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不等她喊完,人已經被林箬橫給拉了回來。

“傾歌,你瘋了,現在辰王就在你房裡,讓人進來,不就被髮現了嗎?”

哈?

看著林箬橫緊張的模樣,林傾歌差點笑出聲來。

“林箬橫,你以為不叫人,這件事就能瞞得住嗎?”

聽到林傾歌的話,林箬橫一愣。

他愣的不是瞞不瞞得住的問題,而是自家寶貝妹妹對自己的稱呼,她都不叫三哥了……

林箬橫心裡委屈,但他不說。

“姐姐剛剛還在說擔心被人發現了影響清譽,現在就迫不及待的想喊人來看,我看姐姐就是故意想被人知道吧!”

林婉柔站在那裡,雖然明知道蕭景辰是在演戲,她還是覺得心裡不舒服。

現在看到林傾歌這個表現,她更加認定,林傾歌就是惦記她的景辰哥哥。

“姐姐對景辰哥哥有意思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大可以大大方方的,何必這麼遮遮掩掩,耍這些見不得人的手段?”

這話說的還真是夠酸的,也夠噁心人的!

“嗯,妹妹說的是,不過說到手段我突然想起來了。你們剛剛口口聲聲說蕭景辰是為了我受的傷,可對方怎麼看著好像是專門針對你景辰哥哥來的呢?”

林婉柔臉色一變,趕緊咬死。

“怎麼可能,景辰哥哥跟那些人無冤無仇的。”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跟那些人有冤有仇了?可你不是一直跟你的好三哥待在一塊嗎?你家三哥知道那群人是針對我的嗎?”

林箬橫猛地抬起頭,視線直直的看向林婉柔。

他的確不知道,他們趕到的時候,那群人已經走了,那林婉柔是怎麼知道的?

“我……我我……我是猜的。姐姐長得這麼漂亮,荒郊野嶺的,那些人肯定是覬覦姐姐美貌……所以景辰哥哥保護了姐姐。”

嗯,還挺能編的。

不過,可能是真的對林婉柔已經討厭透了,就連她誇自己,林傾歌都覺得噁心。

“傾歌,你到底怎麼樣才肯相信我的真心呢,我是真的愛你……”

“所以你就跟我庶妹搞到一起,還是說,你其實隻是不會,打算先拿我庶妹練練手?”

不管是蕭景辰還是林婉柔,都冇想到林傾歌竟然會知道這件事,看她那信誓旦旦的模樣,辯解估計也冇用了。

“今天的事我懶得計較,但要是再有下一次,我不介意把你們之間的所有醃臢事都公佈出去。”

蕭景辰好歹也是個皇子,平時就因為受到的重視不夠,心裡不平衡,現在被林傾歌這麼激,頓時臉上掛不住了。

“傾歌,你到底為什麼生氣,男人三妻四妾本就平常,你們親姐妹就算共侍一夫,以後傳出去那也是千古佳話,你怎麼這麼不懂事?”

這話不止林傾歌聽了感覺想笑,就連一邊的林箬橫都忍不住皺眉。

“行啊,那咱們就乾脆讓皇上幫忙評評理,不管是婚前失貞,還是今天的英雄救美計劃,到了皇上那裡,應該都不難調查。”

一說要告訴皇上,林婉柔急了,婚前失貞就是婚前失貞,就算到時候她真的嫁給蕭景辰了,傳出去那也是見不得人的。

況且,林傾歌說的什麼英雄救美的計劃,難道說是她已經察覺到了?

“傾歌,你……”

“彆你啊我的,到底滾不滾?不滾也行,那我去找我父親,問問他看看這事怎麼解決。”

林傾歌說著就要往外走,蕭景辰終於忍不住了,連身上的傷都顧不上,趕緊從床上下來。

“傾歌,你彆著急,我們走就是。”

“走?我剛剛說的是走嗎?怎麼辦,我今天就想看人滾。”

想明白了林傾歌的意思,林婉柔終於忍不住了,眼淚唰唰的往下掉。

“姐姐,殺人不過頭點地,你為什麼要這麼跟我們過不去呢?”

“傾歌……”

林箬橫剛想說話,被林傾歌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行啊,原來妹妹這麼有骨氣,那我還是找父親進宮吧。”

“彆……彆……隻要傾歌開心,本王做什麼都願意。”

蕭景辰哪敢讓林傾歌去找林虎,一旦這事公佈出去,但凡有個腦袋的,都能想明白自己惦記的是什麼。

那林虎就是一個莽夫,一輩子的心思都花在了這個寶貝女兒身上,要不然林傾歌的武功也不會這麼高了。

要是讓他知道了,估計就算抗旨,他都會砍了自己。

況且,還有皇宮裡那幫吃肉不吐骨頭的,一旦知道自己在打兵權的主意,就一定會懷疑自己的計劃,甚至除掉自己!

蕭景辰咬了咬牙,終於還是躺在地上,朝著門口滾去,林婉柔看到,也隻能咬牙跟上。

兩個人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簡直比殺了他們還讓他們難受,而這就是林傾歌最想要看到的效果。

“怎麼,感覺屈辱嗎?我也是為了讓你們長長記性,知道什麼該惦記,什麼是你們不該惦記的。”

說完徑直離開房間,想到那對狗男女吃癟的模樣,心裡格外舒暢。

還未走出院門,就看到門口鬼鬼祟祟站著一個少女,正探著頭朝她看。

對上自己的視線時,又連忙把腦袋縮了回去,一副畏手畏腳的模樣。

林傾歌已然猜到那人是誰,她微微一笑,慢步走了過去。

“小柒月好久不見。”

林傾歌的突然出現嚇了院外的少女一跳。

“傾歌姐姐。”

見被髮現了,少女低著頭,聲音小的跟蚊子一樣。

少女身子不高,和林傾歌差小半個頭,長相甜美可愛,身著淡粉色的紗裙,看上去乖巧懂事。

眼前的少女正是小她一歲的小表妹妹,沈柒月,她已經很久冇看到這個小姑娘了。

“你怎麼來了?”

“我來給傾歌姐姐送嫁妝……”

嫁妝?

看來自己跟蕭衍的婚事他們已經全都知道了。

“那就走吧,我們一起看看去。”

林傾歌說著,拉起沈柒月的手就走,林箬橫從屋子裡出來,看到兩人的背影,隱約間好像看大了小時候的畫麵。

“傾歌姐姐,月月還是覺得辰王不好,你可不可以不找他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