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就被廢掉的彌勒麵對這七口天芒神刀哪有抵擋之力啊。

眼見瞳孔之中的刀芒越來越盛,彌勒也是不顧一切地喊了起來。

“師尊救我!”

接引與準提二人同時出手。

兩人一同凝聚法力要去救彌勒。

可兩人剛要出手,突然察覺到眼前有著一道耀眼的赤芒劃過。

與這赤芒一同而來的還有一股無法形容的危機感。

接引定睛一看,迎麵一顆紅繡球對著自己飛來。

極品仙天靈寶紅繡球!

這一法寶,即便是聖人也不敢輕易觸之。

情急之下,接引隻得先抵擋紅繡球。

而準提也是被女媧攔了下來。

西方二聖都被阻攔,那彌勒的結果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七口天芒神刀掠過, 彌勒身首分離。

一顆腦袋滾在地上,雙眸瞪大老大,眼中還有著濃濃的震驚之色。

或許直到死去的那一刻,彌勒也冇有想到自己會死吧。

緊接著,一抹金光自彌勒的屍身之上掠出。

彌勒,魂上封神榜。

或許誰都冇有想到,封神開啟之後,第一個上榜的不是闡教弟子,也不是截教弟子,而是西方教弟子彌勒。

看著彌勒的屍身,接引的眼睛瞬間就紅了,一條條血絲攀爬上來。

想他接引自龍漢初劫之後,為了西方教能夠興盛,不知道費了多少心機。

好不容易熬過了巫妖量劫,西方教總算是恢複了一些。

本想著在這封神量劫之中再撈點好處,壯大西方教。

結果現在,他西方教弟子先上榜了。

而且上榜的還是彌勒。

這讓接引怎麼接受的了。

接引目光一轉,死死地盯著女媧,一字一字地道。

“女媧,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

而女媧則是完全無視接引那憤怒的神態。

打一開始,女媧就是要殺彌勒的,之所以先前隻廢不殺,為的就是留到須彌山,當著西方二聖的麵殺。

女媧很清楚,靠彌勒一人,就算是十個膽子,也不敢算計自己。

這背後定然是西方二聖的指使。

今日斬彌勒,就是做給西方二聖看,讓西方二聖長長記性。

女媧淡淡地道。

“什麼解釋?”

“彌勒在女媧廟蠱惑帝辛題詩褻瀆本皇,罪該萬死。”

“此事,你西方二聖該給本皇一個解釋吧。”

聽著女媧親口說出女媧廟一事,接引與準提一下子全懵了。

尤其是接引,眼中滿是茫然之色。

怎麼回事?

之前彌勒不是說女媧不知道女媧廟一事麼?

現在女媧又是怎麼知道的。

但就算如此,接引也很清楚,自己是絕不能承認的。

反正彌勒已死,死無對證的情況之下,隻要自己不承認,女媧也不能強行把這件事按在自己的頭上。

接引裝出一臉震驚的樣子。

“什麼?”

“彌勒在女媧廟蠱惑帝辛題詩褻瀆道友?”

“此事我怎麼不知道?”

不得不說,接引這表情控製能力實在是太強了。

從先前的一臉惱怒到現在的滿臉震驚,這轉換之間冇有半點違和感。

但女媧根本就不吃這一套。

不承認是麼?

女媧玉手一招,七口天芒神刀和紅繡球皆是回到女媧麵前。

“不知道是麼?”

“那就讓本皇來幫你回憶一下好了。”

女媧的怒火可不是一個彌勒身死就能平息的。

堂堂聖人,怎麼可能被人算計。

女媧催動七口天芒神刀直接對著接引斬去。

眼見女媧這麼不依不饒,接引的怒火也是再次噴湧而出。

是,此事的確是他西方二聖在算計女媧。

但問題是,這不是冇成功麼?

再說了,那彌勒都已經死了。

你女媧還要怎樣啊?

接引也是惱怒至極,大家都是聖人,誰怕誰啊。

接引怒喝一聲。

“女媧,你過分了!”

說話之間,接引周身金光綻放,十二品功德金蓮現。

金光湧動之間,將整個須彌山都保護了起來。

他西方教的道場可不能再出任何事了。

十二品功德金蓮擋住女媧這七口天芒神刀的同時,接引已是身形一動,來到了須彌山外。

“女媧,無論彌勒之前有何過錯,他已身死,你若再蠻不講理的話,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反正自己不承認,那彌勒蠱惑帝辛一事就算不到自己的頭上。

接引越是如此,女媧就越氣。

堂堂聖人,敢做不敢當是麼?

女媧冷哼一聲,追出須彌山。

“本皇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本皇的七口天芒神刀硬!”

緊接著,準提也是從須彌山中衝了出來。

周身聖威湧動,四麵八方皆是有著耀眼的佛光綻放開來。

“女媧,你欺人太甚!”

準提也加入了戰場。

但女媧依然冇有半分畏懼之色,不過是譏笑起來。

“正好本皇今日就看看你西方二聖到底有多少實力?”

說著,女媧一手催動紅繡球,一手催動七口天芒神刀,分彆攻向接引與準提。

三聖大戰,瞬間爆發開來。

要說聖人之間的鬥法,多一人就占據著絕對的優勢。

但西方二聖不同,放眼如今的洪荒六聖之中,修為最高的當屬太清老子,而接引與準提當初乃是發下大宏願成聖,至今這宏願還冇有實現呢。

所以西方二聖在六聖之中實力最弱。

因此,女媧以一敵二,短時間內依然是不落下風。

聖人一戰的聲勢何等驚人,須彌山四周的幾座山脈瞬間就被夷為平地。

如果不是接引有意護住須彌山的話,隻怕現在須彌山已經再次崩塌了。

這麼打下去也不是個頭啊。

接引一臉難看,必須得儘快將此事解決才行,不然這須彌山遲早要毀在女媧手裡。

正當接引一番思索之時,天際之間有著一記冇有任何感情的聲音響起。

“都住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