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至今日,藍伊人算是徹底被林傾歌笑起來時,動人心魄的美所擄獲。

她間接明白了蕭衍的心思,連她都免不了心動,何況是他。

“傾歌,你來我的馬車坐坐吧,我陪你一塊去滄海學院如何?”

藍伊人熱情地邀請林傾歌,掀開簾子給她展示車內的佈置,可謂是極其奢華。

“主人纔不要坐你的馬車,整這麼奢侈又花花綠綠的,生怕盜賊不惦記上是吧!”

小貝毫不留情地說著,幫林傾歌拒絕同乘她的馬車的請求。

“小貝,你說話還真是刺耳,真讓我傷心,不肯坐我的馬車,那我過來同你們擠擠總可以吧!”

藍伊人嬉皮笑臉地湊了過來,主動上了馬車。

“小姐,我……”

藍家的車伕神色為難,他好不容易謀來這份差事。

小姐卻不需要他駕車,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你先回去吧,同我父親說我要陪摯友一同去滄海學院,不能太過高調,他會理解的。”

藍伊人打發車伕回去,這才坐回來,同林傾歌聊起近況。

“傾歌,你不知道,我回了杏林峰後,日子太無趣了,還冇有同你一塊出來曆練來的有趣。”

林傾歌靜靜聽她說話,繼續在靈力幻化出的鳳羽上寫下一句話,淡聲回了她個嗯。

“傾歌,聽說滄海學院的選拔極為嚴格,你有幾分把握,可以通過考覈?”

藍伊人清楚滄海學院的地位,對裡麵的修煉術法十分嚮往。

她會跟著林傾歌也有一部分出於私心。

去參加滄海學院考覈的人,個個都能力出眾,想要拔得頭籌或是擠進能被入選的名單,可謂是難如登天。

但林傾歌的能力卓絕,她相信自己跟著她絕對會有希望順利進入滄海學院中,進行學習。

“冇有把握。”

林傾歌不鹹不淡地回道,將靈筆再次收好。

“啊,這,傾歌你冇有開玩笑吧?”

藍伊人情緒有些激動,她有些擔心了。

“但進入滄海學院,我勢在必得。”

林傾歌說出這句話,極為平靜,像是在說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

同她有過多日的接觸的藍伊人,這才鬆了口氣:“那就好。”

小貝忍不住給藍伊人翻了個白眼:“主人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你不用懷疑她的實力。”

滄海學院坐落在東濮邊境之外的一處孤島之中。

馬車行駛了足足小半個月,她們纔來到了碧月島,滄海學院的入口處。

島上雲氣繚繞,靈氣充盈,真不愧是一處絕佳的修煉場所。

藍伊人趕緊從車上下來,環顧四周的風景,心情愉悅。

“傾歌,你快下來,這裡風景不錯!”

林傾歌也下了車,小貝跟著出來,在她肩上站著,暫時歇息兩下。

一群衣著華貴的富家子弟路過她們麵前,時不時回過頭來,偷瞄她們幾下。

“看什麼看,再看,本小姐挖了你的眼睛!”

藍伊人厭惡地瞪了那群人一眼,厲聲喝道。

那群人中被簇擁在前邊的華服公子,麵露不爽。

華服公子的狗腿子為了討好他,對藍伊人反唇相譏:“真當自己是天仙不成,我家少爺看你兩眼是對你的抬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