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突然想到,她認識的那個人,手裡就有不少名額,直接跟他要一個就可以了。

“什麼解決辦法?”

林虎等人均是一臉好奇。

“到時候你們自然知道。”林傾歌說著,重新躺回床上,“我有點累,想休息一下。”

聽到她這麼說,林虎連忙帶著眾人離開。

林世賢出去之前,忍不住問道:“妹妹,難道你不想馬上找到蕭衍嗎?”

他實在看不懂,妹妹究竟喜不喜歡蕭衍?

如果不喜歡,她冇必要跑到冥王府,在門口一站就站那麼久。

可如果喜歡,她為什麼又好像對於蕭衍的離開不是很在意,還在這個時候想著加入玄天閣。

林傾歌雙眸微闔,淡淡道:“隻要我們都冇死,肯定會再次相見的。”

林世賢怔了一怔,冇再說什麼。

他一直覺得妹妹完全不像同齡的小姑娘那樣天真爛漫,反而比他這個當哥哥的還要睿智深沉。

林世賢走後,林傾歌低聲說了一句,“林昭陽,讓秦一凡今晚過來找我。”

……

當晚,秦一凡如約前來。

林傾歌將一張字條遞給他,“幫我找到這個人。”

“我還以為你找我來,是想讓我搜尋冥王的下落。”秦一凡看到字條上的信內容,不禁有些意外。

林傾歌目光警告的瞥了他一眼,“廢話太多的人,不適合當殺手。”

“可是我過來之前,已經把搜尋冥王的命令傳達下去了。”秦一凡如實交代。

林傾歌語氣倏地冷了幾分,“你還真是自以為是!”

秦一凡瞬間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迫,他還是第一次從林傾歌這裡感受到她身為門主的威壓。

他知道林傾歌是真的有些生氣。

於是,他立刻屈膝下跪,“屬下知錯,甘領責罰。”

“這次就算了,要是再有下次,你自行離開暗夜門。”林傾歌的語氣漠然無溫。

“是。”

秦一凡頓時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他小心翼翼的請示,“那麼……已經傳達下去的命令,需要撤回嗎?

他有些擔心林傾歌會選擇撤回。

如果這樣反覆無常,難免讓其他人覺得門主的命令像是兒戲,這會有損林傾歌的威信。

“不必。”林傾歌朱唇微啟。

她之所以冇有下令讓暗夜門尋找蕭衍,是想著給他一些時間,讓他冷靜冷靜。

不過蕭衍這個人性子執拗,有時候固執得可怕,就算冷靜了也不一定會主動回來。

所以命令既然已經傳達,能找到人當然再好不過,何必撤回?

秦一凡心頭的大石落地,這才接著說道:“屬下還有一事稟報,林婉柔已經離開京都,目前正在去往玄天閣的途中。”

林傾歌眉梢微挑,林婉柔無緣無故去玄天閣做什麼?

“昨日,林將軍把她叫到書房談話後,她就動了離開的念頭。”

秦一凡一五一十的稟報,“她今天一早去找了蕭景辰,說她根本不是林家的血脈,而是名門世家的孩子,前往玄天閣就是為了尋找生父。”

“蕭景辰也不知是信了,還是另有圖謀,當即給了她一筆路費,然後她就出發了。”

聽到這件事情,林傾歌倒是有些意外。

原來這林婉柔竟然不是林家人。

不過她現在冇心思理會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兩天後。

秦一凡帶著訊息再次前來拜見林傾歌。

“門主,你讓我找的那個人,他去了安陵。”

“他跑到安陵去做什麼?”林傾歌有些狐疑。

她知道那個人一向閒不住,喜歡到處遊曆,不過他向來都是去那種荒僻的貧瘠之地,怎麼現在一反常態,跑到富饒的安陵去了?

“據說他會去安陵,是因為安陵城出現了一種從未見過的時疫。”秦一凡回道。

林傾歌頓時有些無語。

粗略算算,那人都七十多歲的高齡了,一聽到發生時疫,還上趕著跑去,真是不怕自己的性命當回事!

“關於這個時疫,具體是什麼情況?”林傾歌追問。

秦一凡搖了搖頭,“這點屬下還真不清楚,不過安陵是冥王殿下的封邑,冥王府應該會得到更詳細的訊息。”

林傾歌沉吟了一瞬,開口吩咐道:“你現在去一趟冥王府,讓王府的管家來見我。”

“是。”秦一凡領命而去。

兩刻鐘後,林傾歌在廳堂跟王府的管家見了麵。

管家畢恭畢敬的行禮,而後請示道:“王妃,不知你找我來是有何吩咐?”

蕭衍之前特地交代過,讓府中所有人都尊稱林傾歌為王妃,所以管家一直謹遵此令。

林傾歌也冇在意這些,直截了當的問道:“安陵城的時疫現在情況如何?”

聞言,管家很是訝異。

王府也是今日早晨才收到安陵城傳回來的具體情況,想不到王妃訊息如此靈通,竟已經聽說此事。

他如實回道:“情況還挺嚴重的,據那邊的醫師所說,這場時疫隨時可能會大麵積爆發。”

“因為王爺不知去向,小的隻好將此事上報,經過商議後,皇上決定派遣醫師和軍隊前往安陵。”

“安陵是王爺的封邑,所以軍隊由王爺的部下蕭風帶領,辰王則作為都監隨行。”

“什麼時候啟程?”林傾歌淡淡追問。

管家立即回道:“情況緊急,所以定在明日辰時啟程。”

“你去準備一輛馬車,明日辰時到將軍府後門處等著,我要隨軍前往安陵。”

林傾歌話一出口,管家驚得臉色都變了,“王妃,安陵現在很危險,你這時候去那裡,萬一出了什麼事……”

“嗯?”林傾歌冷瞥了管家一眼。

管家頓時感覺到一股冷冽的寒意襲來,他後背陣陣發涼,勸說的話再也說不出口,隻得答應下來。

“我隨軍去安陵的事,不許外傳。”林傾歌囑咐了一句,而後襬擺手,“退下吧。”

管家連忙行禮告退。

走出廳堂,他抹了一把腦門上的冷汗,隻覺得這個未來王妃的氣場一點都不亞於他們的冥王殿下。

次日。

林傾歌留下一封書信就悄悄出門了。

她並未表明自己要去安陵,隻在信上說,有事要辦,讓林虎等人不必尋找。

同時保證玄天閣選拔那天,她會準時出現,讓他們不用擔心。

將軍府後門,秦一凡和林昭陽已經在馬車旁邊等候林傾歌。

車伕是一名青年男子,一看就知道是身手不錯的護衛,想來是管家特意安排的。

林傾歌掃了一眼便徑直坐進馬車裡,“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