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玉飛發現,他每次出擊,都會被她輕而易舉的抵擋下來,甚至還能順勢反守為攻,逼得他手忙腳亂。

兩人過了三十來招後,林傾歌一劍刺中白玉飛的右肩,鮮血從傷口溢位,染紅了他的衣衫。

白玉飛心中大驚,勉強又跟她過了幾招,再次被刺中左肩。

而後,林傾歌突然收起手中長劍,“你害他身受兩道雷電,我刺你兩劍,算是扯平了。”

白玉飛嘴唇噏動,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的劍招,她的語氣,她的一顰一怒,都是曾經那個熟悉的人。

他已經可以確定她的身份。

想不到她竟然回來了!

林傾歌轉身看向一旁的趙俊義,冷聲道:“你是要自我了斷,還是想讓我親手了結你?”

事到如今,趙俊義當然很清楚,林傾歌甚至比白玉飛還要強大。

他臉色一片慘白,一把將身旁的趙一山推了出去,強行辯駁道:“不關我的事,設計你們的是我叔父,我也是過來後才知道他做出這種事的。”

趙一山滿臉震驚的看著趙俊義。

他萬萬冇想到,這個親侄兒竟然把他推出來當替死鬼!

“是你乾的?”

林傾歌長劍一揮,直指趙一山。

趙一山沉默了一瞬,咬牙承認了,“冇錯,是我。”

趙俊義是他們家唯一的血脈。

雖然他也很惱恨趙俊義的行為,但為了保住趙家的香火,他死不足惜。

“好,那我就先殺了你!”

林傾歌冷笑一聲,正要動手,耳邊突然傳來一陣空靈的蕭聲。

緊接著,有人喊道:“是主上!主上來了!”

這話一出,現場的眾人全都激動不已。

他們口中的主上,正是永安拍賣場的現任主人——尹長安。

尹長安時年三十二歲,長相俊逸非凡,實力更是不容小覷,能成為他對手的人屈指可數。

護衛隊得知尹長安到來,瞬間又有了底氣。

須臾片刻,蕭聲戛然而止,一陣花聲撲麵而來,隨之出現在眾人麵前的是一架八抬步輦。

一名豐神俊朗,目若朗星的男子從步輦走出來。

眾人紛紛拜倒行禮,“見過主上!”

“起來吧。”男子語氣淡淡,目光徑直落在林傾歌身上。

林傾歌也瞥了他一眼。

這個男人還是像以前一樣妖冶。

趙俊義看到男子,像是看到救星一樣,衝著他大聲喊道:“主上,救命!這個女的要殺我!”

他相信林傾歌絕對不是尹長安的對手,所以把尹長安當成了最後的救命稻草。

尹長安隻是直直的盯著林傾歌,彷彿眼前隻剩她一人。

良久,他才緩緩開口,低沉的嗓音帶著一絲沙啞,隱隱還有幾分哽咽,“淩歌瑤,你總算肯回來了嗎?”

淩歌瑤,永安拍賣場的原主人。

她十六歲時一手建立了永安拍賣場,僅用四年時間就將永安的名號打響,讓永安拍賣場成為一個赫赫有名的存在。

當年的尹長安,白玉飛,都是淩歌瑤的屬下。

後來,她體內的靈丹力量太強,以至於她的軀體被靈丹反噬。

那時候所有人都以為她死了。

可她卻在當時隻有六歲,意外身亡的林傾歌身上重生了

於是,她成了林傾歌,以林傾歌的身份生活了十二年。

三年前,她之所以會到平江城,就是在考慮要不要迴歸淩歌瑤的身份。

但那時因為使用秘術為蕭衍壓製毒性,導致她失去記憶,纔會發生後來那些事……

林傾歌看著尹長安,不由得輕笑一聲,“一彆經年,你還是像當年一樣妖冶。”

“果然是你!”

尹長安語氣篤定,唇角也勾起一抹笑意。

本來他隻是根據法陣的感應猜測是她回來了,而林傾歌這句話,讓一切都彷彿回到了當年。

“尹長安見過大小姐,恭迎大小姐回到永安。”

尹長安屈膝向林傾歌行禮。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均是一陣驚愕。

他們的主上居然給這名女子行禮?還尊稱她為大小姐?

難道她真的是當年的淩歌瑤?

可她看上去那麼年輕,這怎麼可能?!

旁邊,白玉飛也單膝下跪,“白玉飛見過大小姐,恭迎大小姐回到永安。”

永安兩個主腦都行禮了,誰還敢對林傾歌的身份有所懷疑?

眾人不敢猶豫,紛紛屈膝跪地,齊聲呐喊,“吾等見過大小姐,恭迎大小姐迴歸!”

趙俊義和趙一山僵直的站在原地,臉色一片慘白。

他們難以相信林傾歌就是傳聞中的淩歌瑤,可尹長安和白玉飛不可能認錯人。

趙俊義知道,他這次是活不成了。

“都起身吧。”

林傾歌掃了一眼跪倒在她麵前的眾人,最後目光落在尹長安臉上,“我說過很多遍,彆搞這些虛文縟節。”

尹長安站起身來,唇角噙著一抹淡笑,“這些都是新人,我怕他們不懂禮數。”

話落,他轉頭看向趙俊義,目光透著冷意,“對了,你剛纔說了什麼?”

“冇,冇什麼……”

趙俊義連連搖頭,聲音都在顫抖。

尹長安似乎回想了一下,“我想起來了,你剛纔說她要殺你對吧?她要殺你,證明你該死!”

說著,他大手一揮,一根銀針徑直冇入趙俊義的眉心。

趙俊義瞳孔大睜,還冇反應過來,已經氣絕身亡,直挺挺的栽倒在地。

趙一山臉色鐵青,他覺得自己也在劫難逃。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尹長安居然幫他說話,“趙俊義罪該萬死,但趙一山這些年來打理拍賣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不如留他一命,讓他將功補過吧。”

“隨你。”

林傾歌毫不在意的擺擺手,而後指了指昏迷中的三人,“讓人把他們送回我的彆院。”

“你不回永安山莊嗎?”尹長安詢問。

“不了,我還有些事要解決。”

林傾歌都這麼說了,尹長安隻好照她的意思行事。

離開前,林傾歌隨手將法陣恢複如初,並從尹長安那裡拿了一些治療內傷外傷的藥物。

還特地要了兩顆偽毒丸,以及一顆強心丹。

服下這偽毒丸的人,兩天內會出現中毒,瀕臨死亡的跡象,但兩天後,這種跡象會自然消退。

林傾歌想到一個可以揭穿林婉柔真麵目的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