欣賞著自己的傑作,滿足一笑。

“傾歌,為什麼不殺了他們,以絕後患?”

蕭衍擔心這群人日後給林傾歌使絆子,儘管她強大到絲毫不用在意這群人的存在,但他有私心,不想兩人獨處的時間被人破壞。

“當然是為了讓他們回去通知其他人,全部都來找我報仇,一併解決了省得麻煩。”

林傾歌眸光閃爍著光芒,讓蕭衍晃了心神。

“你想怎麼做,我都願意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