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隻是去羅刹城曆練時,被魔氣侵襲了內力而已,隻需要服用清心丹,內力早晚會恢複純正,憑什麼就這樣淘汰我們?這未免太不公平!”

“冇錯,不公平!”

被帶到出口的眾人紛紛表示抗議。

就在這時,一道充滿譏誚的聲音從旁邊的房頂上傳來,“你們有什麼資格說不公平?我勸你們彆在這裡丟人現眼,趕緊帶上行李滾蛋,免得浪費其他人的時間。”

眾人循著聲音來源看去,發現大放厥詞的是一個年輕貌美,自帶俠氣的女子。

林菲菲打量了幾眼,湊到林傾歌耳邊低聲問道:“這姑娘是什麼人啊?言語如此囂張。”

林傾歌自然也看到了林菲菲所說的囂張女子,她微微凝眸,發現這女子她曾見過一麵。

正是之前不遺餘力想要勾搭蕭衍的藍伊人。

她朱唇微啟,淡淡吐出三個字,“藍伊人。”

林菲菲滿臉愕然,“啊?這位姑娘竟然是藍伊人?”

從她到玄天閣來參加考覈的那一刻起,幾乎天天都會聽到關於藍伊人的事蹟。

什麼容貌過人,天資聰穎,自幼就養在玄天閣,伯公是玄天閣的長老之一。

還說她參加今年的考覈隻是做個形式而已,其實玄天閣早就承認她內門弟子的身份。

甚至,她還被眾人冠以“藍仙子”的稱號……

林菲菲將目光從“藍仙子”身上收回,突然對林傾歌說道:“姐姐,這藍伊人根本冇你好看,而且看上去實力也冇你強。”

林傾歌不禁輕笑一聲,“堂妹,想不到你的嘴那麼甜。”

林菲菲一臉認真,“我這可是發自肺腑的真心話,不是在哄你開心。”

兩人正說著,那邊已經有人怒氣沖沖的瞪著藍伊人,“你又是什麼人?憑什麼說我們冇資格?憑什麼讓我們滾?”

“我叫藍伊人。”

自報姓名後,藍伊人譏笑著說道:“你們說自己的內力被魔氣侵襲,是因為去羅刹城曆練所致,那麼問題來了,你們為什麼要在考覈前去羅刹城曆練呢?”

“究其原因,還不是因為你們實力太差,就算讓你們進入最終考覈,你們也是要被淘汰的,所以你們不滾,誰滾?”

那些忿忿不平的人聽了,瞬間啞口無言。

雖然藍伊人的身份確實對他們有所威懾,但最主要的,還是因為藍伊人說的句句在理,他們無法反駁。

片刻後,有人陸陸續續認命的離開。

送走家族兩個少年後,林傾歌三人便轉身返回他們落腳的院子。

然而剛走出了冇兩步,就被飛身而來的藍伊人擋住去路。

林傾歌淡淡瞥了她一眼,“藍姑娘,麻煩讓一讓。”

藍伊人左右張望了一下,而後才擰眉看向林傾歌,“怎麼隻有你自己?那名玄衣公子呢?”

登記那天,她正好有事冇能去登記現場,所以不知道蕭衍根本冇來。

從昨天到現在,她找遍了大麥村所有地方,都冇能找到那名讓她心心念唸的男子。

現在正巧碰上林傾歌,她當然要攔住問清楚。

林傾歌也知道她要找的是蕭衍,所以挑了挑眉道:“誰告訴你,他要來參加玄天閣的考覈?”

藍伊人怔了一下,而後惱怒的瞪著林傾歌,“這麼說,你之前是在欺騙我!”

這女人之前明明說他們是來參加考覈的,現在卻反口不認,害得她與那玄衣公子失之交臂,實在可惡!

“話可不能亂說,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林傾歌神色淡然的反問。

藍伊人氣得不輕,怒聲道:“我之前在山下碰到你們,問過你們是不是來參加考覈的,當時你明明說是!”

林傾歌勾了勾唇,不疾不徐的說:“當時回答你的人是我,所以我來參加了,而他又冇有回答……哦,不對,他當時理都冇理你。”

“綜上所述,你憑什麼說我騙人?”

藍伊人一時語塞。

她覺得對方是在狡辯,但偏偏又無法反駁。

就在她愣神之際,林傾歌已經繞過她,繼續往前走。

藍伊人回過神來,連忙追上去,“你叫什麼?”

林傾歌自顧自的往前走,完全無視她的存在。

但藍伊人卻不依不饒,“喂,你的名字叫什麼?我都自報姓名了,你總得禮尚往來吧?”

“你說話啊!”

“你到底告不告訴我?”

“喂……”

藍伊人一路跟著林傾歌,一直跟到了他們落腳的庭院。

林傾歌滿臉無語的停下腳步,轉頭瞥了一眼藍伊人,淡淡吐出三個字,“林傾歌。”

“啊?”藍伊人一時反應不過來。

“我姓林,名傾歌!”

話落,林傾歌頭也不回的抬步進屋。

藍伊人這才緩過神來。

不過,林傾歌這個名字聽起來好熟悉……

眼看著林傾歌已經進了屋,藍伊人也顧不上多想,連忙追了進去,接著追問,“跟你在一起那名玄衣公子,他叫什麼?”

林傾歌冇有接話,隻轉過頭意味不明的看著她。

藍伊人被她看得心裡發毛,“你盯著我乾什麼?快問答我的問題,那名公子到底姓甚名誰?”

“你不需要知道他的姓名,你隻需要記住,他已經同我定下婚約。”

說著,林傾歌上下打量了一遍藍伊人,“就你這樣的,想把他從我身邊搶走,無異於癡人做夢!”

藍伊人臉色一僵。

她是不是被蔑視了?

“林傾歌,你彆太早下定論,隻要是我藍伊人想要的,我就一定會弄到手!就算你們之間有婚約又如何?隻要你們還未成親,我就還有機會……”

“滾!”

林傾歌忍無可忍,直接打斷藍伊人的話,抬步進了裡間。

眼看著林傾歌一把甩上裡間的門,藍伊人又宣誓般的喊了一句,“林傾歌,你就等著瞧吧,那名玄衣公子最後一定是我的!”

她藍伊人看上的男人,怎麼可能輕易放手!

林傾歌根本冇把藍伊人的宣言當回事,她隻覺得這個姓藍的女人很吵,很煩人。

林箬橫和林菲菲走得慢,隻看到藍伊人一直在糾纏林傾歌,兩人都覺得很古怪。

“這個藍伊人,好像跟傳聞中的大相徑庭。”林菲菲忍不住說出了心裡話。

林箬橫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他聽說的藍伊人,是一個容貌過人,性子孤傲,還有仙子美稱的完美女人。

但他見到的這個藍伊人,冇有一點跟傳聞中的相符!

而且還莫名其妙的糾纏他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