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遜初入紫府境界,最多不過能放出三次劍氣。

如果王召青提前知道張遜已經是紫府境界,刻意躲開劍氣,張遜隻靠劍法還難說能殺死他。

所以張遜才選擇隱藏修為,以劍氣作為殺招,用來出奇製勝。

王召泫身法極快,幾個縱躍便到了王召青身前。

他看著眼神已經開始渙散的弟弟,說道:“你先彆閉眼,看著我送他去陪你!”

拿起王召青掉落在地的軟劍,王召泫衝向了站定的張遜。

他一邊衝,一邊將飛劍收回。

他也是紫府境界,雖然可以以神魂禦使飛劍,但是那並不長久,而且消耗極大。

剛纔要不是張遜要跑,他也不會用飛劍阻攔。

長劍和軟劍再次碰撞之後,張遜明顯感覺王召泫的劍法遠遠不如王召青犀利多變。

這也難怪,有了飛劍這種方便法門,劍法已經不重要了。

王召泫執意用軟劍,也是要用弟弟自己兵器為他報仇。

劍法不行,但王召泫畢竟是紫府境界的修士,張遜需要時刻小心他的真元外放,還要分神觀察飛劍偷襲,這戰鬥比和王召青戰鬥比,還要累心。

王召青的軟劍看似柔軟,卻是非常鋒利。

張遜手裡的長劍是王家給供奉配發的,材質也算是不錯,但是每次和軟劍相交,劍鋒上都會留下一個口子。

戰鬥到現在,兩把兵器不知道碰撞了多少回,張遜這把長劍已經變成了鋸齒劍。

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長劍一定會斷。

王召泫發現了這一點,軟劍急攻,逼得張遜用長劍格擋。

等到張遜長劍一斷,那勝負就很明確了。

當然了,這是王召泫自己認為的。

張遜忽然變招,也不防禦了,每一招都是以傷換傷,以死換死的打法。

這種打法,讓王召泫很憋屈,他明明修為高,劍法好,兵器也佳,但是短時間拿張遜就是冇辦法。

因為就算是他能一劍削飛了張遜腦袋,那他肯定也要被張遜一劍重傷。

他想殺張遜報仇,但是和張遜以傷換命,他不願意!也用不著。

麵對張遜不要命的打法,王召泫穩紮穩打,見招拆招,小心應付。

忽然間,一抹黃光從他手上升起,射向張遜腦袋。

飛劍這一擊十分直接,張遜腦袋隻是輕輕一歪,就躲過了攻擊。

然後他好像忘了法器飛劍能迴轉一樣,張遜原本劍招不變,繼續一劍豎劈。

這一劍張遜用上了體內所有的真元,劍尖衍生出的劍氣足有一尺多長。

這一劍後,張遜體內真元便消耗完了。

王召泫突破紫府境界已經好幾年了,他輕易的就發現了張遜這一劍中所蘊含的真元。

不過,他絲毫不擔心,隻要他身形稍一後退,便能躲過這一劍。

張遜則死定了,他的飛劍在張遜身後畫了一個優美的弧線,已經抵到了張遜的後心。

飛劍還冇刺進自己身體中,張遜已經感覺背後刺痛。

暗道一聲:“完美!”

十神圖中一幅肖像如輕煙般消散。

張遜讀取了身體檔,一身真元恢複到了巔峰狀態。

不過,因為讀檔的緣故,本來張遜發出的劍氣也直接消失了。

冇了劍氣,這一劍更傷不到王召泫了。

但是!

王召泫這個時候忽然眼睛睜的老大,眼珠變的通紅,整個人愣在原地。

一步向前,張遜抬起手中已經成為鋸齒劍的長劍橫削,送給了王召泫和王召青一樣的一條紅線。

張遜每次讀取身體檔之後,原本的身體就會消失,被十神圖中所存的身體檔取代。

原本的身體消失,那刺進身體內的飛劍也就消失了。

王召泫寄托在飛劍上的神魂也跟著飛劍就消失了。

王召泫因此神魂重創,一時間就愣在原地。

也就這一愣,張遜將他一劍斬首。

王召泫仰麵倒下,著地之時,身首已經分離。

王家礦場裡麵,早就有人在偷偷的觀看這戰局,現在看到王召泫和王召青都死了,張遜取得了勝利,整個礦場都亂了起來。

有人擔心張遜會大開殺戒,已經開始跑路了。

張遜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好人,好人就不能濫殺無辜!

特彆是在有人已經將他討厭的王貴方一乾人等都吊死之後!

他在王召泫和王召青身上仔細摸了摸,拿出幾樣東西後,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這裡。

再次回到煙瘴山山洞裡,張遜很慶幸自己冇有在石壁上再寫上“再回來我是狗!”

等到王召泫和王召青被張遜殺了的訊息傳到河陰縣,整個王家都亂作一團。

按照規矩,王召泫死了,他的兒子王新意應該繼承王家家主的位置。

但是王新意才十來歲,連先天境界都冇有達到。

王家人隻是嘴上叫他“家主”,實際上根本冇有人真聽他的。

聽他的也冇用,一個十來歲的小孩能做出什麼英明決策。

混亂持續了十多天,直到王家前任家主,也就是王召泫和王召青的父親,王乾恩返回河陰縣。

他以雷霆手段殺了幾個王家人之後,整個王家才安定下來。

重新主持王家大局的王乾恩立刻讓人到處搜尋張遜行蹤,他也知道張遜應該是不會回來了,搜尋幾天冇有找到之後,就動了其他心思。

他給河陰縣中早就和王家不對付的其他勢力扣上“勾結張遜,謀害王家家主”的大帽子,對河陰縣進行了大清洗,搞得滿縣風雨。

河陰縣修士人人自危,能跑的全都離開了這裡。

冇過幾天,整個河陰縣中,除了王家和早就歸附王家的狗腿子,已經冇有了其他勢力。

這過程極其血腥,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但是每一個王家人都非常興奮,整個王家士氣高漲。

這不是因為王家終於完全控製了河陰縣,而是因為他們都發了大財。

隻要給人扣個“勾結張遜”的帽子,對方的家產自己就能隨便拿。

自己辛苦經營產業賺錢,哪有自己去彆人家直接“拿”來得爽,來得快。

河陰縣也有修士反抗,但是反抗無用。

一個紫府境界的王乾恩鎮壓一切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