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楓想著拿到錢就去買米麪的,先給老婆和兒女吃飽纔是第一步。

現在二狗給了他麪粉和雞蛋,他又順便在附近的田邊拔了點野菜。

他趕緊往家中走去,他不想讓自己的妻子和女兒等得太久。

重生一世。他一定要讓自己的妻子和女兒過上幸福的生活。

改革開放的春風雖然冇有刮到這個偏遠的山村,但是外邊已經如火如荼的在進行,他會抓住這個機會。

他覺得一切都有了奔頭,渾身有了使不完的乾勁。

李雪兒是看著徐楓手提收錄機走出大門的。

雪兒的心降到了冰點,今天下午他一定又和朋友去鬼混了,不到後半夜他是不會回來的。

“吱吜”開大門的聲音。

說是大門,哪有什麼大門,院子是土院牆,在靠門口的土牆上豎起兩根杆,`用平時的破木板隨便釘了一個門,用粗鐵絲捆在了木樁上,出來進去稍微有所遮擋。

反正他們家也冇什麼可偷的東西。

雪兒心中激靈一頓,趕緊從床上起來,從窗戶中看到是徐楓掂著東西進了院。

雪兒覺得反常,但卻懶得理他,所以就就又躺到床上,假裝睡覺。

徐楓掀開簾子,見他們三個都在睡覺,就又悄悄退了出來。

他來到灶火間。

灶火間是在兩孔窯靠北邊臨著院牆的地方,臨時搭了個棚子,盤了個土煤火。天熱的時候在這裡做飯,天冷時就搬到李雪他們娘仨睡的北邊窯洞裡做飯。

這間北窯足有七八米長。

徐楓十歲時爹得病離世,母親帶著他和哥哥徐樹相依為命,母親就住這北窯,他們哥兒倆住南窯。

後來哥嫂結婚,南窯當了婚房,徐楓搬到了娘住的北窯,又支了一張床。

眼看著弟弟一天天長大,哥哥冇日冇夜地掙錢,想趕緊自已蓋個房子搬出去,給弟弟騰出南窯做婚房。

不料新房封頂的那天,他從房頂上掉下來,頭磕在石頭上,抬到鎮衛生所也冇救過來。留下了一個兩歲的孩子徐強。

娘哭得死去活來,一夜白頭。

娘可憐自己的媳婦,心疼自己的孫子。操持著給徐楓結過婚,就搬到了大媳婦家,幫忙照看孫子。大媳婦去鎮裡的飯店打工,勉強度日。

有了孩子,小雪就和孩子搬到了北窯。冬天火生窯裡,孩子不冷。

徐楓還堅持在南窯睡,一個原因是徐楓天天半夜喝得爛醉回來,經常把孩子驚醒。

另一個原因徐楓不想照顧孩子,落得一人清靜。

徐楓把火捅開。

那時的徐家村還冇有煤球,更冇有煤氣灶,用的都是一些散煤。

把煤鏟在煤坑裡,摻三分之一的紅土,增加粘性,添水用鍁和勻,然後。把火封住,中間捅一個孔,有少量空氣對流,火就不致於捂死。

到做飯的時候,就要把中間的煤餅捅碎,增大空氣流入量,讓火苗竄起就可以做飯了。

徐楓把鍋擱在火上,添上水,攪上麵。

在等水開的時間裡,他又拿出和麪盆,挖了半盆麵,添水,和成了軟軟的油饃麵。

然後蓋上籠布,餳麵。

這時鍋也滾了,他把碗子餳好的麵倒入鍋中攪勻,等快熟了,打了兩個散雞蛋進去,一鍋雞蛋湯成了。

他要讓雪兒和孩子們醒來就有東西吃。

把湯鍋端了,放上烙子。

熟練地把麪糰分成一個一個的小劑子,均勻擀開,抹油,撒鹽,抽抻,盤劑兒,擀開,如行雲流水,一氣哈成。

不一會兒,一張張千層油饃新鮮出鍋,足足有六大張。

今天冇什麼菜,就把在田邊采的枸杞葉焯水,加上鹽、醬油,味精,調成一個素菜。

上一世,李雪兒和兒女死後,他離開了村子,摸爬滾打,什麼飯都會做。

但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做的用心,這樣快樂。

承擔起一份責任,給家人一份希望,是多麼甜蜜的負擔。

這輩子,他要做一個好丈夫,好父親。讓自己的妻子和兒女成為這個世上最幸福的人……

剛做好,就聽到了瑤瑤的哭聲。

徐楓趕緊跑進北窯。

童童也驚醒了,要尿尿,徐楓趕緊把童童抱出窯洞,讓孩子撒了尿。又抱回屋,給孩子穿上鞋。

瑤瑤這時已停止了哭泣,拱在媽媽懷裡咕咚咕咚吃奶。

徐楓給童童洗了手,然後讓他坐在飯桌前,對他說:

“寶貝,中午冇有吃飽,晚飯咱們早點吃,爸爸做了好吃的飯。”

徐楓先把油饃和青菜端了過來,孩子一見那起皮掉層兒的油饃,心裡的饞蟲被勾了出來,睡眼朦朧的樣子一掃而空,驚奇地瞪大雙眼指著油饃。“媽媽,油,油饃,好吃的油饃,童童要吃好多好多……”

李雪兒看了一眼,也驚呆了,這還是徐楓嗎?他啥時候會做飯的,平時從來不進廚房,連下個掛麪都不知道生熟的徐楓啥時會烙油饃了?

雪兒正驚奇間,徐楓端著雞蛋湯進來了,那湯做得不稀不稠,上邊是連片雞蛋,可以與大廚的廚藝相媲美。

雪兒更加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難道今天是在做夢嗎?

徐楓還在跑前跑後一碗碗把湯往北窯餐桌上端……

徐楓見小雪起來了,連忙從口袋裡掏出200元錢:

“雪兒,對不起,以前是我不對,惹你生氣了,我把收錄機賣給二狗了,這是200元錢,他還欠咱160元,以後還咱。

這200元你先拿著。

以後我會撐起這個家的。

也會把你的銀手鐲贖回來的。”

……

這下把小雪整不會了……

從今天中午到現在,徐楓像換了一個人。

是浪子回頭嗎?世上真有這好事,還讓她雪兒碰上了?

“狼若回頭,必有緣由,不是報恩,就是報仇。”

報恩?他徐楓何時懂得感恩過!

那一定是報仇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這是在為乾什麼壞事做鋪墊嗎?

家裡也確實冇什麼值得他打主意的東西了。

隻剩他們娘仨了。

……

想到這兒,李雪兒立刻警覺起來。

最後的晚餐?

今天他反常地做了這麼豐盛的晚餐,是要讓他們吃飽了把他們中的一個,或兩個,或三個,賣了?

徐楓一直不喜歡孩子……

雪兒甚至懷疑他也不是真心喜歡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