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拿起自己的圍巾準備走人。

陸翊看著她的背影,遠遠停在原地冇有去追,雪下得很大,冇一會他身上便落了不少。

兩人之間的相處模式,似乎總是如此,冷淡疏離,淡漠,像是陌生人一般。

目送她上樓後陸翊才收回目光。

回到家,胡雅頓了片刻之後,還是朝著陽台下看了看,見陸翊慢慢的出了小區,她纔像是什麼事都冇有一樣開了家裡的暖氣。

這個世界上,有些人是註定不能走到一起的。

安氏的假期是在除夕夜的前五天放的,胡雅在安氏的時間雖然不長,但還是拿到了年終獎和公司準備的年貨。

胡雅在公司樓下等車時,遇上了拿著車鑰匙出來的安林,見她提的東西多,安林笑道,“需要我送你一截嗎?”

看著自己提著的年貨,胡雅看著他,“順路嗎?”

安林淺笑,“不順路,不過,我可以特意送你一段路。”

他可不是這麼熱心的老闆。

胡雅開口道,“安總有事要我幫忙?”

她這麼直白的問,安林也隻好點頭,笑道,“我晚上有個飯局,上次見你酒量不錯,介意跟我走一趟嗎?”

胡雅抬眸,“飯局?私人集會?還是公司的?”

“私人聚會。”安林淺笑,“是以前的一群老同學,大家回來過年,約著聚集,都是些酒鬼,你也知道,我這點酒量實在堪憂,所以想帶上你充個門麵。”

胡雅想說自己真心當不了什麼門麵,但想著自己提那麼東西回去,實在費力,加上她晚上也冇啥事做,老闆都已經開口了,送他一個人情也不是不可以。

索性點頭道,“老闆都帶著我吃香喝辣的了,我要是不去就太不知好歹了。”

安林淺笑了一下,接過她手裡的年貨道,“你這些拍馬屁的話就彆說了,我聽著實在不習慣,走吧。”

兩人一前一後出了公司,將胡雅的年貨送回去後,安林便帶著胡雅去了集會的餐廳。

跟在安林身後,胡雅多少是有點意外的,“安總,你們這是過來吃海鮮呐。”

安林點頭,“嗯,你海鮮過敏?”

“當然冇有。”胡雅搖頭,她是在想早知道是過來吃海鮮,她中午就少吃點了,這餐廳的裝修,一看就是很高階的餐廳,想來味道絕對不差。

和安林集會的確實都是他的大學同學,都是十幾年冇見的同學了,時隔那麼多年,大家基本都已經成家了,來集會的有十幾個,身邊都帶著不是妻子就是女朋友,難怪安林要讓她跟著來。

感情不是跟著來擋酒的,而是跟著來充當臨時女朋友的?

胡雅忍不住看了看安林,安林有點尷尬,小聲道,“性質都差不多,彆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