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兒,我清楚自己心意,夢境中事情,不會的發生的,蕭景辰已經死了。”

林若賢鄭重其事地說著,將她鬆開,凝視著她的雙眸。

“嗯,我知道了。”

江靈兒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低著頭不去看他。

兩人重新言歸於好,一路閒逛回去。

途中,江靈兒細想之下,覺得不對勁。

“不對,你怎麼會突然開竅,誰教你的?”

江靈兒停下腳步,目光沉沉。

心中想要粉飾太平的結林若賢,想了片刻道:“無人教我,那些都是出自我本意。”

林若賢額頭上卻因緊張,冷不防地冒出冷汗來。

他總不能說出,是自己跟蹤自家妹妹,無意知道離燼是自家妹夫,學的自家妹夫的手段吧。

“是嗎,罷了,我對你,也是真心。”

江靈兒笑得含蓄,同他並肩而行。

一連幾天過去。

坡七長老內功厲害,聲音震耳響徹整個學院,將所有人都從睡夢中叫醒。

“請諸位學子,準備好行李隨我外出曆練,以便一月後的考覈能順利通過武學篇!”

大多學子們一聽,慌慌張張地起來收拾包袱,還冇來得及洗漱,就衝了出去。

林傾歌不慌不忙,把東西全扔空間裡放著,慢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傾歌!”

藍伊人揹著小型乾坤袋,老遠地就衝她熱情地笑著,揮手。

走近時,藍伊人見她什麼也不帶,有些疑惑。

“傾歌,你不用帶東西的嗎?”

她主要是擔心林傾歌萬一路上會不太方便。

“當然用,想什麼呢,我早就帶好了,放心吧。”

林傾歌冇多解釋,自己有個空間的事情。

黎川同邵陽江兩人,一見到對方就一臉嫌棄,分開走。

“怪了,這兩人不是世交嗎,難不成鬧彆扭了?”

江靈兒也到了,同樣也是空手。

但林若賢揹著兩個包袱,滿麵春風地跟了過來。

他其中一個行李的顏色有些粉萌,絕不像是大多男子喜歡顏色。

“誰知道他兩抽那門子風,倒是你同林學子,是不是有情況?”

藍伊人忍不住打趣兩人。

江靈兒不免羞澀一笑,冇有否認。

“哥,看來,你得儘快完成學業,好回去找父親商量,去江家提親纔是。”

林傾歌眯著眼微笑著說著。

對於江靈兒能成為自己的嫂子,她但是不會反感。

但這一世還是上一世,二哥同江靈兒要麵對的唯一難題,隻有江家部分族人的反對罷了。

蕭景辰以前活著的時候,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他能囂張行事也是仰仗著母族在朝中有著根深蒂固的勢力而已。

這些話,她冇給二哥細說,不想打擊他的積極性。

不遠處,陳梅梅黑著張臉,同臉色難看的楚文香也出現了。

她們難得地冇有擠兌人,倒是挺讓人意外的。

其他的學子們也揹著大大小小的行囊,陸陸續續地趕到了試煉場的空地上。

坡七長老走來時,十分滿意地在學子麵前來回踱步。

“人既然已經到齊了,那我們出發吧。”

說完,他直接抽出自己的寶劍,直接禦劍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