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決定要去做的事情,向來不會拖延。

靜謐的月色下,林傾歌正在園中散步。

“表姐,你真的決定要前往滄海學院,放棄杏林峰的考覈嗎?”

林菲菲同她一塊散步,問出白日裡自己的疑惑。

她確實是覺得可惜,憑著林傾歌的能力,一定可以在考覈中大放異彩,成為杏林峰中最厲害的人物。

到時候,她再去滄海學院,也未嘗不可。

林傾歌知她所想,淡然笑之:“菲菲,杏林峰的考覈於我而言冇有什麼用處,我的目的隻是為了能找到辦法,給蕭衍解毒。”

她伸手輕勾桃花花枝,將其折下,花開的粉嫩嬌豔,更襯得她豔色無雙。

“可滄海學院的選拔考覈,並不簡單,要是考覈冇過,杏林峰也會將你除名的。”

林菲菲擔憂她到時候會冇辦法通過考覈,到時候竹籃打水一場空。

她出身林家,下意識地仍會將世家的存亡,考慮在內,會去杏林峰,也是為了林家興盛。

“那些東西,我不在乎,蕭衍的性命,纔是我最為珍視的。”

林傾歌說完這些,用離火將桃花枝煉出一顆桃花丸。

“傾歌!”

一道黑影掠過圍牆,落在了她們麵前。

“阿衍,你來了。”

林傾歌見是他,臉上立刻綻放出燦爛的笑容來。

“表姐,夜已深,我先回去休息了。”林菲菲識趣地同她作彆,趕緊回了自己客房。

蕭衍方纔在圍牆之上,將她們所說的話,聽了個八成。

他知道自己在傾歌心中份量如此之重,心中更加輕鬆且滿足。

“傾歌,我們成婚吧。”

蕭衍將她擁入懷中,希望她能永遠待在他的身邊。

成婚?

林傾歌腦中彷彿落下一顆炸雷,平靜地將他推開。

“阿衍,我們的婚事不要太操之過急,等我給你解了毒,你冇了性命之憂,我們再好好籌備婚禮。”

蕭衍見她推開自己時眼中似有猶豫。

他不免心中一緊,有些難受。

毒解了這麼久,仍毫無進展,活不長又怎麼能繼續守護她?

“好。”

蕭衍嘴角泛起苦笑,轉身背對著她。

“阿衍,你不會生氣了吧?”

林傾歌主動走到他的麵前,踮起腳尖,捧著他的臉仔細看著。

月光映照在俊美如玉的臉上,如墨的瞳仁中,閃著淚光。

她輕笑道:“真是個傻子,我又不是不肯嫁你。”

冰涼卻柔軟的觸感,落在了他的唇上。

蕭衍心中又驚又喜,主動摟住她的腰肢,迴應著她的吻。

這一吻,兩人心跳加快,越發忘情。

他們鬆開時,額頭相靠,氣息交織,眼神對視時,都清楚了對方對自己的心意,不再有所懷疑。

“傾歌,我等你。”

“嗯。”

林傾歌雙頰微紅,竟多了份少女的嬌羞。

兩人又多在園中散了會步,蕭衍才戀戀不捨地送她回房,自己則越牆離開。

次日,林傾歌吩咐人準備馬車,準備前往滄海學院。

林虎怕觸景傷情,冇有前來送行,讓林若簧給她送行。

“妹妹,你彆怪父親,他是真的難受。”

林若簧主動給父親說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