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墨染這才試探的將手鍊戴在司凰的手腕上,手鍊瞬間縮成了,與司凰手腕相配的大小。

君墨染古井無波的眸子,瞬間多了一絲異動。隨即,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司凰,然後屈指朝著司凰手腕的手鍊一彈,然後身影一閃就消失不見了。

君墨染消失不見後一刻鐘,司凰也悠悠的轉醒了。看著天空點點的星光,司凰腦子有著三秒鐘的宕機。

三秒鐘後,司凰猛的坐起身來,朝著男神的方向看去,不,不,不見了?

嗖的一下子,司凰從地上站起身來:“男神,男神…”

大吼了十幾嗓子,也不見男神的身影,司凰頓時就萎靡了…

嗚嗚嗚…男神他醒了就走了,也不說等她醒來說聲謝謝。嗚嗚嗚,果然,長得好看的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正傷心不得了的司凰,突然看到了她右手腕處,多了一條紫色的蓮花手鍊。在記憶裡收颳了一圈,也冇找到手鍊的記憶。

於是,下一秒司凰一蹦三尺高的哈哈大笑出聲:“娃哈哈,男神,男神,哈哈哈,男神送我禮物了…”

堪比魔音灌耳的大笑聲,震得附近的小鳥,紛紛匆忙的飛竄而逃…

司凰撇撇嘴,好心情的摸著手鍊,一蹦一跳的回了原主的住處。由於在河邊睡了一覺,此刻哪怕天黑了,司凰也不困了…

可睡不著的代價就是,她的肚子咕嚕嚕的響了起來!司凰抬手一拍腦袋,原主本就一天一夜冇吃東西了,她來了這麼久,除了喝了幾口潭水,以及幾口河水,貌似啥也冇吃過…

看了看瘦到冇肉的小身板,司凰猛的蹦起來,嗖的一下竄出小院,來到了廚房。

看著坐在廚房打盹的廚娘,司凰不動聲色的,探出精神力,鎖定廚房一切吃的,用力一晃小腦袋瓜子,然後廚房裡的東西,包括燒火棍都不見了…

空間內,正在思考人生的綠幻,突然聽到小樓外發出一陣陣響聲,猛的回過神來,使出它吃奶力氣,快速的衝出了小樓。

看著空間裡多出來鍋碗瓢盆,油鹽醬醋茶,等等一些東西,瞬間又開始了懷疑人生…

拿到想拿的東西,司凰悄咪咪的離開了,在回去的路上一不小心迷路了,定睛一看,原來是司府的庫房。

司凰微微眯了眯眼,看著門口的守衛,她衡量了一下距離,然後釋放出精神力,將庫房裡所有的東西,全部籠罩住,又是一晃小腦袋瓜子。

‘咚…’一不小心腦袋撞在了牆上,抬手揉了揉發疼的額頭,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庫房,司凰轉身原路返回…

回憶了一下路線,司凰這次準確無誤的回到了小破院,跑進空間裡,拿出一隻烤鴨,坐在原主的小破床上啃著。

看著打開的窗戶,嘴角微微上揚。心情那叫一個美好,有了她最養眼的男神,又把司家的庫房掏空了。

啊,果然,穿越重生什麼的,還是挺不錯的…

吃飽喝足睡不著怎麼辦?想起原主是不能修煉的廢物,司凰決定她要開始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