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你個廢物。”

“不,不,不,不要…”

破落的小院中,一名瘦弱的小女孩,被兩個少女控製住身體,嘴巴卻被另一個穿著一身華服的少女捏開了,一碗黑乎乎的藥,一滴不落全部灌進了小女孩的嘴裡。漸漸的小女孩不甘心的閉上了眼睛,冇了呼吸。

穿著華服的少女,確定了小女孩冇了呼吸,十分嫌棄的將藥碗一扔,帶著兩個婢女揚長而去。

殊不知,本已經斷了呼吸的女孩兒,緊閉的雙眼,睫毛微微的顫抖了一下。隨即,猛的睜開了一雙滿是淩厲的眸子。

在看到蔚藍的天空那一秒,小女孩的眼睛微微呆滯了一秒鐘,就被腦海裡突如其來的痛意,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腦海裡突然多出來一幅幅陌生畫麵,像煙花一般在她的腦海裡炸裂開。

片刻後,司凰抬起手,看著大概有十歲左右大的小手,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幾下。

嘖,她這是完成任務後,喝口水的功夫就把自己嗆死了,然後趕上了穿越重生的大潮流。

刺激…

簡單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腦海裡的記憶,司凰隻想說一句‘好慘一女的’。明明都十四歲了,馬上就要及笄了,可看那瘦的隻剩下皮包骨的小手,看起來頂多有十歲。

“好了,好了,知道你不甘心,知道你有未完成的心願,作為使用你身體的報酬,我會一一替你完成的。”

隨著司凰的話音剛落,就感覺身體一陣輕鬆。隨即而來的就是,毒藥發作了…

司凰抬起頭猛的一轉脖子,一口黑血就吐了出來。下一刻,司凰隻來得及說出一句‘敲尼瑪’,就眼前一黑暈死了過去。

暈死過去的司凰,隻覺得眼前一黑,下一刻她就來到了一處,光禿禿的,除了一個水潭,一棟二層小樓,以及一個九層塔外,就是一片空蕩蕩。

司凰摸著光潔的下巴,看著一片綠葉都冇有的地方,腦海裡不禁想到:這裡該不會是小說裡所說的金手指吧?

剛這樣想著,就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拽著她的裙襬。低頭看去,就發現一條變異的,翠綠色的眼鏡蛇,正吐著蛇信子,睜著它那對卡姿蘭的大眼睛,昂著頭看著她。

一人一蛇對視三秒鐘,眼鏡蛇的蛇嘴一張一合的口吐人言道:“歡迎主人歸來,這裡是紫瞳空間,也就是主人你眼睛裡的空間。”

“而我是主人你這空間裡,自行繁衍出來的掌控者綠幻。”

哇哦,綠色的眼鏡蛇?帶著好奇心,司凰蹲下身子,製造出平視的假象道:“哇哦,請問你為什麼是綠色的?”

綠幻:主人你這關注點是不是有點不對?

“主人,我本體不是這樣子的…”

不是這樣子?司凰小手一伸,將綠幻抓起來放到眼前,緊繃著小臉道:“不,你就是這個樣子的,你必須是…”

開什麼國際玩笑?一直以來她就想養一條眼鏡蛇玩玩,可那玩意兒太凶殘,如今有了機會,說啥她也不會放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