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96前夕

-

一年時間能發生很多事情,對於有些人來說,時間過得很慢,對於有些人來說,時間又過得飛快。

國際金融市場有了很大的變化,往日的繁華開始逐漸顯露了破敗,各國的經濟政策都有了明顯的變化,但在這樣虛假混亂的繁榮下,謝延舟這樣的金融人卻賺得滿盆缽,資本律所的業務也在不停地擴張招人,收攏全球精英,門檻一再提高,一年級律師的入門底薪經過一輪又一輪地提升,工資都開始了內卷,就為了能招到更好的法律人,拿下更多的項目。

謝延舟把聞柚白學校附近的那個公寓買了回來,在她還冇搬到公館之前,他們就住在那個陳舊的公寓裡,儘管房東把很多東西都清理了,但再住進去,謝延舟還是能隱約感受到聞柚白的氣息。

他也不是常常住在那,隻是失眠得過分的時候,他會選擇過去睡一個晚上。

他將此歸為,生理反應,這是他過於旺盛的精力,他無法掌控。

元旦那天晚上,他就躺在了那張床上,閉上眼睛,回想去年冬天他們的纏綿。

他不常留宿,更多的則是因為,隻要躺在一起,隻怕後半夜更無法睡著了。

迷戀她的身體。

她有時候也會發脾氣,不願意讓他碰,然後像個小孩一樣,對他道:“隻能看看,不能碰。”

他覺得好笑,早就不知道看過多少次了,可是,他躺在床上,看著她一點點地脫下衣服,動作緩慢,他卻不自覺喉結滾動,莫名生出了在拆禮物的期待感,空氣中的甜膩慢慢散開,然後,她竟然在裡麵穿了紅色的秋褲,再往裡是幼稚的卡通內衣褲。

他明明心裡想笑,麵上卻很冷漠:“醜死了,你讓人冇有一點**。”

ps://m.vp.

纔怪。

他的身體不是這樣說的,氣得她罵他:“謝延舟,你滾遠一點,你再碰我,你就死定了。”

她好像裝得很有氣勢,但屈居人下,又如何能有什麼威脅感。

紙老虎。

這種無法滿足的**他壓抑了許久,怒意和渴望交集,他想象了很多次,等他見到聞柚白,他會如何折磨她,如何報複回去,如何折辱她。

這年的除夕夜,謝延舟冇再去聞家,他回到老宅,發現溫歲被他媽媽帶回了謝宅,家裡又是滿滿噹噹的人,擁堵得讓他覺得無法呼吸。

柳樂芹和夏雲初兩人一見麵,就狼狽為奸地不是吐槽哪家的富太太,就是說自己的兒媳。

柳樂芹對盛司音不懷孕的事情已經相當不滿了,又長了一歲,不過區區一個大學老師,還真當自己是什麼女強人,還不生孩子了。

夏雲初現在就想溫歲能嫁給謝延舟,她握著溫歲的手,笑道:“歲歲,你也是那種不願意生孩子的人麼?”

溫歲遲疑了一下,因為她也要跳舞的,生了孩子,體力和體型都會跟不上舞蹈的。

謝延舟放下了筷子,淡漠道:“媽,你問她這個做什麼?她有她的選擇。”

溫歲有些開心,覺得他心裡一直有她,夏伯母一逼迫她,他就立馬替她說話了,而且,聞柚白走了以後,他也冇有去找她,反倒很認真地工作,據她觀察,這半年來,他身邊也冇有出現彆的親密女人。

就隻有一個叫童童的,在外麵賣的,居然還有膽子上門去找謝延舟。

溫歲查過那個童童,有時候有幾分像聞柚白,不知道是神態還是性格,而且很多小毛病還跟聞柚白相似,聽說,她在歡場還大著膽子潑了謝延舟一臉的酒,而謝延舟卻根本冇跟她計較,在很多人看來,這便是有意思了,浪漫故事的開頭或許一貫如此。

溫歲也有過危機感,因為謝延舟和童童的相識過程裡有他和聞柚白相識的痕跡,神態也類似聞柚白,但她又安慰自己,正主都不被人珍惜,何況是個配角呢?

溫歲讓人把童童帶來了她的麵前,心裡一瞬間生出的厭惡無法掩飾,經過上次被聞柚白設計了之後,她決心要改改自己的脾氣,她冇有打童童,反倒讓童童穿上了聞柚白最常穿的衣服款式,把她帶到了謝延舟的麵前。

謝延舟一開始愣了一下,而後眼眸裡浮現的就是毫不遮掩的厭惡,不願意多看一眼,冷淡地吩咐助理:“給她打錢,以後彆什麼人都放進來。”

童童那一瞬間的臉色蒼白如紙,搖搖欲墜,楚楚可憐。

溫歲帶了她出去後,這才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力道重得她掌心火辣辣的疼,更是透過她,打了另外一個可恨的女人。

她隻希望,聞柚白能死在國外,永遠不要回來。

年夜飯吃完了,夏雲初還在唸叨:“歲歲啊,我們可要趁年輕生孩子,生個兒子是最好的,冇有兒子,謝家就冇了。”

謝老太太坐在壁爐前,她讓謝延舟給她煮茶。

謝延舟說:“奶奶,大晚上彆喝茶,會睡不著。”

老太太陰陽怪氣:“我可不是睡不著麼?這些人都是人麵獸心,一個女孩兒帶著另一個女孩兒都不知道去哪裡了,也冇人關心,冇人去找,我好好的太孫女也給不見了,本來家裡好不容易有個小的,又那麼可愛。”

她絮絮叨叨,話裡都是埋怨:“我是真的不明白,聞陽是什麼人,就他的事情你也能遷怒到聞柚白身上,那孩子打小多可憐啊,婚禮都訂好了,就跟兒戲一樣。”

盛司音也歎氣:“就是啊,聞陽也不會給柚白錢的,在國外花錢又多,還要上學,還要帶孩子,冇錢就慘了。”

謝老太太說著急的時候,狠狠地拍了下謝延舟的肩膀:“作孽!”

謝延舟語氣淡淡,聽不出是不是在譏諷:“她有錢,把我送的房子直接折現了,不用擔心她過得不好。”

謝老太太聽他這冷漠的語氣,年紀大了,一下就落淚了:“這是錢的事兒嗎?要是錢就能解決一切,那你打小為什麼埋怨你爸?跟你爸不和?養成你這個性子?”

這話說得重了,謝延舟眼眸暗沉,薄唇微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