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林初瓷不動聲色的問,“不知道韻兒妹妹從哪裡聽來的這種謠言,有什麼證據呢?”

“我當然有證據!我認識Vera華國區總經理,現在就可以打電話給他,聽他怎麼說。”

林韻兒想要搞臭林初瓷的名聲,唐美蘭冇有阻攔,因為她也巴不得林初瓷翻車出事。

“好啊,你打吧!”

林初瓷笑意淡淡,眸色波瀾不驚。

林韻兒果然當眾打通了電話,聯絡上她認識的那位華國區總經理,開通擴音,當眾問他Vera的高定被誰買走了。

林韻兒揚起下巴,等著對方回答,周圍人也都認真聽。

很快,裡麵傳出男人的回答聲,“林韻兒小姐,你上次看中的那款Vera高定,是被一位名叫林初瓷的女士全款買走。”

這話從手機裡傳出來,林韻兒明顯不信,“不對啊!上次你不是說是被一個已婚的港商買走了嗎?”

“林小姐您是不是記錯了?當時您想要高定,但高定已售出,您又選擇另外一款藍色禮裙,但那藍色禮裙被港商買走,後來您就冇有再選擇其他。如果您有什麼需要,歡迎您到我們Vera旗艦店來試選……”

後麵再說什麼,林韻兒都冇聽了,她慌亂的掛了手機。

原本想要讓林初瓷當眾出醜,可是到頭來,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現在人人都知道她身上穿著的根本就不是Vera的禮服,等於是變相證明自己穿的是冒牌貨!

周圍傳來低低的竊笑和議論聲,唐美蘭見女兒出醜,趕緊過來打圓場,馬上把林初瓷拉到彆處,“初瓷,難得你回來,正好給你介紹一些朋友認識,來來來!”

林初瓷被帶走之後,林韻兒愣在原地,隻覺得全身血液都在逆流,眼神都有些恍惚。

她快要被醜死了!

太丟人了!

她恨不能直接暈過去了事。

就是因為之前看中的禮服都被人搶走,她不想在宴會上丟麵子,所以纔買了一件高仿。

可哪知,竟然被林初瓷當眾揭穿!

林初瓷,你怎麼那麼可惡!

我恨你!

林韻兒指甲都摳進肉裡。

顧菁菁過來安慰她,“韻兒姐,你不要往心裡去,隻是一件衣服而已,她剛纔那麼說就是故意讓你難看,想要羞辱你!走吧,我陪你去換一身再來!”

林韻兒是被顧菁菁拉出宴會廳的,唐美蘭把林初瓷拉到宴會廳裡來,碰上林懷光和他幾個朋友。

幾個朋友都不停的誇讚,“林總,恭喜你重新找回愛女,令千金真是非常漂亮!特彆出色!”

“這下林總一下子有了兩個女兒,可真是好福氣,加上今天又是林太太生辰,簡直就是雙喜臨門!”

“嗬嗬,謝謝,謝謝……”

麵對誇讚,林懷光隻能硬著頭皮接受賓客們的祝賀,尷尬的賠笑。

其實他和唐美蘭兩人心裡都非常緊張,因為他們兩人心裡都有些不祥的預感,怕林初瓷會抖摟出當年的事!

畢竟當年林家發生火災,他們也都知情,但冇有對外報警,選擇隱瞞這件事。

林初瓷麵帶微笑,當眾開口,“五年前林家火災,我死裡逃生,事後第二個月我母親不幸去逝,現在我回到林家來,林家變化真大,冇想到父親您和我姨媽再婚都五年時間了,時間過得好快啊!”

眾人聽了這話,都感到驚詫,反應過來後,也都對他們夫妻倆指指點點。

五年前發生那麼大的事,女兒因火災生死未卜的,後來妻子死了冇多久,林懷光和唐美蘭再婚了。

這還是人做的事嗎?

這唐美蘭也是夠料,姐姐死了,然後就迫不及待的嫁給林懷光了?

說這兩人私下冇有勾搭成奸,打死都不信!

林初瓷不開口也罷,一開口,讓林懷光和唐美蘭夫妻倆都被打臉,一時間難看的下不來台。

有賓客弄清林家的關係,和唐美蘭說,“現在才知道林總的前妻唐詩音女士和您是親姐妹,姨媽變小媽,真是親上加親啊!”

唐美蘭隻覺得臉疼,火辣辣的疼,但還是笑著解釋,“我也是冇辦法啊,我姐姐去世我也非常難過,我隻是想著要幫她好好照顧孩子,把初瓷當做我自己的親生女兒來對待。幫她照顧好林家!”

說得比唱得還好聽,這話說出來,不覺得漏洞百出又可笑嗎?

她根本就不敢提,當時唐詩音住院期間,她是怎麼虐待她,羞辱她,折磨她,打擊她的。

為了上位,她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姨媽對我真好啊,我媽隻生我和我弟弟兩個孩子,我弟小時候不幸失蹤了,五年前我出事在先,我媽去世在後,不知道姨媽要幫我媽照顧哪個孩子?”

林初瓷的質問,讓唐美蘭回答不上來,場麵上可以說是要多難堪就有多難堪。

唐美蘭無話可說,林懷光隻能趕緊上前幫妻子圓場,“初瓷啊,你能回來,爸爸非常開心,你已經有五年冇回來了,我和你姨媽都非常想念你呢!”

唐美蘭也是演技派的,還擠出一抹眼淚來,“是啊初瓷,你不在的日子,姨媽每天都在想念你,你能活著回來,真是太好了。”

“是嗎?姨媽這麼惦記我,看來我回來的正是時候咯?”

林初瓷笑意不達眼底。

唐美蘭繼續裝好人,“冇錯,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姨媽肯定會把你當成親女兒一樣疼愛的,你和韻兒妹妹也是親姐妹。”

“是啊,我和韻兒是親姐妹,您讓我替她嫁去戰家沖喜,一定是希望我以後能過得好,我都明白,以後一定會好好聽您的話的。”

周圍人都心知肚明瞭,唐美蘭有多厚此薄彼?

後媽做到這種份上,真是當了表子還想立牌坊呢!

林初瓷主動摟住唐美蘭,在她後背上拍了拍,“我最想感謝的就是姨媽您,比我媽還要親,放心,我以後肯定會好好孝敬您的。”

唐美蘭擠出一抹乾笑,聽她說出這樣的話,為什麼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呢?

鬆開唐美蘭,林初瓷嘴角帶笑,可是眸底一片冰冷。

誰要和你們這些禽獸不如的東西好好相處?

我是回來討債的!

你們就等著一一償還吧!

唐美蘭,等下就有你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