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一動就咯吱咯吱發響的木床上,看著冇有房門的門口,無語的抽搐了兩下嘴角。身子朝後一躺,然後木床它…它散架了…

躺在散架的破床板上,司凰翻了翻白眼,她決定了,儘快報仇,然後脫離司家去過她想過的日子去…

小破院子內,太子與司正義幾人麵麵相覷。最終還是司正義開口打破了沉默:“太子殿下,司凰她…”

太子回神擺手,看了一眼,正嬌羞看著他的司雨柔,這纔看向司正義道:“司凰是司凰,如今本太子也與她解除婚約了。她一個廢物,不應該在留下來,平白的給司家抹黑了…”

司正義起身,瞭然的點點頭道:“太子放心,本家主會儘快處理的…”

得到答案,太子看了一眼,冇有門的屋子,眼底劃過一抹冷意,轉身大步流星的就離開了。

司正義也轉頭看了一眼,然後轉頭看向身邊的幾人道:“先走吧…”

呼啦啦,幾人就走了…

小院裡安靜了,司凰這才從破床板上起身。剛剛院子裡的對話,雖然壓低了聲音,可是在她有了靈師巔峰的修為後,聽的那叫一個清清楚楚。

嗬,婚退了,還打算弄死她?真是不拿豆包當乾糧啊…

心知今個起碼天黑之前不會有人來了,於是司凰一個閃身就離開了小破院。

半個時辰後,司凰來到了一家成衣鋪,買了十套女裝,十套男裝就離開了。

找了一個無人的角落,換了一身男裝,再把頭髮紮成了高高的馬尾,又拿出來一個,剛剛離開司家時,順手牽羊拿來的,半張銀色麵具戴上。

這才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慢慢的走在熱鬨的大街上。一路上,司凰一邊吃,一邊買各種好吃的。

直到看到了傢俱店,這才停下了手,進去二話不說,直接買了五套上好的實木傢俱後,又把隔壁店鋪觀光了一遍,什麼被子,茶具,鍋碗瓢盆,柴米油鹽醬醋茶,蔬菜水果,肉,通通買了一遍,收進紫瞳空間。

生活中的用品買完了,司凰又來到了賣房子的地方,嘁哩喀嚓的又買了一套三進的房子,這才慢悠悠的朝著司家走去。

回去的路上,司凰路過一家藥店,隨即又進去購買了一大批草藥,就心滿意足的回了小破院裡。

一進房門,司凰就悶頭開始搗鼓新買的草藥。終於,用了兩個時辰,趕在天黑之前,司凰弄出來四種毒藥。

看著手中的四個小瓷瓶,司凰悠悠的輕笑出聲:“今晚到底是你們弄死我司凰,還是我司凰弄死你們呢…”

從空間裡拿出來四個大肉包子,一邊吃一邊透過房門,看著門外的夜空。

很快,吃飽喝足的司凰,將破床板弄平,再拿出來一個被子,躺在木板床上閉眼假寐了起來。

殺人放火也要後半夜,前半夜她還是補補覺吧…

轉瞬,時間就來到了後半夜,熟睡中的司凰,突然聽到房頂瓦片,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頓時,司凰就睜開了毫無睡意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