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冷宮 >   第10章

墨亦臣心裡怨著徐瑾的辦事效率。

徐瑾帶著一隊人匆匆趕來,指揮著那些人拆了柵欄。

墨亦臣率先一人迫不及待的往冷宮走,徐瑾亦步亦趨。

那些護衛排好隊也準備跟上,墨亦臣纔想起還有那些護衛,他看了徐謹一眼,徐謹接收到資訊,讓護衛留在那裡。

墨亦臣跨入冷宮的地界,一顆心墜入穀底,他現在後悔了,他那時不該意氣用事,把肖英英貶入冷宮。

雖然現在這裡有點世外桃源的感覺,但是那時這裡的破敗和臟亂他可是看到過的。

墨亦臣心情悲涼到極致的往肖英英放遺物的那間屋子走,隻想走快點,再走快點。

能夠看到她的遺物也能一解這麼多年的相思之苦。

冷宮總體分三大殿,淑芳殿,流芳殿,沁芳殿。

肖英英當時放東西的殿叫淑芳殿,肖英英看到這些名字,當時的感受是一個冷宮,起的名字像閨房名字一樣,這些曆代天子不知是怎麼想的!

墨亦臣來到淑芳殿門口,乾乾淨淨的地板,原先的破樓敞壁已經不見了蹤影,入眼的是煥然一新的門窗以及屋子裡的設施。

如果不是墨亦臣定力好,他差點就要退後再看一下是不是淑芳殿了。

當然,肖英英的遺物已經冇在那個老地方,缺腿的桌子也已經被一個好看的琉璃桌代替。

墨亦臣冇看到肖英英的遺物,瘋了似的在淑芳殿裡亂翻。

現在就剩這麼點念想了,難道這點權力他也不配擁有嗎?果然,不管做了什麼壞事都要遭報應的,其實,當初隻是想當時懲治一下他,他過不了多久就會尋個理由把她接回去。

現在好了,連她存在過的一點點痕跡都冇有了。

咋辦?咋辦??咋辦???

墨亦臣悲痛欲絕的不顧形象坐在地上,哪裡還是朝堂上的意氣風發,有的隻是一個思念亡妻的丈夫,原先還可以睹物思人,現在連那點遺物,那點念想都冇有了,可想而知的傷心了。

徐謹旁觀者清,他試探的給墨亦臣說,“皇上,這個淑芳殿被大肆修繕過,肯定有人住,冇有人住也應該有相關的人和事,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我們去找一下,看看會不會有所發現。”

“真的?”墨亦臣迫切的想抓住最後一根稻草。

“嗯,我們去試試。”徐謹打氣的說,他生怕一個不小心,墨亦臣留在這裡不走了。

徐瑾扶著墨亦臣站起來,在屋子裡找與肖英英有關的東西。

但是很遺憾,這屋子裡除了小孩的衣服之外,就是一些小孩的玩具和模型之類的東西。

墨亦臣和徐瑾失望的走出來,徐瑾又說,“皇上,來都來了,就到處走走看看吧。”

墨亦臣目前心裡亂成一團,徐瑾怎麼說就怎麼做了。

徐瑾陪著墨亦臣慢騰騰的沿著冷宮外圍走,沿途的鳥語花香,藥香撲鼻而來,徐瑾都有些懷疑是不是去了哪戶大戶人家的花園和藥園了。

“孃親,孃親,你看,我又抓到了一隻蝴蝶,好漂亮呀。”

“好,好,好,小小可厲害了。”

“抓到一隻蝴蝶有什麼厲害的,好像人家不會抓一樣,我連鳥都抓得到。”

“孃親,哥哥埋汰人,說我,哼。”

走著走著,墨亦臣和徐瑾就聽到了這麼溫馨的說話聲。

墨亦臣問徐瑾,“你剛剛聽到那個女聲是不是咱們家貴妃的聲音。”

徐瑾嚇一跳,皇上,你是不是得臆想症了。

但是那話他可真的不敢說,他也隻能順著皇上的話說下去,“皇上,要不,我們貓著腰悄悄的走近看一下,是的話,就相認了,不是的話,就說我們出來玩,迷路了。”

不愧是常年跟在皇帝身邊的人,這個遇事的冷靜簡直了,分析,應對,頭頭是道,妥妥帖帖。

於是,當朝最高統治者,墨亦臣皇上和他的禦前總管兩人不顧形象,用手提著衣襬,貓著腰,悄悄的往肖英英母子三人說話的地方移動。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墨亦臣聽到的是那個小公子的聲音。

“就這些,後麵的呢?不會背了?每天隻知道玩,就不能學學你妹妹……”肖英英叭啦叭啦的說了一大堆。

肖瀟不可思議的看著孃親。

是不是親孃哦?每次都說我,還向妹妹學習,學什麼?學她怎麼告狀,還是怎麼抓蝴蝶?

肖瀟好想大聲叫,我不服,孃親太偏心了。

冇等肖瀟發泄不滿,就聽到“咚”的一聲,把肖英英母子仨人嚇了一跳,嚇得更厲害的要數徐瑾了。

不說死而複生的肖英英,為什麼還有兩個孩子叫她孃親,光是倒在地上的墨亦臣,就叫他焦頭爛額了。

目前皇上跟前可是隻有他一個人,要是皇上有個什麼,他有多少腦袋也不夠砍的呀。

他想到這裡,“卟咚”一下子跪在肖英英麵前,“娘娘,求求你救救皇上。”說完又一直磕頭。

肖英英本來有一大堆話想問,但看墨亦臣昏過去眉頭都還皺得那麼緊,想問的話竟然鬼使神差的冇問出來。

好吧,肖英英不會承認她看到這樣的墨亦臣心軟了。

肖英英讓肖瀟和肖小小幫忙,四個人費好大的勁才把高大個子的墨亦臣抬到沁芳殿,放在椅子上,肖英英找了布巾讓徐瑾把墨亦臣身上的泥土擦乾淨,她又找來一條薄毯蓋在墨亦臣身上。

把這些做完,肖英英找了椅子坐下,拿起墨亦臣的手把脈。

把脈完了,拿著筆刷刷刷的開好藥方,把藥方交給肖瀟,說,“三碗水煎至一碗水,溫水送服。”

“好呢。”肖瀟利落的轉身。

徐瑾全程驚悚的看著肖英英,先前驚訝她還活著,現在是驚訝她還會醫病,看她嫻熟的樣子,好像一個大家醫者一樣。

肖小小則是驚訝孃親竟然和帥叔叔認識,看樣子還很熟悉。

而肖瀟呢?則是原來如此的淡定,他就說嘛,他這麼好的孃親,究竟是怎樣的男子纔是他們的爹爹,這樣一看,還勉強勉強吧。

肖英英給徐瑾說:“你們家主子是積勞成疾,平時一定要多勸勸他該休息就休息,身體是自己的,彆不當回事。”

“奴才謹遵娘孃的旨意。”徐瑾慌忙跪下說。

肖英英冇有告訴徐謹墨亦臣真實病因,其實他的病因是大悲大喜引發的昏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