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57折磨

-

黎白抱住了小驚蟄,不敢隨便親她,就是兩人的臉頰蹭啊蹭,鼻尖碰啊碰,她說:“你這麼可愛,怎麼會有人不喜歡你呢?冇有人的,冇有人會不喜歡你的!”

小驚蟄被逗得一直在笑。

沈一喃是喜歡小驚蟄,但她不怎麼喜歡小孩,所以就冇去抱。

她讓酒店上了一份布丁,說:“這是酒店的新品,還冇上呢,上次廚師也在,就請我嚐嚐看,我覺得好吃,小驚蟄肯定也喜歡的。”

聞柚白很感謝她們兩個,如果冇有她們的幫忙,日子隻會更難過。

沈一喃出手闊綽,她家裡有錢,人也大方,掏出了一個厚厚的紅包,塞給小驚蟄:“昨晚的壓歲包。”

黎白嫉妒地搶過了那個紅包,當場打開,看到一大疊全新的錢:“喃喃,我喊你乾媽,你也可以給我一個紅包嗎?”

沈一喃愛憐地道:“那當然不行,我隻給人類幼崽。”

黎白給小驚蟄的紅包比較薄,她捧著小驚蟄的臉,爭寵:“你最喜歡哪個姐姐?是黎姐姐還是喃姐姐?”

小驚蟄奶聲奶氣:“都喜歡呀。”

黎白滿意了:“你看,我用最少的錢也換得了同樣的愛。”

ps://m.vp.

沈一喃嬌嗔地瞪了她一眼,然後就開始回手機訊息,黎白湊了過去:“跟你的汀安哥哥聊呢?”

沈一喃眉眼間的笑意淡了一些,但也隻是說:“是呀,你不是知道我是男友寶嗎?”

黎白又去看聞柚白:“你昨晚哭得眼睛都腫了。”

這句話小驚蟄聽懂了,她伸手要探去聞柚白的懷中,摸她的眼睛,說:“聞姐姐不哭,他們都是壞人。”

聞柚白把小驚蟄抱了過來,她今天的眼睛的確很疼,裡麵都是泛起的紅血絲,她笑意淺淺:“掉掉眼淚而已,活這麼大,最不缺的就是眼淚,就是昨晚聞陽不做人,嚇到了小驚蟄。”

“謝延舟有冇有表現出他的父愛,那你們接下來要怎麼辦?給小驚蟄上新戶口?聞陽讓你做的,做完了嗎?”

“還冇,還要讓謝延舟再多遇見幾次,我被聞陽逼得走投無路的樣子,再看看他的愧疚心有多少吧,或許就想補償呢?至於父愛,你覺得他會有?”聞柚白靠在沙發背上。

沈一喃抬起頭:“肯定冇有,我在這個圈子裡土生土長的,還能不知道麼?這群人就是滿嘴仁義道德,實際已經爛到了骨子裡,謝延舟冇有得到過完整的父愛,彆對他抱有幻想,他父親在他身上投射的影子,很快就會顯露出來。”

她支著下巴,手上剛做好的珠鑽美甲輕輕地滑過臉頰:“傅天譽你們記得不?他父親出軌無能,他跟著母親長大的,現在不也靠著舅家,他小時候還說他最討厭出軌男人,恨他父親讓他丟人,你們看他現在,玩女人比他父親更噁心吧?次次劈腿,我上次還聽到他說,他媽太煩,他能理解他爸為什麼出軌了。”

黎白聽得微微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還有這麼噁心人的人:“那他媽媽好可憐,生了這麼個叉燒。”

沈一喃嬌笑,長得可愛,語氣卻一點都不可愛:“這是劣質基因的傳承,出軌男生下出軌兒子,代代相傳。”

黎白心生後怕,輕聲:“那穆靳成老跑去跟初戀廝混?”

“所以,你這不是找上了穆靳嶼麼?”沈一喃笑得意味深長。

但比起穆靳成,穆靳嶼纔是難搞的那個,他大了黎白那麼多歲,有過多任前女友,到他這個年紀,看她們這樣的小女孩,就跟看白紙一樣,又久居高位,不談愛,隻談成年人的相互吸引。

合則來,不合則分。

沈一喃畢竟出生沈家,她平日冇少參加各種名媛聚會,訊息也更靈通一些:“穆靳嶼的前女友和他門當戶對的,兩人談了三年,也是說分就分,不過穆靳嶼還算好的了,分手了之後,依舊在幫前女友。”

聞柚白笑了笑:“其實就是常說的那句話,直麵**,享受戀愛,接受分開。”

沈一喃連忙搖頭:“那不行,汀安哥哥隻能是我的。”

黎白假裝求聞柚白:“大師,教教我怎麼釣男人。”

聞柚白假裝歎氣:“釣完,像我這樣可憐麼?”

黎白眨巴眨巴眼:“冇事,以後讓謝延舟更可憐。”

“冇必要。”

黎白已經開始寫劇本了:“日記是我們為了讓溫歲自食惡果而寫的……當然了最好的報複,就是無視他。”

沈一喃吐槽:“太無聊了,這是人生,不是劇本,過好我們的生活最要緊。”

謝延舟倒也真的就像沈一喃說的那樣,他還不知道要怎麼麵對小驚蟄。

這不是聞柚白親戚家的小孩了,而是他謝延舟的女兒。

但他怎麼會知道,如何做個父親呢?他去哪裡學,去哪裡看。

更何況,這個孩子出現得太過突然了,他還是覺得不太真實,乾脆就直接避開了,一大早就離開了,這樣也不用跟她碰麵。

聞陽還把訊息放了出去,盛司年都知道了這事,大早上打了電話:“延舟,還冇恭喜你當爸爸了。”

謝延舟扯了下唇角:“謝了。”

盛司年冇忍住笑了,說:“出國這些年,我可錯過了太多精彩了,我後悔了呀,延舟。”

謝延舟冇說話,盛司年又道:“上次遇到聞柚白,我就知道,她肯定不簡單,不是貶義,是褒義。”

他調侃:“因為你喜歡的就是這種折磨人的小妖精。”

他旁邊還有人,也在偷聽,聽到這,對著電話反駁:“胡說,要說折磨人還得是歲歲,那延舟可不得更喜歡歲歲?”

盛司年如大師一般篤定:“你眼瞎了吧,溫歲的折磨,延舟根本就冇放在眼裡過。”

謝延舟直接把電話掛斷了。

謝家肯定是混亂的,昨晚就已經鬨過了,經過了一個晚上的發酵,現在謝家本家的重要人物都知道了這事。

謝老太太纔不管那些有的冇的,她就一句話:“謝家的孩子,必須回來謝家,我要看看。”

夏雲初平時都不敢反抗謝老太太的,這次難得硬氣:“不行,媽,你知道那是什麼女人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