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冇有看見藍伊人?”

林傾歌轉頭詢問被她用來當火把照明的離火。

離火在四周竄了一遍,很快回到林傾歌身邊,“冇看見。”

林傾歌擰了擰眉。

離火在附近遊蕩的時候,她正好看清了這裡的環境。

這裡明顯是百蠱殿下麵的地室,他們摔落下來的地方已經被碎石堵住,唯一能夠通行的,隻剩下右邊的一個通道。

她看了一眼那通道,“我們過去看看吧。”

“嗯。”蕭衍點點頭,順勢握住林傾歌的手。

林傾歌微微一笑,拉著他往通道走去。

離火很自覺的在前頭為兩人開路。

不知走了多久,前麵終於出現了光亮。

隻是這光竟是淡綠色的,顯得有些詭異。

“前方那光亮,似乎是騰蛇的靈珠發出來的。”離火以入密傳音跟林傾歌對話。

“騰蛇?”林傾歌眉心微擰,口中低喃了一句。

“什麼?”蕭衍聽不清,開口詢問。

林傾歌看了他一眼,“你知道騰蛇嗎?”

“聽說過,好像是守護魔族的神獸。”蕭衍有些疑惑,“你問這個做什麼?”

“離火說,前麵那光是騰蛇發出來的。”林傾歌淡淡道。

蕭衍聞言,握著林傾歌的手不自覺的收緊幾分。

林傾歌暗暗提高戒備,牽著蕭衍繼續往前走。

很快,兩人穿過通道,進入了一間寬闊的宮殿,有一顆靈珠懸浮在宮殿上方,閃閃發光。

地麵上,一條大蛇正在襲擊一名女子。

林傾歌一眼認出那名女子就是藍伊人,她心裡一驚,連忙道:“阿衍,救人要緊。”

話落,她將手從蕭衍的掌心收回,抽出鳳羽化為銀鞭,直接朝藍伊人甩出去,準確無誤的圈住藍伊人的腰身。

而後,林傾歌將銀鞭一收,把藍伊人拽了過來。

騰蛇的蛇液噴落在地,地麵頓時腐爛開裂。

見自己的攻擊落空,騰蛇當即大怒,衝著林傾歌等人搖頭擺尾,宣示怒意。

藍伊人咬了咬牙,語氣急切的說:“傾歌,你們彆管我了,趕緊離開這裡!這大蛇凶猛得很,要是再不走,我們恐怕都要命喪於此。”

“來不及了。”林傾歌淡淡開口。

騰蛇已經蓄勢待發,下一瞬蛇液就會朝他們噴射而來,這時候跑路已經來不及。

她毫不猶豫的上前,將內力凝聚於雙手。

蕭衍見狀,不禁擰了擰眉,連忙給她輸送內力,為她接下來的這一擊助力。

眨眼之間,駭人的蛇液噴射而來。

林傾歌顧不得多想,立刻出掌抵擋。

雖然這一掌確實削弱了蛇液的威力,但終究無法完全擋下。

蛇液將她擊退了好幾步。

蕭衍急忙上前扶住她,開口的聲音低沉,“你怎麼樣了?”

林傾歌知道自己這下傷得不輕,隻說了一句,“你馬上離開這裡。”

蕭衍瞥了一眼近在眼前的騰蛇,低聲道:“說什麼傻話,我怎麼可能丟下你一個人離開?我就是拚了這條命,也要護你周全。”

話落,他將林傾歌扶到旁邊坐下。

而後,他又轉身走向騰蛇。

“阿衍,你想乾什麼?”林傾歌心裡一跳,緊張和擔擾的情緒瞬間佈滿心頭。

蕭衍一言不發,也冇有回頭,直接拔出身後的長劍對準了騰蛇。

然而,騰蛇卻不再攻擊,而是探頭探腦的的打量著麵前三人。

轉瞬,那蛇竟幻化為人身,成了一個風度翩翩的綠衣少年,少年手上還拿著一根形狀奇異的木杖,木杖頂端是一顆靈珠。

他抬步上前,目光在蕭衍和林傾歌之間來回掃視。

半晌後,他沉沉出聲,“聖主,是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