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蕭衍低聲發笑的樣子,林傾歌有一瞬的失神。

她很少看到他笑起來的樣子,像這樣開心的笑,更是五個手指頭都能數得過來。

她回過神來,也不自覺的勾了勾唇,而後抬手輕掐了一下他的臉頰,“蕭衍,有人說過你是個厚臉皮嗎?”

蕭衍很實誠的搖搖頭,聲音低啞的開口,“冇人說過,你是第一個。傾歌,你還冇回答我,你要不要天天欺負我?”

“你想的倒是挺美!”林傾歌說完,直接轉身走到桌前,拿起一本醫書翻看起來。

蕭衍俊龐上流露出幾分遺憾。

林傾歌翻看的一本煉製丹丸的書籍。

其實煉製丹丸這件事,她很久以前就學會了,但從未嘗試過將內力注入丹丸之中,所以需要先好好研究一下。

然而,她將手上的書籍翻完,也冇找到相關記載。

林傾歌擰了擰眉,隨手將書籍扔回桌上,重新拿了一本接著看。

蕭衍見狀,抬步走到她身旁,低聲問道:“你要找什麼?你告訴我,我可以幫你。”

林傾歌停下翻閱的動作,轉頭看向他,“我以前在一本醫書上看到過,可以將內力注入丹丸,以此增強丹丸的效用,但當時我冇有過多留意,現在既然要嘗試,就得找到相關的記載,先研究一下。”

蕭衍心領神會,“我幫你一起找。”

林傾歌點點頭,將幾本醫書遞給他,讓他一起翻找。

兩人一連翻看了幾十本書,耗費了三個時辰,總算找到記載著相關內容的書籍。

就在這時,衛靖和江定忠過來了。

經過一番休息,兩人的精神狀態比先前好了許多。

林傾歌聽到動靜,抬頭看了他們一眼,“過來,我再幫你們診診脈,看看恢複得如何。”

衛靖和江定忠也冇推辭,徑直走到她麵前。

林傾歌為兩人分彆診脈,而後挑眉道:“你們已經冇有大礙了,要是休息夠了,就快點把你們的任務認領回去,最好今晚就接手。”

衛靖和江定忠瞬間呆若木雞。

這個人怎麼回事?

他們大病初癒,這樣是不是不太人道?!

林傾歌從兩人的表情看出了他們的心思,淡淡道:“二位,我並非想要為難你們,而是我有彆的事情要做,冇辦法繼續幫你們乾活了。”

“你要做什麼?”衛靖狐疑的追問。

林傾歌挑了挑眉,“之前不是說過了,我要煉製丹丸啊。”

衛靖有些愕然,雖然這事林傾歌提到過,但他以為可能需要研究一段時間纔有辦法進行嘗試,想不到她這麼快就要上手了。

如果她提出的辦法可行,那當然再好不過。

但藥引的事情,也不能就此落下。

他們不能將希望全都傾注在丹丸上,否則丹丸一事行不通,那安陵城的百姓豈不是隻能等死?

所以眼下最好的方法,就是林傾歌去煉製丹丸,他和江定忠接著搞藥方的事。

思及此,衛靖神色鄭重的看著林傾歌,“你打算今晚就著手丹丸的事?”

林傾歌微微頷首,“時疫一直擴散,染病的人越來越多,病人撐不了太久的。”

對於外麵的情況,衛靖心裡也有數,他正色道:“你儘管安心的去煉製丹丸,其他事情交給我們。”

當晚,蔣平特地騰出一個空房間,並找來上好的藥鼎,讓林傾歌煉製丹丸。

兩天後,注入林傾歌內力的首批丹丸順利出爐了。

然而,病人服下丹丸後,病情卻冇有明顯的好轉。

於是,林傾歌和衛靖,以及江定忠聚集在書房中,商討該如何增強丹丸的療效。

“衛老頭,你活了一把年紀,走南闖北的,怎麼連增強丹丸療效的辦法都不知道?”林傾歌微不可察的擰了擰眉。

衛靖沉吟了片刻,而後才緩緩道:“據說,用人血來溫養藥鼎,能夠最快最有效的提高藥鼎的質地,藥鼎的質地提高了,煉製出來的丹丸療效自然會更強。”

還是得用傾歌的血?

蕭衍聞言,頓時滿臉不悅,冰冷的目光直射向衛靖。

衛靖能感覺到蕭衍對他的敵意。

但他能怎麼辦?這不是彆無選擇嘛!

“不然用我的血試試?”

旁邊的江靈兒弱弱的問了一句。

“不行的。”衛靖搖頭道:“溫養藥鼎這件事,必須由使用藥鼎的人親自去做才行。隻有這樣,才能讓藥鼎和使用者之間產生聯動,才能煉製出療效絕佳的丹丸。”

江靈兒覺得很遺憾,看來她是有心無力了。

而林傾歌已經決定好要嘗試衛靖所說的辦法。

她正要開口,蕭衍卻一把握住她的手,目光擔憂的看著她。

林傾歌衝他微微一笑,輕聲安撫道:“不用擔心,我心裡有數,如果溫養藥鼎需要太多血,我就不試了,如果需要的不多,我就試試。”

聞言,蕭衍才慢慢鬆開她的手。

林傾歌轉頭看向江靈兒,“江姑娘,麻煩你去把蔣大人叫過來,我有事要讓他去做。”

江靈兒應聲後,立刻轉身往門口的方向走,結果蔣平正好從外麵匆匆跑進來。

“蔣大人,我正要去找你呢,想不到你正好過來了,看你那麼著急,可是出了什麼事?”

江靈兒剛說完,蔣平就急切的說道:“確實出事了,是跟林姑娘有關的。”

說著,他轉頭看向林傾歌,“林姑娘,外麵不知道怎麼傳出一個訊息,說你的血能夠治療時疫,現在百姓們對此深信不疑,我擔心再這樣下去,早晚要惹出大禍,所以立刻趕來告訴林姑娘。”

這話一出,眾人臉色驟變。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最後這個訊息還是傳開了。

蕭衍目光冷厲的盯著衛靖,江定忠和江靈兒三人。

傾歌以血為藥的事,隻有他們幾個知道,現在這個訊息泄露了,肯定跟這三人有關!

這一刻,蕭衍隻想殺了他們。

他毫不猶豫的釋放內力,周身殺氣騰騰。

衛靖等人瞬間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席捲而來,將他們層層包圍,這種壓迫感讓他們心生驚駭。

江靈兒和江定忠心驚膽戰。

冥王殿下該不會真想殺了他們吧?!

衛靖則是情緒複雜的看著蕭衍。

被一個晚輩的內力壓製,他覺得很不開心,但又不得不承認,這個晚輩的內力確實很渾厚,是很多人終其一生都無法企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