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傾歌表姐,你離開杏林峰以後,藍伊人也陪你一塊出去曆練,那古士誠雖心中不忿已經閉關修煉了。”

林菲菲同她說著杏林峰的事情,林傾歌對此態度淡然。

“表姐是要回京吧,順路帶上我吧!”

林菲菲許久冇有回京都,正也想回去拜訪一下舅舅。

“好。”

林傾歌簡單答應下來。

車內,多了個人,蕭衍麵色不悅,冇給林菲菲什麼好臉色。

“主人,我餓了!”

小貝從空間裡跑出來,伸著翅膀打著哈欠。

“給你。”

林傾歌將一瓶早就準備好的丹藥扔給他,正打算從空間裡摸索出彆的丹藥給蕭衍。

“哇,好可愛,好久不見呀,雜毛雞!”

林菲菲見到小貝,非常喜歡,一把將他從麵前抓過來,強行給他順毛。

“趕緊給我鬆開!”小貝在她懷裡掙紮,以求救的眼神看向林傾歌。

“小傢夥怎麼還生氣了,乖,我給你喂丹藥!”

林菲菲奪過丹瓶,倒出藥丸逗小貝玩。

小貝生無可戀地望向自家主人,陪著她玩著幼稚的把戲。

一旁的林傾歌在邊上看熱鬨,倒也覺得十分有趣。

蕭衍全程陰沉著臉,一言不發。

唯有林傾歌注意到他的情緒變化,她靠近他,遞給他一顆丹藥,眼中儘顯柔情。

“阿衍,吃藥吧。”

蕭衍接過丹藥,放入口中,入口即化。

藥中幾分甜絲絲的味道讓他的心也一塊化了。

“傾歌,我……”

蕭衍欲言又止,他想要道出自己的真心,卻又想到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免心中猶豫。

“放心,我一定找到給你根除體內毒素的辦法,以後的日子裡,還要你陪我一起度過。”

林傾歌清楚他心底的不安。

上一世正因他過分猶豫,一心隻盼她順心如意,卻不想她所托非人,讓兩人慘死,抱憾終身。

“好。”蕭衍壓低聲音,有些沙啞,眼眶微紅。

兩人十指相扣,林傾歌主動靠在他的肩上,可謂是情意綿綿。

林菲菲逗著小貝,兩人一路上吵吵嚷嚷,故意忽略林傾歌他們,倒也不怎麼覺得尷尬。

有了林傾歌的區彆對待,蕭衍心裡被甜蜜填滿,倒也不覺得林菲菲她們礙眼了。

東濮京都街道處,車水馬龍,人群絡繹不絕。

街頭巷尾很是熱鬨。

馬車停靠在將軍府外,蕭衍緊緊攥住林傾歌的手,不肯鬆開。

這時候,暗影出現。

“主上,聖上知道你自己歸京,希望您能進宮同他見上一麵。”

蕭衍地眼神驟然變得冰冷,橫了他一眼。

暗影渾身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主上遷怒於他,他也冇轍。

“傾歌,我……在家好好等我,我速去速回。”

蕭衍轉而看向林傾歌時,目光變得柔和許多。

“好,你去吧。”

林傾歌揉揉他的頭髮,將一瓶丹藥給他,交代他按時服用。

兩人還要話彆,林虎聽說女兒回來,熱情地跑了出來。

“乖女兒,你可算回來了!”

林虎一出來,蕭衍同他眼神示意幾下,算是打了招呼,回到馬車上,讓暗影驅車前往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