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剛好瞥見這一幕,大喊一聲。

所有人全都轉頭看過去,看到這一幕,全都驚慌的大叫起來。

“啊,燈掉了!”

門外的保鏢們想衝過來營救,但奈何距離太遠,鞭長莫及。

裴建滔和蔡餘兩人聞言驚訝,反應過來,同時抬頭看向頂上。

那水晶燈距離他們近在咫尺,兩人都毫無防備,也忘了閃躲。

就在這時,一道紫色的風閃過,成功將兩個男人從危險的地方推開。

“啪……”

水晶燈掉下來,瞬間摔得粉碎,上麵的水晶頭散落,到處亂蹦。

劈劈啪啪的聲音,過了好一會才停下來,所有人都看著地上散落的水晶燈,裴建滔回過神來,心有餘悸。

蔡餘也深出一口氣,慶幸道,“那是剛剛我們站的位置!幸好初瓷小姐及時推開我們啊!”

裴建滔臉色有些發白,他的妻子過來詢問情況,“建滔,你怎麼樣?”

“我冇事了,幸好是初瓷小姐反應及時,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裴建滔再看向林初瓷,心裡對她更是多了一份崇敬,這位還真是他命裡的貴人,幫他化解一場危機。

裴建滔妻子深明大義,及時向林初瓷表達感謝,林初瓷搖搖頭,“裴太太客氣了。”

“初瓷小姐,非常感謝你,謝謝你剛剛救了我和蔡總啊!”

裴建滔親自道謝,蔡餘也表達了謝意。

“不用客氣,隻是舉手之勞而已!”

蔡餘又道,“但初瓷小姐剛剛救過我一命,這份恩情蔡某記住,以後隻要有需要的地方,蔡某一定竭我所能。”

裴建滔更是表態,“冇錯,初瓷小姐,大恩大德,裴某也銘記在心,不管有任何需求,裴某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裴總,蔡總,兩位言重了。”

林初瓷麵帶淡淡笑意,請蔡餘和明陽大師做托,費儘周章,要的正是這句話!

略過剛剛插曲,裴建滔讓人來清理現場,同時也安撫在場賓客,並表示會追究酒店責任。

整個現場冇有受到太大的影響,酒會繼續。

人群中的楚玉熙,主動過來找林初瓷,“你也看到了吧?就是那個女人,她也來了!”

林初瓷順著楚玉熙的目光,看見了那個名叫盧娜的女人,她就是賀俊生在外麵找的那個三兒。

“彆急,楚總,你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聽我安排就好。”

林初瓷收回目光,安撫一句,楚玉熙隻能拭目以待,看看林初瓷能有什麼好辦法了。

中途,賀俊生離開會場,林初瓷看向蔡餘,蔡餘對明陽大師耳語幾句,明陽大師也離開現場。

賀俊生上過廁所出來遇到明陽大師,出於禮貌,他打聲招呼,“大師!”

明陽大師看了一眼賀俊生,露出一臉驚恐的表情,隨即皺眉搖頭。

賀俊生被大師這表情從的不知所措,“請問大師,為什麼這麼看我?”

“不可言不可言。”

“怎麼了大師?有什麼不能說的?”

明陽大師的話引起賀俊生的好奇。

“這位先生怕是命犯血桃,命不久矣。”

明陽大師說完要走,但被賀俊生一把拉住,“大師!大師留步!”

如果說賀俊生從前不信這些,那麼今天親眼見證現場裴建滔的遭遇,才令他對明陽大師的話深信不疑。

現在聽大師說他命犯血桃活不久了,把他嚇個半死。

“大師您剛剛的話什麼意思,請您一定要說清楚!”

賀俊生著急的求道。

“唉,看在先生有緣的份上,我可以指點你一二。”

“大師請說!”

“先生你已經有妻室兒女,但你外有桃花,但卻不是好桃花,而是一朵血色桃花,催命的鬼!

“若是先生想長命百歲,隻能斬斷所有桃花,乞求正宮之福來壓製你的招邪之體。”

“如果再繼續交往下去,你會命送她手,活不過三月!”

明陽大師說完就要走,賀俊生又攔住他,“大師,請問正宮之福是什麼意思?”

“正宮即為正妻之意,剛纔我見先生正妻乃旺夫之人,海中金命貴體,誰能得她,財源旺盛,福壽綿長,若失去她……唉,我已經說的太過,不可言不可言……”

明陽大師說完,不顧阻攔走開。

賀俊生如夢初醒,想來他抱著福氣不要,卻招來一個催命鬼?

想到盧娜的恣意妄為,要錢還催他離婚,現在他才明白,是他的做法錯了,就不該用這種愚蠢的方法來刺激他老婆。

剛出洗手間,賀俊生就看見等候在外麵的盧娜。

賀俊生下意識的看看左右,把盧娜拉到僻靜處,不悅的質問,“不是讓你不要來嗎?今天為什麼要來?”

盧娜撒嬌道,“人家也隻是想你了而已,想來找你啊!”

“我已經和你說的很清楚,隻是雇你演戲,你是不是太入戲了,真把自己當成小三了?”

賀俊生擒住她手腕,冷狠的質問。

“賀先生,你弄痛人家了!”

盧娜委屈的眼淚閃閃,“賀先生你好好看看我,我比你老婆年輕,比她漂亮,我還能給你生兒子,你為什麼不能考慮考慮我?”

雖然兩人隻是雇傭關係,但盧娜想打破這種關係。

她想征服賀俊生,想嫁給他當賀太太!

“不可能!彆癡心妄想了!你已經違背約定!從今天起,我們就結束雇傭關係,以後都不要再來找我了!”

賀俊生接受明陽大師的建議,要堅決斬斷所有桃花,迴歸家庭了。

盧娜被他甩開,但她不甘心!

雖然拿到了一筆雇傭金,但那點不夠她花!

她需要更多的錢!

今天就得想辦法弄到2000萬,不然高利貸不會放過她的!

高利貸的電話又打來了,盧娜嚇得關機,可她想不到,對方的人已經找來了!

賀俊生正準備回去找他老婆,冇走多遠,身後傳來盧娜的尖叫聲。

回頭一看,是盧娜朝他跑來。

“賀先生,賀先生救我……”

兩個大塊頭男人,跟著後麵追來,賀俊生問道,“怎麼回事?”

“這女人欠我們2000萬高利貸,今天再不還,就扒光扔街上。”

“賀先生,求求你,幫我還吧!求求你了!”

“2000萬?我冇有!”

賀俊生已經決定和盧娜解除雇傭關係了,不可能再多給她一毛錢的。

盧娜陡然變臉,揪住賀俊生威脅,“你要是不幫我還,我就把我們的事捅出去,酒會那麼多人,你就不怕丟人?”

“你想敲詐我?”賀俊生已經看出來盧娜的意圖。

盧娜確實欠了大筆高利貸急著要還,她已經走投無路,“你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吧!”

“盧娜你太過分了,我們之間並冇有什麼!”

“你覺得外麵的人會相信嗎?你老婆會信嗎?”

不知何時盧娜手裡已經多了一把匕首,抵著賀俊生,“要麼大家相安無事,要麼一起死吧!”

賀俊生皺起眉頭,哪裡想到女人會突然來這麼一出,還真是個催命鬼!

就在這時,遠處走廊跑來一行人,為首的女人一聲嗬斥,“住手!放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