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青澀小花 >   786 過明路

-

心裡剋製著,警戒著,卻又不受控製的蠢蠢欲動著。

就像自己之前說的那樣,害怕日日見到他,但內心最深處卻又渴望著可以時時見到他。an五

回過神時,人已經在浴室了,洗漱完她打開衣櫃選衣服。

選了半天忽然又想到,這是在家裡,暖氣充足,倒也不用找外出的衣服。

最後還是穿了普通的t恤和柔軟舒服的棉質長褲,梳好頭髮,淺淺的塗了一層唇膏就下樓了。

他倒是穿的正式,長大衣摘掉了,傭人正將大衣掛在一邊衣架上,小心的清除上麵的落雪。

“柚柚起來了?”

母親笑著慈愛的喊她過來。

她就乖乖走到母親身邊坐下。

他穿黑色西裝,打了同色係的領帶,許是昨夜宿醉的緣故,瞧著倒冇有往日那樣精神。

“叔叔阿姨,昨晚我跟同學聚餐多喝了兩杯,麻煩了柚柚去接我。”

他抬眸看向她,見她眼泛著很淡的一抹紅腫,不由越發自責心疼:“要是哪裡唐突了妹妹,我給妹妹道個歉……”

陳序和簡瞳都看向了她:“柚柚,這怎麼回事兒啊?”

“冇什麼事兒,趙哥哥,你冇唐突我什麼,不用道歉的。”

她這樣說著,但卻又忍不住想起昨天他在麓楓公館,當著長輩的麵抱著她不讓她走,耳根子當下就紅了起來。

陳序一見她這模樣,心下大約也猜到了幾分。

當下微微沉了臉,心裡很不是滋味。

雖然早知道女兒長大了是要嫁人的,更何況若是嫁給趙厲崢,嫁到趙家去,那真是半點都不用擔心女兒會受委屈。

但真到了這一天,卻還是捨不得。

兩個孩子一天一天長大,訂婚嫁人好似也就是轉眼間的事兒。

陳序心裡沉甸甸的捨不得,雖然說趙家真的無可挑剔,他們算是高攀了。

但做人兒媳婦又怎會有做女兒自在呢。

“是我不好,喝醉了拉著妹妹不讓妹妹回家去,我母親已經狠狠斥責我了……”

趙厲崢再次道歉。

簡瞳倒是先心疼起來:“你們兩個從小就關係好,這也不算什麼大事,你母親也真是,何必因為這樣的小事就訓斥你……”

這一大早的,趙厲崢開車過來,送了滿滿一後備箱的重禮。

倒是將夫妻兩個都嚇了一跳。

若不知情的,還以為這是要登門提親呢。

“厲崢現在是真的懂事了。”陳序卻開了口:“瞳瞳,你就是太溺愛他們,孩子們長大了,小時候再親密無間,也該適當的避嫌……”

陳序這話一出,她卻先坐不住了,忍不住的看趙厲崢,又看向爸爸。

陳序卻麵容嚴肅:“柚柚,你馬上高三了,是最關鍵的時刻,該分清楚孰輕孰重。”

她隻能乖乖站起身,低了頭:“我知道的爸爸。”

“叔叔您說的很對,我長大了,柚柚也大了,我們不能再像小時候那樣相處,但是……”

趙厲崢忽然站起身,他十分認真的對麵前兩位長輩鞠了個躬:“厲崢有個冒昧的不情之請。”

簡瞳唬了一跳,趕緊起身去扶他:“你這孩子,說話就說話,乾嘛突然這樣子,你想說什麼就隻管說,不用管你叔叔,阿姨給你撐腰呢。”

“瞳瞳……”陳序無奈搖頭,看著妻子,卻又半句重話都不捨得說。

“你看你把兩個孩子嚇的?他們長大了就不能親近了?再說了,我看兩個孩子都很好,很懂事守規矩,厲崢見天來家裡,不是忙著給柚柚補習數學?柚柚上次模擬考還考到了120分呢,你怎麼就看不到孩子們的進步?”

陳序被妻子這幾句話堵的啞口無言,隻能搖頭歎息:“是是是,你說的冇錯,有道理。”

“本來就是。”簡瞳橫了他一眼,又去安撫趙厲崢:“彆理你叔叔,你想說什麼給阿姨說就行。”

趙厲崢卻笑著扶簡瞳坐下:“阿姨,這次可真不行,是真的要給您和叔叔一起說。”

簡瞳一臉訝異的坐下來,她也有點緊張,垂著眼簾想要看他一眼,但又羞赧的不敢。

趙厲崢拿出一個十分精緻的錦盒,雙手遞到了她跟前:“柚柚,這是我母親給你的,你先收下。”

她遲疑著不敢接,看向父母。

簡瞳似乎想到了什麼,有些欲言又止,看向陳序。

陳序和妻子對視一眼,兩人心裡多少都猜到了一些東西,但卻也默契的覺得,是不是有些為時過早。

“柚柚。”趙厲崢乾脆將錦盒直接放在了她手裡。

她拿著沉甸甸的盒子,頗有些惶恐不安,“趙哥哥……”

趙厲崢見她麵上冇有什麼歡喜之色,卻隻有不安和不知所措,他心底難受猶如刀子擰著一般,但麵上卻還是溫柔笑著,輕按著她坐下來。

“叔叔,阿姨,其實我今天來,一則是為了昨晚的失禮給妹妹道歉,二則,卻也有我自己的一點私心。”

他說著,緩緩上前了一步:“柚柚年紀還小,有些事現在說起來確實不合時宜,但我卻仍是很唐突的想在您二位跟前過一過明路,把我和柚柚將來的事情先定下來。”看書溂

簡瞳聞言,倒是心生歡喜,又有些無法言說的感慨,厲崢是真的成熟穩重了,事事都考慮的很周全。

陳序卻微蹙了眉:“你爸媽那邊,你說了嗎?”

“今天早晨和他們都說了,父母的意思是,尊重我的想法,但更要尊重您和阿姨還有柚柚的意見。”

“本來父親母親是要和我一起來的,但我覺得,這件事,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件大事,而這第一次,我想要自己親口來告訴您和阿姨,告訴柚柚。”

“我想要娶柚柚為妻,想要一輩子保護她疼愛她,想要她永遠都過得如同少女時期一般無憂無慮,想要得到叔叔阿姨和所有長輩的支援和祝福,讓她這輩子都圓圓滿滿。”

他的語氣和態度無疑都十分十分的誠摯和認真,就連陳序,都覺得無可挑剔與指摘的動容。

簡瞳更是眼圈都有些微紅了:“厲崢……你有心了。”

大神明珠的服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