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老的出現,讓嘈雜的聲音停止了。

“諸位學子,我今日來給你們上靈藥篇的第一堂,先學煉藥,讓我看看你們對煉藥的理解有多少。”

他說完,笑了下,讓學子們自行煉藥,而他巡視時,會從旁指點一二,但不會透露太多。

“傾歌,我覺著你哥哥那個丹爐吧……”

江靈兒碰著小丹爐,麵容窘迫。

她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使用。

連藍伊人也一樣,她盯著丹爐,憋的臉色苦青。

“哈哈,笑死我了,你快看,她們那幾個小破丹爐,怕是煉不出什麼好丹藥來吧!”

楚文香旁邊的女學子,剛好暗戀林若賢。

她見到他居然親近江靈兒,於是很快站隊同楚文香一塊針對林傾歌她們。

“誰讓她們對課不重視,我們少管閒事,煉好自己的丹藥就是了。”

陳梅梅嫌惡地瞥了一眼林傾歌,語氣刻薄地說著。

其他人附和她說的極對,接著一塊商討如何煉藥。

“你們兩,振作一點,相信我,這三個丹爐是這裡所有丹爐中,最好的丹爐。”

林傾歌這話,讓兩個似如瀕死的人,刹那間迴光返照,容光煥發起來。

“真的嗎,傾歌?”

兩人對林傾歌的實力有一定的瞭解,對她所言很是信賴。

梁老路過她們身旁時,聽到她們的對話,多留意了她們幾眼。

他對林傾歌能有慧眼,頗為欣賞。

藥閣中,的確是這三個其貌不揚的丹爐,是最厲害的靈器。

林傾歌將三縷靈力分彆灌入丹爐上雕刻的卦象上,丹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徒然變大。

幾秒鐘後,三個高出她們半個頭的巨大丹爐,立在了她們麵前的空地上。

藍伊人同江靈兒兩人喜極而泣,終於不用擔心煉製不出丹藥了。

哪怕是最差的三品,隻要煉出了,就是好的。

“切,不過是瞎貓碰著死耗子。”

陳梅梅話裡泛著酸意。

其他的學子們,多少瞭解之前哪位大能部分經曆的學子們羨慕地兩眼放光。

但他們隻能邊煉藥邊閒聊關於那位大能的傳說。

“是我們太不識貨了,那幾個靈器,極有可能是哪位傳說中的大能,留給院中長老的。”

“你怎麼知道?”

“我家中有關於修行大能的各種真實記事簿。”

這位男學子說完,將擺在邊上的草藥扔了爐中。

騰的一下,靈火將草藥卷噬其中,散發出陣陣草藥的清香。

其他學子滿是期待地望著他,催他繼續說下去。

林傾歌這邊,偷偷將離火放出,將藥材全部一股腦地扔進去,不加挑揀。

其他那些不明所以的學子們,紛紛嘲笑她。

“快看,她怕是根本不會煉藥吧,不知道有的靈藥藥性相沖,強行融合,恐生毒性嗎?”

“看她們幾個如此不著調,怕是壓根不通藥理。”

他們對後邊這句極為認可。

林傾歌無視他們說的話,繼續把握著用離火煉藥的火候。

要不是她想在學院裡低調一些,她連丹爐都不想用,直接徒手煉藥,方便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