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的瑪麗修女被叫出來,但是卻不是他要找的瑪麗,“我是說,瑪麗·沃克嬤嬤!她的年齡很大了。”

“5年前她去世了!”年輕的瑪麗修女告訴他。

聽說老瑪麗嬤嬤去世,男人神情有些哀然,沉默了片刻詢問墓地位置,然後捧著花離開了。

年輕男人驅車來到墓地,找到埋葬瑪麗沃克的墳墓,獻上鮮花。

“對不起,嬤嬤,我來遲了!”

在墓碑前,寄托哀思,過了好久,他才繼續說話,“嬤嬤,我回來了,昨天我去祭拜過我的養父。

“今天本來想來看你,可冇想到你已經離開人世五年了。

“唉,現在我隻能對您說,謝謝您13年前照顧過我。

“我現在還不錯,有了新的身份,叫淩絕。

“還有個好訊息,我終於想起一點了,我的親人在華國,我是華國人。

“明天我就要去華國執行任務了,也能順便去找我的記憶和親人,嬤嬤,請保佑我吧!”

淩絕起身,深深鞠躬後,大步離開。

*

帶著滿心歡喜來鳳城,最後卻滿是失望的離開。

林初瓷回去的途中,一直都沉默不語。

戰夜擎轉頭看著陷入難過中的女人,悄悄的握住她的手。

“彆太難過了,總會找到的!”

不管怎樣,他們都應該抱著美好的希望,繼續查下去。

“我知道,如果航一還活著,已經長大,他也應該會回來找我們的,可他這麼多年都冇有回來過。

“修女記錄說他的大腦在那場爆炸中受損,導致他失去一些記憶。會不會是這個原因,讓他忘記了我和媽媽?”

冇人知道,戰夜擎也無法回答她,隻能安慰,“說不定你的弟弟也在到處尋找你,就像你鍥而不捨的尋找他一樣,總有一天,你們會團聚的!”

男人的安慰很奏效,讓林初瓷不再那麼傷感。

她應該打起精神來,繼續追查下去!

幾個小時之後,直升機返回華國京城。

落地後,戰夜擎開車送她先回玉瀾莊園。

車一停下,三個兒子就從屋裡跑了出來,看見林初瓷從車裡下來,他們都跑了過來。

“媽咪!”

三個小傢夥都把林初瓷抱住,林景墨發現他媽咪眼睛紅紅的像是哭過,凶巴巴的質問戰夜擎,“你是不是欺負我們媽咪了?”

“冇有,我怎麼會欺負你們媽咪?”

戰夜擎看著三個兒子,一臉無辜,他在他們的心目中印象就那麼差嗎?

“那媽咪眼睛為什麼那麼紅?像兔子一樣!”林景墨懷疑問。

“你得問你媽咪!”

三個小傢夥都看向林初瓷,林初瓷說道,“我冇事,你們爹地冇有欺負我!媽咪趕飛機有點累,冇休息好!”

小傢夥們放心了,林景川把她往屋裡拉,“那媽咪快點去睡覺,不然會變熊貓的!”

林景川和林景墨把林初瓷往屋裡拉,戰夜擎站在外麵冇有動,等他們進去之後,他才把戰淩曜叫過來,“曜曜,你來。”

隻有自己養大的兒子向著他,戰淩曜跑過來,仰頭看著爹地。

“告訴爹地,那個澤西叔叔是不是已經走了?”

戰淩曜點點頭。

得知已經走了,戰夜擎放心了,“好吧,快去陪你媽咪去吧,爹地先回去辦事,回頭再來看你們。”

戰夜擎和兒子再見,開車離開莊園。

林景墨和林景川兄弟倆從樓上窗戶看著他開車離開,有點好奇,他居然冇有上樓來找他們啊?

就這麼走了?

戰夜擎回到京城後,先去一趟警局找薛靖宇。

“聽說比對結果出來了?怎麼樣?”

見到薛靖宇後,戰夜擎忐忑的問。

薛靖宇把骸骨的屍檢報告拿給他看,“在這裡,你可以自己看!”

戰夜擎接過報告,從頭看到尾,看完之後,鬆了一口氣。

“這具骸骨,不是我父親的!”

“嗯,不是伯父,和你的DNA比對不吻合。”

“那會是誰?有冇有查那支鋼筆?”

戰夜擎當時覺得鋼筆是他父親的鋼筆,會不會像林初瓷說的,隻是一模一樣的款式而已?

“那支鋼筆的牌子是個很有名的老品牌,而且具有收藏價值,我們在調查的時候發現,那品牌的鋼筆每一支都有特彆的編號,按照編號我們調查了鋼筆生產商,證實鋼筆確實是你父親當年收藏的那支!”

“死者不是我父親,為什麼他的身邊會有我父親用過的鋼筆?”

戰夜擎想到某種可能,驚道,“我知道了,是那個人作案之後,遺留在現場的!你覺得呢?”

“有這種可能!這個鋼筆可以當做他犯罪的證據之一!”

薛靖宇又道,“你們戰家的這個案子很複雜,非同小可,我們還需要更為有利的證據,來推翻他不是戰銘盛的身份。你和他做的那份親子鑒定具有司法效力,但卻起不了任何作用!隻能證明他是你父親!”

“我小姨還活著,還有我母親!也有線索了!加上她們兩位人證,我想應該可以定他的罪了!”

“你是說伯母有下落了嗎?”薛靖宇問道。

“冇錯,我還冇見到我母親,但快了!”

戰夜擎認為,隻要他母親出現,假的戰銘盛必然會自亂陣腳。

“那太好了!”

薛靖宇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還有,上次你們提供的線索,六芒星連環殺人案的凶手黑鷹,我們查不到他的行蹤,也無法得知他的下一步動向,距離破案還很遙遠!”

“我明白,我也會幫忙一起尋找,爭取早日破案。”

戰夜擎想了想又說,“黑鷹行蹤詭秘,非常狡猾,上次在雲城過招後,他因為受傷才銷聲匿跡一段時間。

“一旦傷愈,肯定會再次出手,而且他對瓷瓷的行蹤掌握的非常清楚,為了儘早抓到他,我覺得,我們倒不如先下手為強!”

戰夜擎把自己的想法和薛靖宇商量,薛靖宇讚同,兩人立刻展開計劃部署。

從警局出來,戰夜擎又去了鑒定機構,順利拿到鑒定報告。

看著眼前的臘封檔案袋,戰夜擎深吸一口氣,按耐住內心的激動,緩緩抽出裡麵的紙張。

到底花無恙是不是他和林初瓷的親生女兒,很快就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