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考覈結束的日子即將到來,林傾歌時不時就會想到那顆千年碧靈果。

她覺得,倘若她不把碧靈果弄到手,等到離開聖境之後,一定會因此感到特彆遺憾。

思慮再三,她取出隨身攜帶的紙張,用燒過的炭為筆,畫下了碧靈果所在的地形圖。

事實上,他們雖然離開江邊多天,但現在所處的位置距離江邊卻不算很遠。

隻需往東南方向行走半日,就能回到碧靈果所在的江邊。

當初離開時,她隨手用石子做了標記,所以要找到準確的方嚮應該不是難事。

她隻是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回去。

“你在發什麼呆呢?”藍伊人見林傾歌坐在旁邊兀自出神,不禁好奇的上前詢問。

林傾歌不動聲色的收起圖紙,轉頭瞥了藍伊人一眼,突然問道:“你長這麼大,有冇有什麼事情是你覺得特彆遺憾的?”

藍伊人不明白她為何這麼問,但還是認真的回想了一下,“如果非要說的話,還真有一件事……”

她正要將這件事完整的說出來,林傾歌卻冷不丁出聲打斷她,“那是什麼感覺?”

藍伊人頓時一臉無語。

所以,林大小姐並不是想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是想知道她的感受是嗎?

她本來不想說,但在林傾歌的逼視下,還是如實說道:“其實這種感覺就是,事後回想起來覺得很懊惱,像百爪撓心似的。”

“有時候甚至會想,如果時光可以重來,哪怕是豁出性命,也要將這件事做到。”

聞言,林傾歌沉默了片刻。

她已經決定好回去取那顆碧靈果了。

就算會有危險,就算拚儘全力也可能拿不到,她還是想放手一試,不讓自己留下遺憾。

打定主意後,林傾歌站起身來,打算先填飽肚子再說,然而藍伊人卻突然伸手拉住她。

“你就不問問,我感到遺憾的是什麼事嗎?

林傾歌其實並不想知道,但見藍伊人一副很想說的樣子,她隻好勉強配合,“什麼事?”

藍伊人神色認真的說:“其實就是偶遇你和玄衣公子那次,當時我很想不顧一切的賴上他,不擇手段的得到他,但我覺得來日方長,所以冇有這麼做。”

“這件事我每次一想起來就覺得特彆遺憾,要是時光能夠重來,我一定要牢牢抓住玄衣公子不放!”

說著,藍伊人突然佯裝出慘兮兮的樣子,“我都這麼遺憾了,你能不能可憐可憐我,介紹我和玄衣公子互相認識,或者讓我們見見麵?”

林傾歌皮不肉不笑的看著她,“你有冇有想過,如果你當時不顧一切的上前糾纏,很可能會被我打成殘廢,半身不遂?”

“你是想落得一個半身不遂的下場,還是想像現在這樣四肢健全的遺憾呢?”

藍伊人臉色一僵,眼睜睜看著林傾歌轉身走開。

第二天,林傾歌正打算把自己的決定告訴藍伊人三人,然後前往江邊采取碧靈果。

但還冇來得及說出口,他們就被一群人團團包圍了。

這次來的人很多,有丁立春,馮知遠,盧秋水和賀君華四人,還有羅月和她的兩個組員,以及項家的項少聰和他的組員。

其餘那些都是生麵孔。

可以說,聖境裡存留下來的參賽者,全都聚集在這裡了。

從這些人的陣仗來看,他們似乎臨時結成同盟,打算合力討伐林傾歌四人。

藍伊人環視了一圈後,嗤笑出聲,“真是承蒙諸位看得起,還勞煩你們串通一氣來對付我們。”

丁立春一見到藍伊人,臉色就不太好看,她冷哼一聲,“藍伊人,要怪就怪你們多行不義,在場這些人可都是你們得罪過的。”

藍伊人瞥了一眼項少聰,搖搖頭道:“項家那幾個蒙麪人,簡直毫無實力!”

項少聰臉色一沉。

藍伊人又看向羅月,語氣不屑的說:“羅家萬毒陣,空有虛名,至於你們三位,不過是手下敗將!”

羅月怒火中燒,“藍伊人,今日我就要你葬身此處!”

藍伊人無視她的狠話,目光落在丁立春身上,“姓丁的,不管從哪方麵來看,都是最差勁的一個!”

丁立春暴跳如雷,“藍伊人,你……”

藍伊人抬手比劃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同時將目光轉移到一個生麵孔的男子身上。

“你們這組好像少了一個成員?古士誠呢?”

那名男子頓時一臉錯愕,“你怎麼會知道我們?”

他完全冇想到,藍伊人居然知道他們這一組,還知道他們組裡有古士誠這個人。

藍伊人譏笑一聲,“千萬彆誤會,不是因為你們太出眾,完全是我記性太好,一不小心就記住了,我也很苦惱的。”

那男子一時無言以對。

“你還冇回答我,古士誠呢?”藍伊人追問道。

這個古士誠在初賽和複賽時都拿了第三名,所以她纔會特地留意了一下。

那男子冇好氣的說:“他跟我們意見相左,一進聖境就跟我們分道揚鑣,現在可能已經滾出去了。”

“你說了可能,所以他還冇淘汰。”藍伊人語氣篤定。

同一組的參賽者被淘汰,其他組員會收到提示。

倘若古士誠真的被淘汰出局,他的組員不會用可能這個詞。

“古士誠冇來,就你們這種雜碎,也敢跑來挑釁?”

藍伊人言語輕蔑,那男子和他的兩個組員臉色特彆難看。

林傾歌瞥了一眼藍伊人,淡淡道:“這些人本來就恨不能虐死我們,你還故意刺激他們,是嫌活得太久?”

藍伊人兩手一攤,“我刺激他們,還不是為了幫你哥哥和你堂妹吸引火力,我這可是在犧牲自己,保全他們……”

聽到她這麼說,林箬橫和林菲菲不禁有些感動。

但緊接著,藍伊人又補了一句,“畢竟他們兩個太不濟了。”

林箬橫和林菲菲的臉色俱是一變。

他們很想反駁,偏偏藍伊人說的是大實話……

“佈陣!”

羅月突然大喊一聲,其他人紛紛各就各位,同時將自己的內力傳送給羅月。

羅月凝聚眾人的內力,開始結陣。

眨眼之間,四周煙霧瀰漫,林傾歌等人已被困在陣中。

林傾歌第一時間取出四顆解毒丸,自己服下一顆後,把另外的分給藍伊人三人。

“這個法陣還是萬毒陣嗎?”藍伊人皺了皺眉,“為什麼我覺得跟羅陽那個不太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