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芩雙雙幾天冇做妖,一上來又想挑撥是非。

不過這次,她失策了。

範丁主要還是想到了上次,主上為了林傾歌懲罰他的事,而林傾歌卻不計前嫌救他一命。

他事後聯想到以前發生過諸多事情。

才驚覺芩雙雙恐怕是個心思深沉,沽名釣譽之輩,纔對她好感頓失。

“林小姐哪怕是把丹房炸了,司徒先生都不會多說什麼的,芩小姐就不要多管閒事了。”

說罷,人已經走遠。

獨留芩雙雙在原地咬碎了一口銀牙,都想不明白,現在她怎麼就變得獨木難支了。

她一定要想辦法,掰回一局!

丹房內,林傾歌並不關心屋外的動靜。

她正往丹爐裡,不斷灌入雄渾的內力,纔將那些煙霧完全消散。

不過幾刻鐘的功夫,一陣香甜誘人的藥箱,從爐子裡瀰漫出來。

丹藥大成。

林傾歌收回離火,一顆晶瑩剔透的丹藥,從爐中飛出,被她接住。

淡淡的藥香縈繞在她的指間,光是聞見這味道,都讓她精神振奮了不少。

“罷了,這顆丹藥的品質,看起來還不錯。”

林傾歌滿意地將剩下的丹藥收進空間裡,去往藍伊人的房間所在。

屋內,嗅到異香的小貝,撲騰著翅膀,盤旋在屋子上空。

它驚喜地叫到:“是主人回來了!”

咯吱一聲,木門被推開,林傾歌走了進來。

“主人,我的丹藥好了嗎?”小貝飛到她的臉頰邊,親密地問。

林傾歌將一瓶丹藥遞給小貝。

不多時,房間裡到處都彌散著藥香。

小貝歡喜地捧著丹瓶,直接將丹藥當糖豆往半空中扔,再用嘴接。

它還時不時露出為難的表情來。

其中一顆丹藥從半空中落了下來,藍伊人順手接住,整個人呆怔住了。

竟然是二品丹藥,難怪會有異香!

她馬上覺得林傾歌也太敗家了吧,二品丹藥,全給自家寵物當飯吃。

“傾歌,你知道這丹藥,價值幾何嗎,怎麼能都給了這隻雜毛雞!”

藍伊人痛心疾首地說著。

“哦,丹藥而已,你想要多少,下次給你煉。”

林傾歌滿不在乎地說著,像是在說一件再稀疏平常不過的事情。

反之,是藍伊人太過大驚小怪了。

“說起來,司徒安丹房裡的藥材,也太少太差了點,煉出這玩意,我還挺不滿意的。”

林傾歌說出這話,冇有炫耀的意思,更讓人覺得理所應當。

“可不是,以前你可不會讓我吃品質如此差勁的丹藥,看在你是冇藥材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地吃吧。”

小貝邊說邊往嘴裡扔丹藥,體型也在不知不覺中變大了幾分。

藍伊人聽到他們的對話,三觀震裂,

二品丹藥在他們眼裡,居然是次品。

看來,她還是太過於低估林傾歌的實力了。

“對了,傾歌,你是如何擺脫閻羅王的,他肯放你離開他身邊的時間這麼長?”

藍伊人擔心蕭衍要是知道傾歌在他這裡,醋指不定得喝下一條河。

“他當然是對我言聽計從,對了,你也彆一口一個閻羅王的,他好歹也是我認定的未婚夫。”-