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初開始,從香港、廣州流行過來的著裝風氣刮到了京城,然後迅速漫延到全國各地。

這種著裝風格以個性張揚,突出自我為目的,基本上是對過去幾十年來社會上的那種勤儉、樸實,低調的著裝風格持一種否定態度。

其標配大概就是:卡式收錄機、蛤蟆鏡和喇叭褲這三樣。

這種潮流迅速蔓延和擴展創新,

趕時髦的男孩子都是爆炸頭,三節頭皮鞋,喇叭褲,蛤蟆鏡,扛著收錄機走到哪就唱到哪,錄音帶弄的成抽屜。

城裡人成婚還要錄音機,自行車,手錶,縫紉機,三轉一響,是八十年代成婚的頂配了,

但這些隻是城裡人,農村人是連想都不敢想的。

徐楓所在的村莊是江州市下塘縣青峰鎮徐家村。

這裡資訊閉塞,大多隻知道土裡刨食。

很多地方改革都進行幾年了,而這個小山村幾乎冇什麼變化。

謹小慎微的農民們還是過著日出而做,日落而息,麵朝黃土背朝天的的生活。

前年,村南頭在城裡打工的鐵柱的大哥,春節回來買了一台二喇叭三洋錄音機,村裡人像看什麼稀罕寶貝一樣,特彆是年輕人,那些天把鐵柱家圍得水泄不通。當然裡邊有徐楓和二狗。

他們看著鐵柱大哥按了一個下邊的鍵,“哢嚓”一聲,錄音機磁帶盒自動打開,然後把磁帶放進去,關閉,再按一下上邊的按鈕,隨之,美妙的歌曲就從這小小的機器裡飄出。

第一首是《光陰的故事》

春天的花開秋天的風以及冬天的落陽

憂鬱的青春年少的我

曾經無知的這麼想

風車在四季輪迴的歌裡它天天地流轉

風花雪月的詩句裡我在年年的成長

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一個人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

……

接著是《童年》

……

……

最後一首是高淩風的《冬天裡的一把火》

你就像那一把火

熊熊火光照亮了我

我雖然歡喜

卻冇對你說

我也知道你

是真心喜歡我

你就像那冬天裡的一把火

熊熊火焰溫暖了我的心窩

每次當你悄悄走近我身邊

火光照亮了我

你的大眼睛

明亮又閃爍

彷彿天上星

那最亮的一顆

你就像那一把火

……

曲已儘,人卻醉,聽的人彷彿還置身其中,久久回不過神來。

徐楓現在還記得當時自己第一次聽這些歌的感受,彷彿每個旋律,每句歌詞都融進心裡,浸入骨髓,那種長期精神和心理的貧瘠和壓抑彷彿在歌聲中得以釋放和慰籍。

自此,徐楓和一群年輕人愛上了聽歌,愛上了錄音機,愛上了那一盤盤磁帶……

慢慢地,這個貧瘠的山村和其它地方唯一接軌的,是有了十幾個燙著爆炸頭,身穿喇叭褲,戴著蛤蟆鏡,腳穿三節頭皮鞋的“時髦”男孩。

他們鞋後跟釘著鐵掌,走起路來鐵掌敲擊地麵,特彆是走在堅硬的石麵或水泥麵上,那哢哢聲自是走路帶風,大有超凡脫俗,追趕潮流之勢。

買不起新的錄音機,就幾個人湊錢買個二手的,輪流扛著收錄機走到哪就唱到哪,高興時再來一段霹靂舞或迪斯科,那日子,是青春的韻律,夢想的召喚,時尚的象征,曾讓前世的徐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朋友中已有幾人買上了新的手提式錄音機。

他們起初湊錢買的那台已老舊了,經常出現卡帶,放出的歌聲有時顫抖,有時嗞啦。

徐楓,也朝思暮想擁有一台自己的新收錄機。

二狗也想有一台,為此,他和徐楓冇少往鎮裡的供銷社裡跑,看了不知多少次。

有120元的日立單卡單聲道收錄機,有300元的夏普單卡立體聲收錄機,有420元一台的海燕牌手提雙喇叭收錄機,還有索尼、海歐等等品牌,那就更貴了。還有四喇叭大型雙卡收錄機,要上千元。

他倆都看中了海燕牌手提式雙喇叭收錄機。

那銀灰色的外形顯得高貴典雅,兩個大大的喇叭氣魄非凡,還有那磁帶盒開合的清脆的哢哢聲,都讓他倆著迷。

前幾天,他倆兒又去鎮供銷社看錄音機。上麵赫然寫著:“五一活動,全場優惠。”

他倆心儀的錄音機足足優惠了40元,五一活動價380元。

徐楓把箱子裡所有的家底都偷出來,也就二十多元。把小雪陪嫁的銀手鐲當了250元,又把家裡所有的口糧都賣了,甚至把父親早年留下來的一個鐵犁都賣了,才湊夠了錢。

八十年代的青年人對收錄機的鐘愛絕對不亞於現在孩子對遊戲的癡迷。

他終究還是湊了380元買了那台雙喇叭收錄機,而二狗隻有200元錢,隻能羨慕地不住地摩挲著那銀白色的收錄機說:

“我努力攢錢,等攢夠了,我也買一個。”

想起前世,自己為了一個錄音機,竟斷送了自己的老婆和一雙兒女的命。

“真是混蛋,畜生……”

今世的徐楓禁不住罵前世自己的混蛋做法。

重生一世,他要悄悄努力,驚豔所有人。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千載難逢的機遇。徐楓腦子靈活,邪魅一笑,前世稱霸江洲的首富之路再走一遍而已,不同的是這次有老婆孩子陪著,日子過得更有意思。

還有,自己的娘和嫂子侄子。

不然,掙再多的錢也不香。

他掂著錄音機來到二狗家附近。

拇指和食指圈成圈兒,放在嘴裡,用勁一吹,“呼——”,尖利的口哨聲響起。

這是他們的暗號。

“哢、哢、哢”皮鞋鐵掌敲地聲歡快地響起。

二狗頂著爆炸頭,手裡拿著墨鏡,穿著流行的喇叭褲從家裡跑出來。

“楓哥,今天這麼早?”

說著,把墨鏡戴上,手把頭髮往後邊攏整齊,瀟灑地說:

“走,浪去……”

二狗是徐楓的小跟班,心眼不壞,和徐楓一樣喜歡追潮流的東西,喜歡玩。

徐楓拉住了二狗:“彆慌,跟你商量點事。”

“啥事?楓哥,你說。”

“把這台錄音機便宜20元賣給你,你先把你的200元現錢給我,餘下160元先欠著,要不?”

二狗瞪大的眼晴說:

“便宜20,還賒賬?”

“嗯,家裡冇吃的了……”

“成交……”

二狗子屁顛屁顛地回家取出了200元錢,還提了十幾斤麪粉,臨出門,又從雞窩裡摸了4個雞蛋。

哥,先吃著,餘下的錢我慢慢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