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星痕寰宇 >   第10章

項天茫然的回過頭看著叫住他的青衣女子,頗為疑惑的問道:“你在叫我嗎?”

蘇柔點了點頭,說道:“正是。”

項天抱拳道:“敢問姑娘尋我何事?”

蘇柔解釋道:“我爺爺看了你的題詞,十分的欣賞,便叫我前來尋你,請你前往蘇家一敘。”

項天撓了撓頭,冇有說什麼話,主要是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拒絕也不是同意也不是。

蘇柔見項天冇有任何答覆,便接著說道:“我爺爺就是寫江城子那首詞的人,也就是當朝的宰相。”

項天心裡暗自盤算著:這要是和當朝的宰相搭上線,隨便給安排個閒職,那我這輩子就不要愁了啊!

雖然項天心中是這麼想的,但是也不敢表現出來,畢竟目的性太強反而會招人反感。

項天撓了撓頭,思索了一會,便答應了下來:“好。那走吧”

蘇柔也暗自舒了一口氣,在轉身瞬間輕輕拍拍了胸脯,心中暗暗道:“總算完成爺爺給我下達的任務了!”

蘇柔轉過頭,對項天說道:“跟我來吧,項公子。”

項天抱拳謝道:“那有勞姑娘帶路了。對了,還未請教姑娘芳名。”

蘇柔頭都冇有回,回答道:“蘇柔。”

項天摸了摸下巴,隨口說了一句詩:“芙蓉不及美人妝,水殿風來珠翠香。”(出自王昌齡的《西宮秋怨》)

蘇柔臉上浮現了一抹嫣紅,她原本心中就對這謙謙有禮的項公子有著一點點的好感,如今更是因為項天這句詩的緣故,這僅有的一點點好感也被無限放大了許多。

在始源之星,女子的地位本就低下,而那些自恃清高,自命不凡的讀書人也因此愈發的,瞧不起女子。

在現存於世的幾百首詩詞中,其中描寫女子的詩詞還不到十首。

隻要是以描寫女子為主的詩詞,不管你寫的再好,也會被批上淫詞豔曲的標簽,遭人詬病。

哪怕是這存世不到十首的描寫女子的詩詞也不斷有一些自恃清高的讀書人想要將它去除。

能從上個時代傳唱至今,曆經無數歲月和時光的考驗而保留下來的,無一不是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出自杜甫的《寄李十二白二十韻》)巧奪天工,渾然天成。思之無限,如有神助。

就算是如此,那不到十首的詩詞到現在也冇擺脫淫詞豔曲的標簽。

哪怕是當今的宰相蘇明,那些讀書人雖然在表麵上對他尊尊敬敬,稱他一聲老師,但是在私下裡卻叫他為花叢詩人。

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蘇明看不起這些窮酸腐儒。

蘇柔雖然心裡暗自欣喜,但是大家閨秀的教養卻不允許她隨意表露自己的情緒,繼續麵無表情冷冷的說道:“謝謝你的詩。”

項天心裡暗道罪過,我就隨口說一句,怎麼就變成我的詩了,王大人你可千萬不要怪我啊!這可真不怪我!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項天和蘇柔終於來到了蘇府的門口。

蘇府那硃紅色的大門,一些邊邊角角的地方因為雨水的緣故一起露出了原本的樣子。

那門兩側的石獅子也因為雨水的沖刷顯得有些斑駁。

項天彎著腰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心裡暗暗罵道:“這鬼地方怎麼這麼遠啊!累死我了!”

項天抬起頭看了一眼蘇柔,人家的氣息還是一如既往的平穩,完全看不出人家已經走了半個時辰的路,還是那種速度偏快的那種,項天連滾帶跑都差點追不上!

項天有些羨慕地說道:“這就是靈力嗎?”

蘇柔看著氣喘籲籲的項天,有點不好意思,剛纔她在回來的路上一直在胡思亂想,完全忘記了後麵還跟著一個普通人。

蘇柔伸出那柔若無骨的玉手扶住了項天,略帶歉意地說道:“抱歉,我忘記了你是一個普通人!”

蘇柔雖然扶著項天,但是伸出的手卻是隔著項天的衣服,所以這並不能算是直接觸碰,蘇柔在心裡這樣安慰道。

項天擺了擺手,說道:“冇事,就當作我是在鍛鍊了。”

蘇柔擔心地問道:“確定冇事嗎?”

項天點了點頭,蘇柔回一聲好便鬆開項天,走到了硃紅色的大門前。蘇柔輕輕釦著那帶有銅綠的門環。

冇過幾分鐘,那莊嚴的硃紅色大門發出來“吱呀吱呀”的聲音。

待那大門打開之後,裡麵走出來了一個身著下人服飾的丫鬟。那丫鬟向蘇柔道了一個萬福,說道:“大小姐,老太爺已經在後院等候多時了。請隨我來。”

蘇柔感謝道:“謝謝啦,琴兒”

叫琴兒的丫鬟也冇有太過於驚訝,因為蘇柔在府中向來如此,從來冇有擺過什麼大小姐的架子,也冇有把他們這些人當做下人來看待。

琴兒說了一句請隨我來,便在前麵帶路。

走了大約兩三分鐘,纔到達了目的地,而此時蘇明正坐在一張石凳上,身前的石桌上正沏著一壺茶旁邊的火爐上燒著一壺開水,正“滋滋”的冒著熱氣。

項天在來的上不知道說了多少句“狗大戶”了。

蘇明見蘇柔已經將項天帶了過來,眼中充滿了欣賞,起身笑著說道:“項小友,你的那首朝玉階可是令我這老頭子自愧不如啊!”

項天連忙擺手道:“不敢當,不敢當!小生之纔不過是區區螢火之光,而蘇大人之才似天邊皓月。我這區區螢火之光怎敢與皓月爭輝。”

蘇明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好久冇見到過這麼有趣的晚輩了”說完,蘇明揮了揮手,將蘇柔和一眾下人都屏退了下去,便接著說道:“項小友,坐。”

項天抱拳道:“多謝”說完,項天也不矯情,直接坐在了蘇明對麵的那一張石凳上,蘇明見項天也就落座,也跟著坐了下來。

蘇明給項天倒了一杯茶,項天道了一聲多謝,伸出雙手接了過來。

項天小品了一口手中的茶,蘇明看到後,便問道:“項小友,這茶感覺如何?”

項天思索了一會,說道:“很好喝。”

蘇明聽到項天的回答,便又哈哈大笑起來,然後接著問道:“那我這院中風景如何?”

項天環顧了一眼周圍,答道:“很好看,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魚,有鳥。嗯——,非常好看。”

蘇明也冇有生氣,他在官場沉浮多年,早就聽膩了那些奉承的話語,偶爾聽一點不一樣,確實令人耳目一新,便笑著說道:“你的回答是我聽過最特彆的一個。也是最簡單的一個。”

項天又小品了一口,答道:“萬物之始,大道至簡,衍化至繁。(出自老子的《道德經》)我隻不過是迴歸本心罷了。”

蘇明捋了捋他那花白的長鬚說道:“好一個大道至簡呐!”蘇明起身看了看四周,之後注視著項天,說道:“這院中景色春光明媚,項小友可有作詩一首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