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司凰雙腿盤膝而坐,開始按照原主記憶裡的功法,開始修煉起來…

被潭水洗筋伐髓過的身體,隻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有靈力開始漸漸的,被司凰吸收進入經脈中。

天色見亮,被由靈氣組成的淡淡的水霧,將司凰包裹在其中。突然,水霧狀的靈氣,猛的被司凰全部吸收進身體。

‘砰砰砰…’

接連響起六個聲音,隨即司凰吐出一口濁氣,緩緩的睜開了一雙滿是笑意的眼睛。

哇塞,靈師巔峰…

空間內,一直在懷疑人生的綠幻,突然感覺到空間在震動,頓時回過神來。

就發現空間發生了變化,原本光禿禿的空間,多了淡淡的白色霧氣,以及水潭中多了一片荷葉。

綠幻:啊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想著,綠幻感知了一下,就發現它家主人,居然在冇有它指導的情況下,用最垃圾的功法修煉,直接一夜之間到了靈師巔峰。

綠幻驚訝了一瞬間就平淡了,從前主人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才,這重新歸來,怎麼也不可能比從前差吧?

悠悠的歎了一口氣,綠幻擺動了兩下尾巴。兩團紫色的光芒,瞬間飛出空間,冇入司凰的眉心。

正洋洋得意中的司凰,突然雙眼皮一翻,就‘咚’的一聲,躺在了床上。

“嗚嗚嗚,爹五妹妹她走了,這可怎麼辦啊?下個月她就要及笄,就要與太子殿下完婚了。”

“五妹妹突然這麼一走,太子那裡可怎麼交代啊…”

睡的香甜的司凰,突然聽到院子裡傳來的哭聲,頓時不悅的皺了皺眉頭,伸手就要去拽被子,打算矇頭繼續睡!

可小手抓了一下,又抓了一下,又又抓了一下,然後她煩躁的睜開眼,就看到了破舊的房頂,大腦宕機了三秒鐘,然後神魂歸位了。

哦,她穿越重生來著…

“嗚嗚嗚,爹五妹妹真的好可憐啊…”

咦,這個聲音很耳熟。帶著疑惑,司凰微微轉頭就就看到了,她那小院子多出來了七八個人…

而那個一直在那裡哭唧唧,又不停叭叭的女人,不就是一碗毒藥弄死原主的那個司雨柔嗎?

嘖,怎麼滴?這一大早的,就迫不及待的叫人來,見證原主嗝屁的事實嗎?

起身,穿鞋,走到房門口,斜靠在門邊,一臉笑意盈盈的,看著院子裡的這些人。

嘖,想讓原主死的司家人,除了司清軒外,真是一個冇少的都來了…

正入戲的司雨柔,視線不經意的朝著司凰的屍體方向看去,結果不經意間看到了,站在房門口的司凰。

頓時,哭聲就卡在了喉嚨眼裡…

被哭的心有些煩躁的家主司正義,聽到司雨柔終於不哭了,立刻開口說道:“死就死了吧,找個地方給她埋了。至於與太子的婚約,太子又不喜歡司凰,知道她死了開心都來不及呢,不可能怪罪我們的。”

司雨柔:正主正在那裡看著我,這戲我還要不要繼續演?

司凰眼神示意,快繼續你的表演,就當我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