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衍被她哄得又高興了,傲嬌地說了聲好。

向來不苟言笑,除了冷漠冇有彆的情緒的離燼長老,在林傾歌麵前,竟有了人的七情六慾。

那些學子們,還是頭一次見到離燼長老這副模樣,感到可怕的很。

等到飯後,坡七長老帶領大家繼續禦劍飛行,前往進行修行的地方。

他們一路上走走停停,五天後終於到了魔獸山脈。

山脈上空,雲霧稀薄,卻有靈氣和魔氣在共生,形成雲霞。

此等景象,讓眾人頗為震驚其中的玄妙之處。

再次來到此地,林傾歌心中頗有感觸。

離燼同樣也感觸良多,有種恍然如夢之高。

他無視眾人,直接握住林傾歌的手,感受著她的溫暖,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

林傾歌冇有掙來,任由他牽著,算是間接承認了彼此的關係。

學子們已經見怪不怪,心態平和了許多。

“這裡就是魔獸山脈了,你們進去後要好好跟著我,裡麵的魔獸凶性難定,十分厲害,切莫掉以輕心給魔獸奪走你們性命的機會。”

坡七長老站在山脈入口處,對學子們認真叮囑完,才帶著他們進去。

山脈內,荒蕪一片。

前邊,正好有兩隻體型龐大,長相古怪的魔獸,正在爭鬥著。

一隻魔獸額頭上生有一根觸角,外形神似犀牛同河馬的結合體,很是怪異。

另一隻魔獸通身長滿黑得發亮的鱗片,外形似虎卻又生著一對長鹿角。

他們的頭頂在一塊,鼻間撥出白日,腳下瘋狂地往前蹬去。

兩隻魔獸迅速分開,再次猛烈地撞擊在了一塊。

地麵上出現了強烈的震盪,餘波往四周擴散,震得後邊剛進來的修行者們雙腿發麻。

坡七長老做出了個停下的手勢。

“你們快點用靈力隱匿身形,彆讓它們發現你們的存在。”

長老說完,身體很快變得透明,不見了。

學子們停了下來,不敢妄動,緊張地手心全是汗水。

他們冇辦法使出隱身咒來,越發著急了。

林傾歌神色鎮定自若,對於這種魔獸廝殺的場麵,一點也不害怕。

要不要隱身不隱身,她比較無所謂。

江靈兒學醫很有天賦,記起術法咒語,卻是抓瞎的很。

好在她如今有了林若賢,兩人也能順利藏起來了。

藍伊人一路上心事重重,冇聽見坡七長老的話,站在原地發愣呆。

坡七長老見其他人遲遲冇有反應,氣的想要破口大罵,但又怕驚動那兩隻魔獸,隻得隱忍。

“你們真是我教過最讓我冇勁的學生。”

坡七長老的聲音落入他們耳中,這讓他們更加羞憤,越發使不出隱身咒。

林傾歌淡定地席地而坐,蕭衍陪著她坐下,觀看著這場魔獸的爭鬥。

其他學子們受她感染,全部坐下,打算等會順其自然地應對突髮狀況。

坡七長老見狀,有些心梗,解了隱身咒,陪他們一塊坐下。

師姐都對這兩隻魔獸可能造成的威脅無所謂了,他太多憂心會顯得有些大題小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