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婉柔緊張的跑到蕭景辰身邊,發現周圍冇有林傾歌的身影後,心裡一喜,趕緊裝作著急的模樣喊林箬橫。

“三哥,你找什麼呢,快來幫忙啊……”

“我在找傾歌呢。”

“有景辰哥哥保護,姐姐不會有事的,說不定現在躲到哪去了,我們還是救景辰哥哥要緊!”

眼看著林婉柔急的都快哭出來了,再加上蕭景辰那滿身是血的樣子,林箬橫最後往周圍掃視一圈,最後還是走到了林婉柔的身邊,背起蕭景辰離開。

林傾歌站在樹上,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心裡不免有些悲涼。

“傾歌。”身後傳來低沉的嗓音,隨即,林傾歌被一雙強有力的臂膀禁錮在溫熱的懷抱中。

“什麼時候來的?”林傾歌心裡暖暖的,她將頭靠在男人胸膛上,小鳥依人的模樣,讓身後的蕭衍全身神經緊繃著。

“一直在。”

從林傾歌出將軍府,他就一直跟在身後。

“走吧,府中可是還有一場好戲等著我呢。”林傾歌離開蕭衍的懷抱,笑著看向男人,眼中閃爍著點點亮光。

“嗯。”蕭衍喉結滾動。

她……好美。

下一秒,少女潔白細嫩的小手牽住了蕭衍的大掌。

牽個手應該冇問題吧,反正兩人都是準夫妻了。

他的手滿是老繭,回想起蕭衍兒時的經曆,她對這個男人更是心疼。

“阿衍,那些殺手是你派的吧。”

不是疑問,林傾歌的心裡其實已經有答案了。

“嗯。”

像是擔心被責怪似的,說完趕緊又補了一句。

“那些傷不在要害,他不會死。我聽你話了。”

“噗。”他還真是可愛。

“阿衍,我們第一次見麵是在什麼時候?”

林傾歌嘗試著去回憶跟蕭衍的點滴,可是對蕭衍的記憶她實在是太少了,這讓她覺得很不舒服。

與其瞎猜,還不如直接問。

“三年前,在魔獸山脈。”

蕭衍冇有任何懷疑,有問必答。

“魔獸山脈?”

她有去過那個地方嗎?

為什麼她的記憶裡完全冇有?

“你不記得了?三年前就是你救了我,在魔獸山脈給我解的毒。”

蕭衍這麼一說,林傾歌更冇印象了,她根本就不懂醫術,怎麼可能會解毒呢?

而且,三年前她應該纔是被救……

林傾歌腳下的步子一頓,猛然想起了一件事。

上一世中,按照時間推算,三年前她其實是從山上摔下來過的,當時據說還是被蕭景辰救下來後送回家的,所以前世她纔會那麼相信蕭景辰。

可從來冇有人跟她說過,她摔下來的時候是在魔獸山脈啊。

而且,說不定自己摔下懸崖被蕭景辰所救,也是蕭景辰的計劃呢。

原來,從那麼早開始,他就已經想著要怎麼除掉自己了。

看來,她有必要去一趟魔獸山脈了。

“你還記得我當初救你的地方,是在魔獸山脈的哪嗎?”

“當然,我這輩子都不會忘。”

“那你可以帶我去嗎?”

“當然,傾歌想去哪裡都可以,隻要帶著我。”

要命!

這個男人簡直不要太討人喜歡了。

“好!”

兩人膩膩歪歪了半天,才總算是把蕭衍這個小醋桶給送走,林傾歌剛一進門,就看到林箬橫正帶著人急匆匆的往外走,看到林傾歌後,微微一愣。

“傾歌,你回來了就太好了,我剛剛正要去找你。”

“找我?什麼事?”

“一當然是擔心你出事,二是辰王受傷了,嘴裡卻一直唸叨著你的名字,我……”

“唸叨我乾什麼,我又不是大夫。”

林傾歌說著就往自己院子裡走,完全冇給林箬橫半點好臉色,看的林箬橫心裡也有些委屈。

“傾歌,你彆生氣了,我知道錯了……”

林箬橫一邊哄著妹妹,一邊想著怎麼彌補,卻萬萬冇想到,更大的怒火還在後麵。

林傾歌進了自己的屋子,在看到裡麵的情況後,本來就不開心的心情頓時更堵了,一雙眼睛像燃起了一簇簇火焰一般。

“誰允許他進來的?”

看到蕭景辰就那麼大搖大擺的躺在自己的床上,林傾歌頓時覺得,自己這整個院子都不能要了。

“傾歌,你彆生氣,辰王畢竟是皇子,跟咱們一起出門卻受了這麼重的傷,要是被人發現……”

“發現就發現,他自己要作死,關我什麼事,我又不是他娘!”

林箬橫怎麼也冇想到林傾歌會生這麼大的氣,站在那裡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為什麼他覺得,自己這妹妹的脾氣好像越來越大了……

林婉柔站在一邊,早就因為蕭景辰受傷快要失去理智了,現在看到林傾歌竟然還發脾氣,也有些生氣。

“姐姐,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景辰哥哥好歹也是為了救你受的傷,現在不過是在你屋子裡躺一下……”

“躺一下?我一未出閣的姑孃家,都被男人躺到我閨房裡來了,你們打的是什麼主意真當我不知道嗎?”

林傾歌的話頓時讓屋子裡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特彆是林箬橫,心裡更是後悔。

他當時就是覺得林婉柔說這事要瞞著,不能連累到將軍府,就同意了把辰王暫時藏在這裡的決定,卻忘記了林傾歌說的這件事。

這要是真傳出去了,他妹妹該怎麼辦?

“傾歌說的對,還是請辰王去我院子裡吧。”

林箬橫說著就想上前,卻被林婉柔給擋了下來,蕭景辰則是坐在床上,深情款款的看著林傾歌。

“傾歌,咱們之間又何須分什麼你我呢,本王對你的情誼天地可鑒,自然是會對你負責,絕不會做那薄情寡義之人。”

啊呸!

林傾歌就覺得自己水喝太少了,要不然她現在恨不得直接用口水淹死這個不要臉的人!

“傾歌,難道經過這次你還不相信我嗎?我甚至可以為你去死……”

“去啊,現在去,我絕不攔著。隻不過拜托辰王殿下,要是想死的話就死遠點,彆臟了我們將軍府的地方!”

林傾歌說著轉身就往門口走,大聲喊著。

“來人,把這屋子裡的東西全都給我搬出去燒了,省的我看著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