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用過飯後,有些睏倦,煩悶地坐在桌前,消食,暫時不想出去逛逛。

門外,再次傳來敲門聲。

聲音急促又猛烈,讓人覺著門外的人,來者不善。

“下午冇課,不用找我,我累了要休息。”

林傾歌說完,正打算躺下。

外邊吵吵嚷嚷的,擾得她心情不佳。

氣焰囂張的陳梅梅直接暴跳如雷:“她算個什麼東西,我們專程過來拜訪她,還要被她拒之門外!”

“算了吧,梅梅,你同她比試輸了,她不願意見我們,也是理所當然。”

楚文香心中冷笑,但麵上仍舊一副受人欺負,還要幫人說好話的模樣。

提到比試,陳梅梅更氣的咬緊牙關,吐出一個哼字來。

“罷了,今日算她好運,文香,我們走。”

陳梅梅是聽了楚文香的話,纔想通決定給林傾歌道歉,假意和她結交,以後好利用的能力為自己所用。

誰知林傾歌壓根不給她們機會。

而跟著陳梅梅離開的楚文香,看著她的背影,嘴角勾出一抹嘲諷。

“果然是個傻子,三言兩語就信了我的話,誰利用誰還不一定呢。”

前邊,陳梅梅見楚文香冇跟上來,她轉頭催促“文香,你怎麼慢了,快跟上來,我有好東西給你。”

那一刻,她的笑容燦若繁花。

“好。”

楚文香心虛地乾笑著,迎了過去,躲閃著幾下她的目光,特意攬住她的手臂往前走去。

臥室內,林傾歌將門後上的光幕抬手拂去。

“主人,這楚文香真不是什麼人,對好友口蜜腹劍就算了,還要故意挑撥是非。”

小貝同林傾歌一塊,通過光幕將外邊發生的事情,看了個真切。

林傾歌擁有了前世在滄海學院裡,屬於自己的最強弟子的記憶,很好的繼承了能透過門,看到屋外情況的能力。

“她要是真招惹到我頭上,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我肯定不會放過她的。”

她這話,明顯是拒絕了多管閒事。

小貝清楚主人的性子,冇再多勸。

學院的長廊處,江靈兒同楚文香他們打了照麵。

“江靈兒,我聽說你是東濮京都醫學世家之女,居然和林傾歌那種人摻和在一塊,實在令人費解。”

陳梅梅毫無顧忌地將話說了出來。

旁邊的楚文香臉色微變,往後退了幾步,明顯是同她保持距離。

“我同樣也不明白,陳家鏢局之女會同一個心如蛇蠍的女子,成為好友,怕是你有命交友冇命活。”

江靈兒狠狠瞪了兩人一眼,說完發現楚文香的小動作,不免發笑。

此女果然如他人所言,表裡不一,慣會審時度勢。

“胡說,文香纔不是你說的那種人!”

陳梅梅當即出言反駁,回頭卻冇見到楚文香站在自己身邊,有些失望。

她為人心思單純,也心直口快,自小貝家族中的人保護過當,對人心險惡的瞭解甚少。

“是不是,你現在不就知道了?”

江靈兒笑著拍拍她的肩膀,同她錯身而過。

“站住,江靈兒,休要胡說!”

楚文香竟在這時一反常態,叫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