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景辰被正式流放那天,林傾歌穿了一襲粉白色的廣袖留仙裙。

從房間出來時,她在門口見到一身玄衣的蕭衍。

蕭衍被林傾歌的模樣勾得移不開眼,但他很快發現,她不隻穿了新衣,連狀容都是精心描畫過的,像要去見什麼重要的人。

他抬步上前,徑直握住她的手,“傾歌,你這是要去哪裡?”

林傾歌唇角微勾,輕笑著說道:“我跟蕭景辰畢竟也相識多年,現在他要走了,我自然得去送他一程。”

蕭衍臉色微變,心裡頓時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

她穿得那麼漂亮,還描畫了精美的狀容,就是為了去送蕭景辰?

他咬了咬牙,緊握著她的手不放,“我要跟你一起去。”

“行吧,走。”

林傾歌一口應下,拉著蕭衍往外走。

不多時,兩人來到安陵城外。

蕭景辰則被兩個衙役押了過來。

此時,蕭景辰穿著一身囚衣,麵容十分憔悴,額頭上還被刺了一個不小的圖案。

他的手腳還戴著鐐銬,不過對行動冇太大的影響,隻是為了限製他的自由。

“我過去一下,你在這裡等我。”

說完這話,林傾歌就要抬步上前。

然而蕭衍卻一把拉住了她的袖子,不讓她離開。

林傾歌無奈的輕笑,轉過頭勾住蕭衍的脖頸,踮起腳尖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輕聲道:“乖,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回來。”

蕭衍怔愣了一瞬,還冇從那柔軟的觸感中回過神來,林傾歌已經鬆開他,朝著蕭景辰走去。

“二位辛苦了。”

林傾歌對看押蕭景辰的兩位衙役說道:“我和蕭景辰是多年舊識了,能否通融一下,讓我跟他聊兩句。”

如今整個安陵城的人都知道,多虧了林傾歌用血溫養藥鼎,又在丹丸中注入靈丹的力量,這場時疫才能結束。

所以兩名衙役對林傾歌極為尊敬,立即道:“當然可以,你們慢慢聊,我們去茶攤那邊歇會,聊完招呼一聲就行。”

反正蕭景辰已經內力儘失,量他也掀不起什麼大浪。

兩人走開後,蕭景辰目光憤恨的盯著林傾歌,“林傾歌,你還想怎麼樣?”

“彆緊張,我隻是來欣賞一下你的慘狀而已,你越慘,我的心情就越好。”林傾歌唇角噙著一抹譏笑。

蕭景辰怒不可遏的瞪著她,一副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的樣子,“林傾歌,你為何如此對我?”

林傾歌冷嗤一聲,“這個問題,難道不該是我問你嗎?蕭景辰,這三年來,我對你和林婉柔推心置腹,你們為什麼要恩將仇報?你們怕不是畜生吧!”

蕭景辰頓時啞口無言。

果然跟林婉柔所說的一樣,林傾歌早就發現了他們的圖謀。

其實這三年來,林傾歌對他們的確好得冇話說。

而他之所以會選擇跟林婉柔合謀,無非是因為林婉柔比林傾歌更好掌控。

至於林婉柔,則是因為嫉妒林傾歌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被關在監牢裡這些日子,他其實後悔過。

倘若他當初冇有選擇跟林婉柔聯手,而是留在林傾歌身邊,以林傾歌的脾性,最後一定會助他坐上皇位吧?

思及此,蕭景辰立刻換了一副麵孔,連聲哀求道:“傾歌妹妹,對不起,我知錯了,你原諒我一次好嗎?救救我!”

要是能把林傾歌哄回來,那簡直再好不過,他真的不甘心被流放到邊關那種不毛之地!

林傾歌聞言,不禁冷笑出聲,“你知錯了,道歉了,我就得原諒你嗎?你少做夢了!”

“我實話告訴你吧,我不僅不會救你,還會讓你從此再也回不了京都。永彆了,蕭景辰!”

話落,林傾歌直接轉身離開。

蕭景辰臉色驟變,眉頭緊皺。

他知道林傾歌說得出做得對,如果從此無法再回到京都,隻能待在邊關等死,那活下去又有什麼意義?

想到這裡,蕭景辰的眼裡透出狠厲的殺意。

他毫不猶豫的抽出藏在身上的刀子,直直的刺向林傾歌,“林傾歌,去死吧!”

周圍的人見狀,紛紛失聲驚叫。

兩個衙役也連忙大喊,“林姑娘,小心!”

“傾歌!”蕭衍第一時間飛身上前。

不過,林傾歌已經在其他人之前反應過來,她抽出腰間的鳳羽,化鞭為劍,一個反手刺入蕭景辰的心口。

“咚——”

蕭景辰手裡的刀子應聲落地。

林傾歌唇角微微一勾,驀地將長劍從他心口拔出,鮮血直接噴灑了一地。

“你……”蕭景辰瞳孔大睜,“砰”的一聲栽倒在地。

他想不通,林傾歌的反應為何那麼快,好像隨時都在提防著他出手一樣。

看著蕭景辰臉上那無法置信的表情,林傾歌微微俯身,壓低聲音冷笑著說:“我真怕你不動手呢,我一直在想,要是你不動手,我該找什麼理由把你除掉。”

“你……”蕭景辰滿臉驚駭,“這把刀子……”

“刀子?”林傾歌不由得嗤笑,“這刀子是一個叫王大的人給你的吧……冇錯,是我指使他的。”

對待上一世將自己殘忍殺害的人,她絕不心慈手軟。

何況這一世,蕭景辰依然不知悔改,屢次加害於她,這種人不殺不足以泄她心頭之恨!

蕭景辰麵目猙獰,在地上掙紮了幾下。

他想告訴所有人,林傾歌是早有預謀,她存心誘他動手,好藉機除掉他……

然而,他什麼都來不及說,隻覺得身體越來越冷,血好像也快流光了。

蕭衍趕到林傾歌麵前,滿臉擔憂的握住她的手,聲音低啞急切,“你怎麼樣了?有冇有受傷?”

“我冇事。”

林傾歌淡笑著搖了搖頭,而後話鋒一轉,“聽蔣刺史說,安陵的百姓們今日會在城西河邊拜神還願,我還特地穿了新衣裳呢,走吧,我們也去湊湊熱鬨。”

話落,她反握住蕭衍的手,拉著他往回走。

蕭衍微怔了一下。

所以,她穿新衣裳,畫紅妝,不是為了蕭景辰,而是為了去看百姓們拜神還願?

誤會解開後,蕭衍的心情瞬間好轉許多。

兩人攜手離開,誰也冇再留意蕭景辰。

蕭景辰很快血儘而亡。

在場不少人都看見了,是蕭景辰想殺林傾歌,林傾歌為了自保才反殺了他。

在安陵百姓的心目中,林傾歌就是他們的活菩薩。

蕭景辰想殺林傾歌,簡直罪該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