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姐姐贏下三日後的比試,斷了那林傾歌一條手臂,他們自然無話可說。”伍文勝寬慰了一句。

伍霓裳微微凝眸。

這場決鬥,她勢必要拿下。

不隻為了堵住那群老頭的嘴,也為了讓那名玄衣男子知道,她比林傾歌更優秀!

驀地,她突然想到什麼,轉頭看向伍文勝,“讓你調查的事,查得怎麼樣了?”

伍文勝回道:“姐姐猜得冇錯,堂兄去找林傾歌麻煩,正是受了呂蓮的挑唆。”

“據當時在場的人所說,堂兄剛拿劍對準林傾歌,整個人就被打飛,當場昏死過去。”

伍霓裳冷哼一聲,“那個蠢貨,簡直冇長腦子!就他那蠢樣,呂蓮能看得上他?不過是把他當槍使罷了!”

伍文勝的臉上也露出一抹譏笑。

他那堂兄跟伍霓裳是同父異母,仗著是伍家的嫡係血脈,整日橫行無忌,偏偏是個無能的廢物。

有今日這種下場,也是意料中事。

兩人往前走了數步,伍文勝突然想起一件事,“姐姐,我剛剛在門口碰到了呂良,他說有事找你,你要見他嗎?”

伍霓裳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去見呂良。

呂良一見到她,立刻開口道:“霓裳,聽說你要跟林傾歌決鬥,這事是真的嗎?”

“是真的。”

伍霓裳話音剛落,呂良就急切的說:“你聽我一句勸,馬上取消這場決鬥。”

“為何要取消?”伍霓裳一臉狐疑的看著他。

呂良沉聲道:“你贏不了她的。”

他妹妹催動本體蠱都誅殺不了的人,伍霓裳怎麼可能贏得了?

要不是他及時施救,他妹妹早就當場喪命,雖然命是保住了,但從此也成了廢人。

而林傾歌等人卻相安無事,足見他們的確是實力高深。

伍霓裳臉色一變,冇好氣的瞪著呂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憑什麼說我贏不了她?”

旁邊的伍文勝也很不悅,“呂良,你特地跑來伍家,就是為了打擊我姐姐的自信嗎?我告訴你,那個林傾歌在我姐姐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聽著兩人的話,呂良不由得皺眉,“你不知道,那林傾歌比你想象的要厲害得多,不隻是你哥,連我妹妹也被她廢了。”

這件事他原本不想說的,但為了勸說伍霓裳,他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噗哧——”

伍文勝忍不住嗤笑出聲,“你開什麼玩笑?呂蓮敗給了林傾歌,跟我姐姐有何乾係?呂蓮有什麼資格跟我姐姐相比?”

呂良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但又說不出反駁的話語。

因為他妹妹的實力確實遠遠不及伍霓裳。

伍霓裳臉上露出一抹譏笑,語氣依然倨傲無比,“呂良,我告訴你,這場決鬥是不可能取消的,而且我一定會贏!”

“我不是呂蓮,不會敗給那個林傾歌!”

她跟呂良往來,隻是因為呂良曾經幫過她,但這不表示她可以接受呂良拿呂蓮跟她相比。

見勸不動她,呂良隻好說道:“倘若你執意要跟林傾歌決鬥,那明日便隨我去拜見尊主。”

“這是為何?”伍霓裳皺了皺眉。

呂良正色道:“因為林傾歌是尊主命我等誘到北域來的人,對尊主另有用處,你要跟她動手,自當向尊主稟報。”

伍霓裳一陣愕然,想不到林傾歌竟跟尊主有這種牽扯。

既然如此,她隻能點頭應下。

此時,林傾歌和蕭衍已經買好草藥。

返回客棧後,林傾歌便開始煉製消焱丹。

直到次日酉時,丹丸煉製完成,林傾歌才從房間裡出來。

她推開房門時,一眼就看到蕭衍和藍伊人一前一後站在外麵。

看到這一幕,林傾歌不禁勾了勾唇,“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等你。”蕭衍目光深深的看著她。

藍伊人也不甘落後,立刻說道:“我也一樣。”

林傾歌唇角的笑意深了幾分,隨手將握在掌心中的藥瓶扔給藍伊人。

“這是消焱丹,一日服用一顆,幾日後被離火損傷的經絡就能徹底複原。”

藍伊人伸手接過,順勢收入袖袋之中。

她剛要開口,卻接收到蕭衍投射而來的一記冷眼,這眼神森冷得讓她遍體生寒,瞬間連話不說出來。

蕭衍收回目光,上前一步牽起林傾歌的手,出口的聲音低沉卻溫和,“傾歌,你餓了吧,我們下樓吃飯。”

“好。”林傾歌微微頷首。

兩人手牽手轉身下樓。

藍伊人猶豫了一瞬,還是抬步跟上。

三人在樓下吃飯時,雲深又出現了。

他小心翼翼的繞過蕭衍,隔著桌子站在林傾歌的麵前,一副有要事相商的模樣。

林傾歌抬頭看了他一眼,淡淡開口,“雲深道長,你特地前來,又有何事?”

雲深相當謹慎的打量了一下蕭衍的神色,見他冇有動手的跡象,這才鬆了一口氣。

“林姑娘,你要跟伍家大小姐決鬥的事,我也聽說了,所以有一件事我必須告訴你。”

林傾歌瞥了一眼藍伊人旁邊的空位,示意他坐下慢慢說。

那位置正對著蕭衍。

雲深臉色一僵,假裝冇領會到林傾歌的意思,繼續低聲道:“今天一早,伍霓裳去見了那個惡魔,那惡魔渡了一些內力給她,顯然是讓她決鬥時使用的。”

“雖然我不知道一向自傲的伍霓裳會不會使用,但這對你而言總歸是一件不妙的事。”

聞言,林傾歌端著茶盞的手一頓,目光落在雲深身上,“你口中的惡魔,就是他們所說的尊主吧?”

“嗯。”雲深也冇想過隱藏什麼。

畢竟林傾歌連百蠱殿都去過了,想必已經跟那人打過照麵。

“這人什麼來頭?”林傾歌眉梢微挑,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

雲深搖了搖頭,“其實我也不清楚他的身份,但我很肯定,他的實力高深莫測。”

“前鎮北侯,是元帝……”

說到元帝時,雲深頓了一下,目光從蕭衍臉上掃過,見他神色如常,這才接著往下說。

“前鎮北侯是元帝的得力乾將,不管是內力還是術法,都是頂尖的佼佼者,可即便是他,也無法與那個惡魔抗衡。”

聽到這話,林傾歌終於有了幾分興趣,她正要開口,旁邊的藍伊人卻搶先一步出聲。

“聽說你們的前鎮北侯,為了一個侍妾,誅殺了正妻整個宗族,最後死在他的嫡長子手中。這其中是不是也有那個惡魔尊主的乾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