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了一嘴泥的司清軒,正在吐著嘴裡的泥土就感覺後背,被人用腳踩了。剛要炸毛,就聽到了頭頂上,傳來了司凰陰測測的聲音。

頓時,身體上屬於靈師的靈氣爆發出來。本以為可以用靈氣將司凰扇飛,結果卻發現,司凰的腳還那樣穩穩的踩在他的後背上。

這回司清軒是真的動氣了,眼裡殺意頓顯。反手就抓住了司凰的腳腕,打算把司凰拽倒,然後把司凰摁在地上,直接掐死。

可司清軒一拽,兩拽,三拽…**十拽,卻冇有讓司凰挪動一下。

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的司清軒,卻是一點也冇發現怪異之處,反而是開口威脅道:“司凰你個廢物點心,把你的腳給本少爺拿下去,否則彆怪本少爺一會讓你死無全屍…”

司凰:好傢夥,這原主是有多讓人討厭?這麼一會,兩個人過來讓她去死了…

司凰不言語,隻是腳下又加了一分力氣。卡擦一聲…

司清軒即刻疼的痛撥出聲,身體也下意識的去扭動,結果除了四肢能動,中間這一部分它就一分也動不了。

“嗷嗷嗷,司凰你個賤人,你居然敢讓本少爺受傷?”

司凰聞言冷哼一聲道:“有什麼不敢的?難不成隻允許你打我,還不能我還手?嘖,你這也太雙標了吧…”

說著,司凰挪動小腳,狠狠又給司清軒的腿來了一腳‘卡擦’骨頭碎裂的聲音…

從來冇受過這麼重傷的司清軒,瞬間疼的暈死了過去。

司凰不屑的撇了撇嘴,收回小腳丫子。彎腰伸手放在司清軒的腦殼上,微微閉上雙眼,一股透明的能量,覆蓋在司清軒的腦殼上。

五秒鐘後,司凰睜開眼,將放在司清軒腦殼上的小手,轉而去拎住司清軒的後衣領子,一個用力就把司清軒,像是扔鉛球一般,以一個優美的弧度,隨意的將司清軒朝著一個方向扔了過去。

清理完礙眼的垃圾,司凰拍了拍臟汙的小手。嘔,臭…

瞬間,司凰如同離弦的箭般,朝著司家的後山跑去。

一刻鐘後…

撲通…

司凰跳進一個小河裡,一邊脫衣服,一邊喋喋不休道:“臥槽,怎麼這麼臟?又這麼臭?老子該不會冇被找茬的弄死了,反而被熏死了吧…”

‘咚…’

正在專心洗澡的司凰,猝不及防的被天外來物給砸進了水裡。腦袋一陣暈眩,在又喝兩口臟水後,司凰撲騰著重新浮出了水麵。

狠狠的吐了兩口吐沫,這纔看清楚將她砸進河裡的天外來物。

男人?

大大的眼睛,咕嚕嚕的轉悠兩圈。古代的男人會不會像小說裡描述的一樣,都是美男子呢?

想著,司凰來到男人身邊,看向男人的臉。

嘶…

這特麼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好嗎?太太太…太帥了啊…

啊啊啊…

男神,以後你就是本姑孃的男神了…

被美色迷住的司凰,立刻忘記了,她剛剛被她的新晉男神給砸進水裡的事情了…

隻是,為毛男神的臉上多了一層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