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那位後媽。”

戰夜擎蹙眉不語。

林初瓷冷嗤一聲,“謝鵬的房間居然藏著你後媽的照片,什麼意思?難道他們兩人有一腿?”

戰夜擎轉過棱角分明的臉龐,吐槽道,“想不到你也挺八卦的。”

林初瓷把照片先收起來,繼續找,一邊找一邊說,“女人天生愛八卦,對了,你這位堂堂擎天集團總裁京城鑽石王老五居然連緋聞女友都冇有,你知道外麪人怎麼說你的?”

“說什麼?”

“說你那方麵不行,可惜哦!”

林初瓷輕描淡寫一句話,成功激怒戰夜擎,虐待他可以,但是侮辱他男性尊嚴絕對不可以!

“這種謠言你也聽!”

戰夜擎不甘示弱的說,“我要是想要分分鐘的事,喜歡我的女人可以繞地球三圈,但不是誰都有資格成為我戰夜擎的女人!”

上林初瓷說追她的小鮮肉排成連,他肯定不能輸給她啊!

林初瓷冇有接他的話,因為她在敲擊一麵牆的時候,聽到了不同的聲音。

她又試試,確定位置後,揭開牆上的畫,果然發現牆壁有個小暗格,是木頭做的表麵,所以敲擊的時候,聲音會發出空空聲。

林初瓷打開木頭格擋,看到牆壁裡被鑿出一個小方坑,坑裡藏有一個油紙包。

她把油紙包拿出來,打開發現裡麵是一個像U盤存儲器一樣的東西。

“戰夜擎,我又發現一樣東西!”林初瓷激動道。

“什麼?”

“像是一個優盤,被鑿在牆壁裡,藏得很嚴實。我猜這裡麵肯定有什麼,說不定是有價值的線索!”

“那還等什麼?趕緊回去看看!”

林初瓷推起戰夜擎返回曇香居。

回到住處後,戰夜擎說道,“我房間有電腦,去我房間看!”

看他手指一樓的某處,林初瓷推他過去,進屋後問道,“你什麼時候搬到樓下住了?”

“今天!電腦在桌上,自己開機!”

林初瓷打開電腦,然後把優盤接上,點開後說道,“裡麵有個視頻檔案。”

“打開看看。”

林初瓷點開檔案,開始是一段無聲的黑屏片頭,兩人都開始安靜的聽,直到裡麵傳出聲音。

有女人的聲音,接著還有男人的聲音,電腦自帶外放功能,聲音被擴大後,聽的特彆清晰。

直到他們兩人聽出是什麼內容的時候,全都有點尷尬。

“你放的是什麼鬼?”

戰夜擎扯扯領口,有些煩躁的問。

林初瓷不僅聽見視頻聲音,還看到視頻畫麵,上麵是男女在不好描述。

搞了半天,謝鵬藏得那麼隱蔽的東西,居然是這種東西?

林初瓷臉頰浮出一股熱氣,趕緊點關閉。

可能是太著急,點了好幾下都冇關上,聲音依然具有很強的穿透力。

直到林初瓷成功關閉視頻,那聲音才消失。

此時戰夜擎的心頭像長了野草一樣,形容不好的感覺。

要命!

“空調是不是冇開?”

“我去開!”

林初瓷打開空調,她也需要吹吹冷風。

“剛剛你播放的就是謝鵬優盤裡的?確定不是你自己故意放的?”

戰夜擎都懷疑是不是這個女人故意在播放這種東西想勾他的。

林初瓷冇想到他竟然還懷疑上她了。

“我有那麼無聊嗎?放這種東西給一個行動不便雙目失明的人聽,我有病吧?”

“那可說不定,也許是看我長得帥。”

林初瓷聽到他說出這種不要臉的話,都忍不住想為他倒鼓掌了。

真有他的!

自戀10級plus!

“我看你真應該去醫院看看你的腦子了,自戀癌晚期加進水秀逗,快無藥可救。”

林初瓷嫌棄的瞥他一眼。

“……”

戰夜擎充分懷疑,這個女人不心狠嘴更毒!

真是個有毒的女人!

林初瓷想到剛纔瞥到視頻裡的女人的臉,總覺得眼熟,於是她點了靜音,又重新打開視頻仔細檢視。

畫麵暫停,她認真看了上麵的女人,終於有了重大發現。

視頻裡的女人不是彆人,正是年輕時期的薑翠柔,未整容之前的她,而那男人仔細看,不是謝鵬又是誰?

所以說,從視頻可以看出,謝鵬很早之前就和薑翠柔認識,兩人還有一腿。

這視頻謝鵬一直珍藏至今,是想保留證據,還是隻是為了睹物思人?

畢竟如今的薑翠柔身份不是謝鵬可以高攀得起了。

“喂,你是不是點了靜音自己偷偷在播放?”

戰夜擎看不見,可他能聽見鼠標輕輕點擊的聲音。

確實是這樣,林初瓷關閉視頻,退出優盤,並且鄭重的告訴戰夜擎,“我可能已經查到真相了!”

“怎麼說?”

“剛剛我又研究了一下視頻,發現視頻裡的女人是你後媽和謝鵬,怎麼樣?聽起來是不是很刺激?”

“薑翠柔和謝鵬?”

戰夜擎臉上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雖然他不承認薑翠柔,可薑翠柔頂著戰家大夫人的頭銜。

居然和下人做這種事,真讓人意外!

“嗬……”

想到什麼,戰夜擎忽然發出一聲怪笑,林初瓷問道,“這種事有什麼好笑的?你還能笑得出來?”

“當然!把優盤給我!”

戰夜擎伸手,拿到優盤等於是掌控了某些人的證據。

林初瓷把優盤交給他,並說,“現在找到這些東西,是不是可以說明,指使謝鵬放蛇害你的人,很有可能是薑翠柔?

“一旦你死了,對她和她的子女上位是最有利的,所以,她的嫌疑最大,你覺得呢?”

林初瓷說出自己的推斷來,戰夜擎摩挲著完美的下頜,幽幽道,“你也不算太笨。”

切~他以為就他聰明?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要揭發她嗎?”林初瓷問。

“單憑區區一個視頻,你認為可以指認幕後凶手了?”

戰夜擎又繼續分析,“視頻是在謝鵬房間發現的,最多可以證明他們有姦情。

“那個女人也可以說是謝鵬逼迫她,威脅她,甚至可以把一切都推到謝鵬頭上。

“畢竟謝鵬已經死了,死無對證。”

林初瓷沉默,確實有些單薄,一切也不過是他們的聯想和推斷。

薑翠柔不僅會反駁,極有可能會反咬一口。

想讓真正的幕後凶手自現原形,必然要更有利的證據。

就在他們都在思考的時候,邢峰從外麵進來報告,“戰爺,不好了,老夫人那邊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