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傾歌,後山哪裡,我去過了,特好看!”

藍伊人心情激動,給她描繪著後山的景色。

林傾歌心中也生出幾分期待來。

不多時,她們來到了後山山上。

此地繁花似錦,夜色靜謐,涼風習習。

光是呆在這裡,都讓人有心曠神怡的感覺。

“我和你們說,這裡可是有幾百年的靈兔,肉質鮮美!”

邵陽江熱情地給他們介紹著。

不遠處,果然有幾隻可愛的小兔子,在花叢草地間流連,它們啃著青草,十分悠閒。

“你們等我一會,我去給你們抓幾隻野兔。”

邵陽江笑嘻嘻地說完,朝著兔子衝了過去。

但下一秒,他踏入繁花的位置時,腳下卻出現一個繁雜的法陣圖案。

他的身影直接消失了。

“擅闖噬魂樓禁地者,殺無赦!”

威嚴的聲音響徹整個天空,幾道旱雷劃破天際,周圍都瞬間被照亮。

“不好,邵陽江被抓了!”

冬琳臉色難看起來。

她忽然想起來了什麼,咬牙切齒道:“是她,是陳梅梅那女人害我們,竟然騙我們說這裡是什麼好玩的地方!”

此話一出,眾人都明白過來。

但事已至此,大家也冇有時間去管到底是誰造成了。

眼下的要緊之事,是要將身陷囹圄的邵陽江救出來。

噬魂樓禁地,他們曾經聽過梁老有說過。

他們當時並不當回事,想著後山這麼大,怎麼可能他們就會這麼容易走到噬魂樓的結界禁地處。

但事情哪裡能這麼湊巧?

林傾歌當即義無反顧地走進結界中。

“林傾歌,慢著,裡麵危險!”

冬琳拉住了她,一臉憂色。

“我們再不進去,身處噬魂樓裡的邵陽江怕是就要命不久矣了。”

林傾歌的前世曾經在滄海學院就學過很長時間,對於這裡的很多地方,她都非常瞭解。

噬魂樓,關押著上古凶獸,同無數邪魔的地方。

裡麵有些各式各樣的厲害法陣,全是為了控製這些邪魔,能冇有跑出去的機會。

冬琳沉默了一會,鬆開了手。

“我同你一塊進去。”

其他人也覺著事情也算是是她們惹出來,應當有難同當,於是一同跟著林傾歌她們走了進去。

滄海學院的山巔之處,院長猛然睜開眼睛,放棄打坐修煉站了起來。

他見到天生異響,隨即掐指一算,麵露沉重之色。

“不好,是誰竟然觸發了噬魂樓的結界!”

院長憂心忡忡地望向噬魂樓結界的方向。

而其他的長老們,也因為此事,陸續趕來。

閔行山原來是同梁老對月歎懷,聊著過往,正開懷暢飲著。

事情一發生,兩人的酒很快醒了,匆忙趕了過來。

“各位長老,噬魂樓結界已開,我們一同前去看看吧。”

滄溟院長這麼說了,其他長老們也不好推脫,跟著他一塊去探查情況。

他們來到了法陣外邊,竟見到無數的魔氣正在往外跑出,趕緊合力想要將其鎮壓。

離燼在這時,卻嗅到了一抹熟悉的味道。

他往前走了進去,在結界內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