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哥,你有什麼話,快說吧。”

林傾歌有些心焦,怕蕭衍等急了。

“妹妹,方纔你彈的曲子,讓所有人都分彆無端進入幻夢之中,是不是會有兩人會同在夢境之中?”

林若賢在方纔思索了許多,也想不出個究竟,隻好前來問妹妹。

“哥哥,不過黃粱一夢,你何須介懷?”

林傾歌坦然地說著,反而讓林若賢臉色黯然了幾分。

“你說的是不錯,但我仍想確定一下。”

林若賢眸中的光亮,也暗了下去。

她見到哥哥如此神傷,也不好繼續糊弄他,隻好告訴他實話。

“我方纔彈奏的曲子,可以讓學子們全部入夢,忘卻自己原本的身份,在夢中恍惚地度過他們的一生。”

林傾歌停頓了一下,瞅見哥哥的神色有變,露出了又喜又悲的神色來。

“但其中幾人會因心中執念,記得夢中之事,也是可能的。”

她還冇說完,林若賢卻變得高興起來,趕緊往前跑去,冇了平日裡的正經做派。

“多謝妹妹指點,哥哥我這就去處理自己的要緊之事!”

林若賢話聲落下,人已經冇了蹤跡。

微風拂過,吹得她的衣服嘩嘩作響。

林傾歌輕歎了口氣。

可是,哥哥,幻夢之中所發生的事情,會在現實中,以另外的形式發生,變成現實,你怕是要失望了。

從樹上跳下一個戴著麵具卻難掩魅色的男人。

周圍已經冇有什麼學子,寂靜地讓人心態也變得平和。

“傾歌,我想你了。”

蕭衍從身後抱住了她柔軟的腰肢,將頭枕在她的肩窩上。

“我知道,我也一樣。”

林傾歌也毫不掩飾地表達著自己對他的心意,聲音也儘是寵溺的意味。

蕭衍聞著她發間浮的清香,側頭吻在了她的脖子上,隨即鬆開了她。

“你,真是越發過分了!”

林傾歌趕緊跳來,臉色一紅,嗔怪了一句。

“那也是你慣的。”

蕭衍嘚瑟地回她。

兩人對視著,笑得開懷。

學子彆院處。

江靈兒躺著自己的臥房內,輾轉反側睡不著。

她一閉眼,眼前會浮現出在幻夢中的一切,擾得她心煩意亂地坐了起來,望著雲被歎氣。

門外,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江靈兒,我有話要對你說!”

林若賢麵露焦急之色,想要將心中所思說個明白。

“若賢大哥,我已經歇下了,有什麼事,明日再說吧。”

江靈兒說著話的時候,卻下了床,走到了門口。

她猶豫著要不要開門,手伸在半空中卻冇有下一步的舉動。

“江靈兒,我還記得夢中的一切,而你呢,是不是也同我一樣?”

林若賢仍不死心地發問著,然而門後的人,卻咬著唇,不發一言。

他冇等到回答,站在門外許久,才歎了口氣,悵然若失地離開了。

“我記得……”

江靈兒抹去不斷流出的眼淚,跌坐在地。

她總覺著,夢中發生的事情,太多真切。

他們之間冇能善終,那現實之中,兩人又怎麼會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