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打算離開時,方魏玉和季和來了。

“嘶.......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兒?”

方魏玉皺著眉頭,將目光放在李萬青的身上。

“和黃天逸一般的狀況........”

季和的臉色也非常難看。

因為,這十八個人裡,還有他風雲宗的弟子。

可就在一夜之間,忽然死去。

甚至,就連他這位靈海境中期的修為,都冇有感知到戰鬥的波動。

這就已經能夠說明問題了。

“李萬青,想必你應該知道些什麼吧?”

方魏玉臉色沉重,死死的盯著李萬青,渾身氣息都在攀升。

好似他隻要不給出合理的解釋,就會出手一樣。

“冷靜。”

季和拍了拍他的肩膀,一雙眼眸掃視著整個顧家遺址,沉聲道:“如此手段想必是魔修出手了。”

“而黃天逸想必也是死在了魔修的手上。”

“前不久,更是聽說,柳葉城外有一處山賊窩被滅了,死狀同樣是乾屍。”

“所以,這是否可以說明,顧家小子被魔修救走了。”

頓了頓,季和繼續說道:“亦或者說,魔修與顧家小子有了約定?”

“倘若真是如此,那麼這一切也就能夠解釋的通了。”

聞言,方魏玉的臉色稍微好了許多,畢竟季和說的那叫一個有理有據,完全冇毛病。

“如今,我宗門弟子遇難,李萬青,難道你還打算隱瞞嗎?”

“隱瞞?我能隱瞞什麼?”

李萬青臉色一冷,毫不客氣的說道:“我要是知道魔修的下落,我還會在這裡?”

說完,他也懶得去理會二人是什麼表情直接轉身離去。

畢竟此事出了意外,他要向宗主彙報才行。

方魏玉和季和也是冷眼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最後也是轉身離去。

........................

另一邊,顧南歌已經來到了一處叢林中。

“嗬,想必如今我所做的事情,已經被髮現了吧。”

顧南歌眼眸微眯,臉上帶笑,淡淡的道:“真是想知道他們臉上是什麼表情。”

“不過,聽聞凶獸山脈中危機重重,但也有少數的機緣。”

“而想要去往更前方,見識更廣的風景,那也唯有闖過凶獸山脈才行。”

不管如何,這凶獸山脈,都必須要闖一闖了。

因為,宗門,王朝等等,全都在凶獸山脈的另一頭。

除了凶獸山脈外,還有一條道路也可以通往前方。

但那卻需要城主的筆信才行。

而柳葉城城主已經被他斬了,所以也僅有凶獸山脈一條道路了。

“嗬,我倒要看看所謂的凶獸山脈,究竟有多危險!”

話音一落,顧南歌戴上血淚麵具,踏步前往凶獸山脈。

直到一個時辰後,他方纔停下了腳步。

因為前麵出現了一條巨蟒攔住了他的去路,還在吐著蛇信子。

“相當於凝丹境初期的巨岩莽嗎?”

顧南歌微微一笑,道:“果然凶名之下無虛假。”

若非他有係統這個外掛傍身,不然遇到了巨岩莽也隻有逃跑這一個選項了。

“嘶!”

巨岩蟒吐著蛇信子,陰冷的眼睛凝視著顧南歌。

唰唰唰........

下一瞬,它猛然擺動著身軀,朝顧南歌襲去。

見狀,顧南歌麵不改色,等到巨岩莽一口咬來時,方纔一躍而起,緊接著,右手握拳,朝著七寸的位置重重一拳砸出。

砰砰砰........

刹那間,巨岩莽七寸位置直接癟了下去,連同整個大地都被轟出一個大坑。

巨岩莽,猝!

然後,顧南歌一掌將巨岩莽開瓢,取出裡麵的獸核。

“二階獸核,還不錯。”

顧南歌掂了掂手中如同桂花糕大小,閃爍著暗澤的獸核。

按照原身的記憶,二階獸核在市場上,起碼也要五塊下品靈石才能買到。

(靈石就不介紹了,應該都懂。)

就算不買,拿來修煉也是不錯的。

畢竟顧南歌有了係統,也冇打算加入宗門。

宗門的約束太多,還是獨自一人瀟灑自在,而且也冇有羈絆。

這樣一來,他就跟光腳冇啥區彆,做什麼事都能放心大膽的去做。

哢哢——

轉眼間,顧南歌將獸核裡麵的能量全部吸收乾淨,於是輕輕一握,直接將獸核捏碎,化作塵埃。

“還不錯,靈力增加了不少。”

顧南歌感受了一下自身狀況,頓時,臉上露出了一絲‘和善’的笑容。

“雖有係統,但自身也需要努力才行。”

念及至此,顧南歌倒是不急著走出凶獸山脈了。

.........................

彈指間,一連三天過去了。

這一日,顧南歌坐在一條小溪邊上的大樹下,麵前還烤著魚。

經過三天的努力,獵殺了足足十隻一階凶獸,三隻二階凶獸。

令他的境界也是開始有所鬆動。

“藍天白雲,微風不燥,水聲柔和,啊,當真是愜意至極。”

顧南歌口中叼著一根小草,雙手放在腦後,背靠著大樹,臉上滿是輕鬆的表情。

修煉,並不隻是一味地閉死關。

這樣容易自閉。

“嗯,有香味了。”

嗅到香味,顧南歌也是將小草吐了出去,拿起烤好的魚就吃了起來。

“果然呐,冇有調味終究是差了點。”

顧南歌咬了一口後,就滿是搖頭,於是他開口道:“狗子,看你的了。”

“調料已放置係統空間。”

“真不錯啊。”

撒了調料後,顧南歌一口咬了下去,頓時一臉滿足。

“對,冇錯,就是這個味兒。”

連吃幾口之後,顧南歌也是將剩下的魚放在火堆邊上,緩緩地站了起來,一雙眼眸凝視著前方。

在他的感知中,前方有一位實力不俗的傢夥正在靠近這裡。

雖然不知何人,但該有的警惕絕對不能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