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推我回去。”

藍傾墨示意一下,藍嘉胤過來推走他。

回到書房裡,藍嘉胤找來毛巾給父親先擦擦汗,又遞來水,“父親,我剛纔看您進步不少,可以移動不少距離了。”

“是啊,我覺得我每天渾身充滿了力量,隻要我堅持,也許會有站起來的可能。”

藍傾墨心情不錯,擦了汗,喝過水後,問道,“剛纔你說有很重要的事找我商議,是什麼事?”

藍嘉胤已經讓外人都退下,坐在父親身邊說,“是和瓷姐有關的事。”

“什麼?”

藍嘉胤整個人神情一緊,趕忙追問,“她怎麼了?”

“最近她遇到一點麻煩。”

“什麼麻煩,快說!”

聽說女兒遇到麻煩,藍傾墨有些心急如焚,著急的等待著他告訴他。

“是生意上的麻煩,瓷姐在華國不是有個lc集團嗎?她是集團總裁,幾個月前她的集團在國際金融市場做了一期空頭套期,現在遭遇惡意逼空,如果她不能在後天的交割日籌集到20萬噸鎳,最壞的可能會遭遇破產的危機。”

聽了藍嘉胤的描述,藍傾墨擰起濃眉,思索片刻問道,“她現在需要20萬噸鎳就能解決問題是嗎?”

“是的,父親。”

“世界上兩大鎳產國,是j國和我們a國,最近j國發生戰爭,影響鎳出口,她冇法從j國進口,隻能從我們a國。可以聯絡我們國家的同鋒集團,隻要和同鋒集團達成協議,就能解決燃眉之急吧?”藍傾墨問道。

“是這樣的,但是瓷姐不能那麼做。”

“為何?”

“瓷姐說她和我舅舅之間有過節。”

經過提醒,藍傾墨恍然大悟,“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同鋒集團幕後是你舅舅易鋒城在管理,上次他確實找過初瓷的麻煩……”

藍傾墨在思考如何才能化解女兒遇到的危機,也不驚動易鋒城,想了一會兒,他有了好主意。

“嘉胤,我們可以這樣。我下發一道國王令,你拿著國王令,直接從國家儲備庫調取20萬噸鎳礦,不要走同鋒集團便可。”

“父親,這個辦法好。”

藍嘉胤聽了,頓時覺得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

有了父親的國王令,從儲備庫調動金屬資源,就能夠做到神不知鬼不覺了。

“嗯,好,我現在就簽署國王令。”

藍傾墨第一時間簽發了一份國王令,在非戰時期動用國家儲備庫的資源,這是a國王室裡從未有過的先例。

一份沾染著汗水的國王令簽署好之後,藍傾墨交給藍嘉胤,“我以a國國王的名義,調取20萬噸鎳儲備,名義上是與lc集團達成協議,實則是無條件捐贈。不過那樣容易引起懷疑,那就以最低價。快!嘉胤,快去處理吧!”

“好的,父親,我爭取在交割日前辦理完成。”

藍嘉胤拿到國王令之後,匆匆離開王宮。

藍傾墨想到女兒此時的心情一定萬分焦灼,而他的心也是一樣的,他為女兒而擔憂。

隻希望一切都能平安度過吧!

這是他作為父親,唯一能為女兒做的了。

*

華國,京城。

林初瓷和戰夜擎一同趕往機場。

今天是季少白離開的日子,他們要為他送行。

再見到季少白,他一身西裝,整潔利落,今天冇有喝酒的他,又恢複了往日的帥氣,整個人看上去比較清醒,胡茬都颳了,像個人樣了。

“老季!”

“少白!”

“老大,嫂子。”

在機場碰麵後,季少白和他們夫妻倆打招呼。

“華國這邊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林初瓷詢問。

“還用我安排什麼?家裡為了逼我回去接受他們安排的親事,對我采取經濟製裁,豪尊不用我管理了,季家的公司我爸爸可以管理,我一身輕鬆。”

季少白苦笑一下,攤攤手錶示自己此刻的心態,他是個被廢棄權利的繼承者,已經不算是繼承者了。

“上次我去見過你母親,和她聊了你的事,她很固執,我也冇能說得通她,很抱歉。”

林初瓷在處理季少白和沈薇薇的事情上,冇有想到好辦法,總覺得很對不住兩人。

“嫂子,不需要抱歉,你為我做了很多,我很感激。我母親就是那個性格,我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不管我喜歡的是誰,她都不可能接受,她喜歡的隻是讓我按照她安排的一切走。”

林初瓷點點頭,又道,“其實有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一下。”

季少白抬起瀲灩的桃花眸問,“什麼事?”

“彩虹公園星期四那晚,你等薇薇到很晚,最後昏迷被人送去醫院。你是不是以為薇薇一直都冇去?但其實不是,她後來去了,隻是去的很晚。”

聽林初瓷說出這話,季少白整個人都震驚了,他抓住她的手臂驚問,“什麼?你說的是什麼?她來了?”

“嗯,我是聽沈湛說的,她那晚出過門,在他們都睡下之後,一個人頂著風雨去找你,但可能你們最後還是錯過,她又一個人濕漉漉的回家了。”

“怎麼會……”

季少白好不容易裝得平靜的心,一下子被打亂了,一股深深的疼痛感從內心的裂縫裡溢位來。

他揪住自己的心臟,感覺心口又悶又疼,難以呼吸。

他現在恨的要命,他為什麼冇有多堅持一段時間,如果堅持了,沈薇薇來了,不就可以見到她了?

“唉……我怎麼……唉,我……”

他又苦又惱,不停的捶打自己疼的無法形容的胸口,眼眶也不覺的濕潤了。

想到什麼,季少白著急的問,“我現在改簽還來得及嗎?我改簽去找她,我現在去找她……”

他恨不能現在就飛到沈薇薇的麵前,緊緊的抱住她,好好的安慰她。

“少白,你冷靜點。”

林初瓷及時勸慰,“你放棄一切,一無所有,去找她又能如何?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你會發現,愛一個人都會變成一種奢侈。你無法給她更好的生活和保護,那樣的愛情會更加艱辛,財米油鹽也會把你們壓垮。”

林初瓷不希望他腦子一熱,又衝動做出決定,兩個人私奔又能怎樣呢?

難道要一輩子躲躲藏藏?

“那我該怎麼辦?”季少白陷入了兩難抉擇的境地,心裡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